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芙蓉花开之:只羡鸳鸯不羡仙

第42章:机缘巧合再相逢

  云诺,她究竟在那呢?

机缘巧合,她竟然在破庙中遇到了“怪才书生”逍遥子,并且被他所救。

那逍遥子,生平的最大爱好就是武艺、古筝和美食。救云诺那天,他的“医痴”师弟刚好发明了一种药膳羹,一时贪吃,他竟然吃坏了肚子。不曾想,正在破庙内方便的他,竟然看见了黑衣阁门徒虐杀一手无寸铁的女子。

很是生气,他立即隔空扔石击倒了那贼人。待救下郝云诺后,因腹疼难忍,他只好急急带着她飞到了一处荒山野岭,自己再次方便去了。

“这个老不死的,敢这样害我!”一想到师弟姬湘给自己下得这个套,蹲在草丛内的他就再也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

可恶,还说是什么药膳,竟敢给他下泻药!胆也太大了吧……

只是,骂声刚起,他就更觉腹痛无比,喋喋不休的声音也随即变小,“老不死的!老不死的……”

奇怪,怎么会有这样的……骂人法?

站在草丛外他,听着他那骂骂咧咧的声音,被他解救的郝云诺真是想笑又不敢笑出声,不笑又实在忍不住。

“小丫头,有这么好笑吗?”正在忍无可忍,忽见那白发飘飘的逍遥子竟冷不防的,从草丛内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

“哎呦,这个该死的姬湘!”只是,还没近身,便见他再次佝偻着身子钻进了丛内,“逮住了他,看我不扒他的皮抽他的筋啃他的骨头……”

此起彼伏的叫骂声再次响了起来。

那一刻,站立等候的郝云诺实在是忍不住轻笑出声。

这老爷子,骂起人来可真不含糊……

“我说丫头,给我老人家留点面子好不好——”仿佛看见了她的偷笑,嘴开咧开,丛内便立即响起了逍遥子的抱怨,“好歹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做人呐,可不能这样……”

只是,声音却是越说越低沉,说到最后,竟让人无法辨清他在嘟噜着什么。

“前辈,您没事吧?”听不见他的声音,郝云诺心头顿时一慌。

“放心——死——不——了——”

还好,丛内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她那牵挂的心这才算是放了下来。可是放心又有何用,想到腹泻伤身,她不禁为丛内的老人再次担忧起来,这荒山野岭,到哪去弄止泻药呢。

无计可施,那一老一少只好徒步朝山下走去。也算他们幸运,刚到山脚,就遇到了一户打猎的农家。见逍遥子身体虚脱,那农家更是好心的收留了他们,而且热情地为两人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野味。

可那郝云诺,哪里肯让有病在身的逍遥子碰那些油腻的食物。

这不,爱吃的老爷子又耍起了小性子。

“丫头。不能这样对待我老人家吧——”

“不行,您不能吃!”

“那也不能让我吃这黑不溜秋的咸菜——”

“这可不是一般的咸菜,这是咸刀豆——”

“咸刀豆怎么啦?不还是咸菜!”未等她说完,那逍遥子就气呼呼地说道,“我老人家身体都这样了,还不让我吃点野味补一补——”

“您老呀,还是先治好身体再养胃吧。”怎么着也不能让他动那些食物,“这刀豆,可是这里唯一能替您止泻的食药。”

不容他再辩驳,郝云诺就立即将盛有刀豆的小米粥塞到了逍遥子的手里,“一直都这么闹腾,就是铁打的身子也不一定撑得住。等您老好了,我一定做一桌好吃的补偿您。好不好?”

“你这丫头!”

听她这么一说,一想到腹泻难捱,那逍遥子只好认命地端起粥碗痛苦地咀嚼起来。只是,嘴里还不忘嘟噜着,“唉,我老头子命可真苦,你们吃着我看着……”

“前辈!”

他这一说,屋内的其他人立即大笑出声。这一餐便在众人的大笑中愉快结束。待收拾碗筷一切停当后,已是月上梢头了。

猎户人家的生活总是起早贪黑的忙碌着,吃过晚饭,劳累了一天的主人家便早早入睡了。一想到这一家人的温暖扶持,郝云诺便无法安眠,闭上眼,郝家的老老少少就会浮现在眼前。

那么多年,怪过、恨过也怨过,从未想过会如此过。

真的是黑风寨所为吗?那黑衣阁的杀手又是怎么回事。破庙遇袭又是受何人指使……

思绪乱如麻,点点星星的仇恨如蝼蚁般啃噬着她的身心。是的,她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银牙一咬,她顿觉眼角一热,两行清泪自眼角倾泻而出。

恐被人发现异样,她连忙朝屋外踱去。

室外一片皎洁,深秋的月光既带着三分迷蒙,又带着七分清冷。看着那清清亮亮的月色,她的心头一紧:她的涟漪最喜欢陪她在月下抚琴了,可如今——

一想到涟漪,往日的记忆就更多了……

这一想,她竟然忘记了入睡,待逍遥子一觉睡醒推门而出时,正好瞧见了宿站门外,一脸悲戚的郝云诺。

“丫头,做人呐,还是看开些——”

“如何看开呢——”若有若无的声音,夹杂着浓不可化的哀愁。

“像我老人家这样,天塌下来自有地扛着!”

听得此话,郝云诺的嘴角立即扬起一抹苦笑,她倒是想如此呀,可如今的境况,她怎能做到!

“别瞎想了,丫头,我老人家还等着你来照顾呢。”见她神情更凄然,逍遥子连忙岔开话题。

犹记得第一次见到身旁的丫头到时,她是那样的娴静幸福,如今却是悲伤弥漫,想必……是忽逢变故吧。而且……一个手无寸铁之人,竟会被黑衣阁追杀,究竟是何缘由呢?

讪讪一笑,他继续转移话题,“那个什么刀豆还真灵,肚子果然不疼了。今早我这糟老头子是不是可以换个口味了——”

“——身子刚刚好,还得继续吃!”

“怎么还吃那破玩意儿——”

“什么呀,药到——病才除!”

“如此吃法,我老人家怎么有力气捱到边关——”想到那黑豆,逍遥子故作生气地把嘴一瘪,心底却是偷偷一乐——这丫头,总算恢复了常态。

“您也去边关?”让他意外的是话刚说完,他就见再次看见了小丫头的笑脸,“您真的去边关?”

“当然!你——”

“让我……跟着您吧?”不仅笑出了声,那一刻的郝云诺更是忘形的摇了摇了逍遥子的手臂。

真是太巧了!昨天晚上刚刚得知景朝阳正在边关御敌,今早就听闻眼前人去边关。她不正好与之同行么?

“我一定……不会给您添乱。”边乐呵她边再次恳求出声。

“丫头莫不是想去边关寻找那个……心上人?”只是,换来的却是让她窘迫的声音。

“前辈——”哪里想到他会如此说话,那郝云诺立即羞赧的跑进屋。

这老爷子,就只能如此直白的说话么?

然而,离去的她哪会想到,瞧她如此模样,身后的逍遥子更是捋了捋山羊胡,笑盈盈地摇起了头——自己果然没有猜错,七夕节那天,和那丫头琴瑟相和之人真的……在边关。

只是,会是……谁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