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幻瑾千容

第十九章 姬魅.千容(所谓白玉香2)

幻瑾千容 0未来美好0 1439 2011-12-19 00:40:02

  “慢着”,诗岚当即便拦住了他顺便快速地擦掉了遗留在脸颊的泪滴,“没有什么不方便的,请坐吧。”

男子微微愣了愣,听到诗岚明显地邀请他也不好意思回绝,便直径反了回来坐于竹凳之上。

“呵呵,原来公子也喜欢这‘悬醉’。"

"哦,你也喜欢”诗岚握着白瓷酒杯略微转了转回头反问道。

“是啊,”不知道何时男子身边便已有跟自己一样的酒,而他也傾了杯缓缓地品着,“这酒会让我想到以前的往事,想到很多开心与悲切的事。”

往事......原来,不只是她,原来这酒对每个人来说都有如此的作用。

诗岚了然地轻笑着,眉目间皆是俊秀之姿。

“这酒果然不一般,光其中以北国独有的花种为辅料足以惊叹了。”

“公子,可曾见过织雪梅?”男子反问道。

“记忆中有很多这种花的影子,”诗岚眼神略微黯淡了起来,“很美的花种。”

“记忆......公子以前跟北国有什么渊源么?”听闻对方的话,诗岚不禁抬头,双眸中映入了对方仿佛极为期盼的样子,感觉有些不太对劲,便默默地没了表情,答道,“未曾有何过往。”

见诗岚如此回答,男子便一下子垮了下去,默默地对着杯酒叹了口气。诗岚不解,似是觉得那个男子有什么难言之隐,便试着问了过去。“怎么觉得你好像过北国和织雪梅很感兴趣?"

"没什么,只是一直在找一个人。”男子微微地摇了摇头,似是极为无奈。

"一个人?”

“嗯,我失散多年的弟弟,我们在那次北国政变的时候走散了。”男子说着说着边将视线移向房内的窗栏,目光似是浸满了忧伤。“算着时间,正好是公子这般年纪。”

北国政变......那一场带给无数人劫难的变数,回想起来,仍然是不堪回首的惨状。或许,除了给她,更多得是给很多北国的百姓的一场灾劫吧。

“放心吧,一定会找到的。”诗岚笑着说道,顺带推及到那男子身上所挂的白玉香上,从煊赫南楚抓她回宫之后,她便对白玉香失去了音讯,可是却在这么一个时候又让她撞上了,只是.为什么这白玉香会在一个甘于寻找兄弟的男子身上。“你身上带着的可是白玉香?”

“白玉香?”男子闻言有些不解。

“就是你腰间别挂的东西."

"你说的这个呀”,男子了然,便解了别挂在腰间的白玉香说道,“这是来南国的路上一位乞丐送给我的,记得他看起来快饿死了,我便施舍给他了我全部的食物,作为报答,便把这个赠予了我。”

”只是.......“还没等诗岚说完,男子便明了了什么直接将白玉香递到了诗岚的面前说道,“是公子丢失的东西吧,想放在我身上也没多大用处,便归还就是了。”

见男子如此恳切,她也不好说什么便直径借了过去,怎么说,她拿这个白玉香还是有用处的,也少了为寻回它而苦恼。

“多谢。”诗岚道谢道,顺带便叫了店小二连对面男子的酒钱一切结了账,算是相识一场。想想当初那男子也是自己北国的臣民,现在弄得如此地步多少也有她的责任,她有些过意。

辞了男子,诗岚便直径走出了酒楼闲逛于街道之上。此时已近黄昏,诗岚似乎有些困意,便想寻个客栈歇息,正打算寻找的时候,却见前方突然出一个熟悉的身影,白衣翻飞,眉目如画,即使着着素衣却依旧遮挡不住王者的气息,而那张永远带着冷情的面容却已经深深地刻在了诗岚记忆的长河之上难以抹去,这个让她爱了半辈子有让她将要恨半辈子的人,夜魅彻。

此时的诗岚瞳孔不经放大,连身体也因为过于的激动而剧烈地颤抖着。如此短简的距离却相隔了几年之久般沾尽沧桑。而他竟又迎面而来带着织雪梅的淡淡清香就这么从她的身边擦过不留任何情感,遗留下的只有那无数交错不定的晦暗与希冀。

诗岚的心开始巨然抽痛,几年的研磨,她本以为在悲哀的事她都可以看淡的。只是,当真正看到他的那一刻,她所有的淡漠都是骗人的,都是骗自己而做的伪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