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幻瑾千容

第二十二章 姬魅.千容(盛典之前的暗流2)

幻瑾千容 0未来美好0 1390 2011-12-23 23:15:02

  不过几秒,那个黑衣人的尸体却突然间化散出无数的黑色飞斑且越来越多,只是眨眼之间,便彻底蒸发在空气之中。

暗器上沾有蚀骨,诗岚的瞳孔略微放大,感觉到对方手法的毒辣,就这么急着毁尸灭迹不留下任何痕迹,想必对方也是已经留有回退的余地了。诗岚无暇顾及与此,却凭着敏锐的听觉感觉到身后有人,她快速地转身,便见一个黑影快速闪开,诗岚料想灭口之人必定是那个黑影便急急地追了过去。

似乎那个黑衣人的功夫比之前的一个高很多,诗岚追到了后花园便失去了迹象。

此时花园内寂静如冰窟一般,不时一阵寒风袭来吹卷起层层落叶反复地在空中飞舞盘旋,而一切却在最鼎盛之时被一阵脚步声所打扰显得有些生硬起来。

是谁?诗岚警惕地藏于柱栏之后暗自观察者脚步声袭来的方向,就在灌木遮挡的前方,一道不大不小的缝隙映现出湖边的各色花草,冷月倾斜而下,让它们泛着淡淡的冷光,而一个极为熟悉的身影就这么出现在诗岚的面前。

怎么会是他?!

诗岚又一次瞬间放大了瞳孔,眼前出现的人,她仿佛一时难以置信起来。眼前那个着有花色图腾,手中握着缀有暗红色莲图腾配件的男子正是之前那个与鬟姬关系颇深的花灵宣的公子,花靳羽。

此时的他非但双腿毫无损伤,连右额头也莫名出现了一条暗紫色的无名图腾,虽是显得诡异几分,但也没有胜过与生俱来的仙尘之气。他似乎没有察觉到一旁有人正定定地观察着他,便自顾自地走到了湖心旁的岸滩边,久久地凝视着一处地面。

诗岚的目光跟随着花靳羽的步伐逐一移动移动着,似是要探个究竟。之前,明明有看到花靳羽为了自己而自废双腿,而自己第二次与他见面之时,他也曾一度因为双腿被废而难以行步,可眼前的花靳羽却是安然无恙,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之处。

在诗岚还在思索的同时,花靳羽突然结束了之前的状态,缓缓地蹲下身来,但目光却未曾离开过那处地面,此时月光隐入浓重地云层之中,光线变得尤为脆弱。

在迷蒙中,诗岚仿佛看到眼前的男子,竟习惯性地用手中的长剑隔开了自己胸脯出的皮肤,逐渐有血生生地渗了出来。月光又恢复初始之态,冷彻的光束迅速地照着花靳俊秀的脸上和他割裂的伤口上显得多有跳跃和不安。

直到胸口的血沾湿了他整只左手,他才缓缓地将不断外渗的血液滴向之前他一直定定注视的地方,血随势而落在冰冷的土地上幻化出无数朵生伤之花,预言着无数难以揣摩的痕迹。而那个带伤的男子,却带笑半蹲于湖岸之旁,享受着这一刻所带来的感受。似是一种享受一般,让他笑地犹如云中仙人,而此时他的一切竟向极了为了人们而善施甘露的仙子,淡然却也有极致的清美之态。

他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诗岚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的疑问意见扩大,很多始料未及之事不断地向她袭来,她曾经不曾怀疑的花靳羽却也让她改观起来,着一切的背后究竟是藏着什么秘密。

诗岚在拦柱之后停留了很久,直待花靳羽走后,便飞身落入血迹斑驳的湖心之岸,细细一看,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除了沾了浓重的鲜血,那块土地却是没有花丛生长,只带光秃秃的一片似是有些寂寞,但一切却又是那么的可疑。诗岚微微皱了皱眉头用内力将覆盖有鲜血的图层拨开,并未曾发现有什么东西埋于土中,也便就此作罢。但是,一丝担心却跳入她的心头,然儿,会不会现在然儿有危险呢?之前这个花靳羽似乎藏了很多这个鬟姬所不知道的秘密,又或许跟这次密谋造反有关。

诗岚顿了顿,将土重新盖上恢复成最开始的模样,她现在必须到花靳羽的房间去一趟,若他真有什么阴谋,恐怕然儿也会有什么危险,她不想让他出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