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艾在,爱在

第9节 傀儡情人

艾在,爱在 允亦幻 4314 2011-01-25 11:27:36

  我始终都没有逃掉。或许从在北京“歌莉芭拉”的那一夜开始,上帝就早已经决定把我和他—梁雨歆联系在一起。

他说我是他的另一半羽翼,我们同为天使的化身。我对这样的话感到无聊,相对于我来说,他会是我生命中最为多余的人,我跟门就不屑他对我做的任何一件事情,然而令我郁闷的是就这样一位让我毫不在意的男人却在我现有的生活中频繁地出现,甚至一直跟我粘在一起。

由于他的原因我在上海这短暂还幸福的小日子就那样结束了,我被解雇了,BOSS说艾在,你这段时间很辛苦公司决定为你批长假。接着,我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辞退,丢弃了这几个月来我辛勤劳作所换来的工作。梁雨歆用他的权利对我所做的一切都让我感到气愤。我不解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做我的债主让我的生活陷入僵局,我似乎灏海中的一叶孤舟,任我多挣扎都逃脱不了风浪的袭击,一个月过去了,我再也找不到任何工作,每天黄昏的时候待在我租来的那一间小屋里望着窗外的郊野我都感到麻木,我已经没有了希冀。

那么继续逃吗?我不甘心!我无法理解那个男人对我所做的一切无法忍受那个男人的奴隶行径。自从那个黄昏他从我的小屋走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但是他却像个幽灵一样一直跟随在我身边。因为他每一天都会寄来一束三叶草,并写上同样的字“幸福属于你”。刚开始的时候我忒生气,渐渐地就把那些花卡片随便扔在一边不予搭理望着它枯萎。

在一个正午,梁雨歆突然间又出现在我的小屋面前,我打开小屋的门望着他,今晚的飞机,你必须跟我走,东西不用收拾。

好,我可以跟你走但不是今晚。说完这句话我看见梁雨歆兴奋而又惊讶的眼神,霸道却深情。

对于这样的男人,我需要拿出足够的理智与十万分的平静心去面对。因此,我选择跟他走,

一切就这么简单。生活就是这样,某些时候的繁杂都是我们自己给加上的。

你在想问题?他打断我的思绪。

是,也不是。我回答他的话。

好了,别这样摸棱两可。我下午三点钟还有一个会议,六点会准时过来,这段时间你好好对你的想法再确认一下。

说完话后,他又匆忙地走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窗外刮起了大风。已经接近黄昏,梁雨歆会在第一时间里赶来,外面似乎下起了毛毛细雨。屋内并没有开灯以至于我无法看清外面的景物。

其实我知道现在除了跟他走外前方还有很多可供选择的路,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中满是他的身影,出现这种状态连我自己都无法理解,我跟他到头来都有着万般牵扯,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命运。

雨到最后越下越大,我蹲卧在小床上玩弄着自己的手指脑袋里竟是胡思乱想,等待着自己内心中那最后的决定。

为什么我会想到跟他走?似乎已经决定下来。为什么要跟他走呢?我一遍又一遍地默念着。然而连我自己都无法知道答案。难道,他—梁雨歆已经慢慢地走进我的心里?这是不可能的,我马上打消了这样的念头。梁雨歆他只是一个花花公子,在我心里也只能这样评价他。

雨并未停息,到后来竟伴随着闪电,接着雷声轰隆而至,风吹得窗帘咋咋弄响。我双手抱着膝盖,感受着这大自然凶悍的景色。有一些想哭,却克使自己坚强。然而我的双眼却模糊起来。

这个时候我听见轻微的敲门声音,我披了一件外衣打开门,是梁雨歆。还没来得及问候便被他拥入怀中,他替我擦开眼角的泪珠,把脸紧紧地贴在我的额头上,别哭了宝贝,我第一次感觉到他竟然这般温柔。顿时,我原先的那股愤怒早已经消失得无影踪。

小爱,如果你觉得委屈的话,我并不勉强你,只要你过得快乐。我躺在他的怀中,并不吱声。痛楚与繁杂的心情让我一时失去了任何理智。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些什么,似乎仅仅满足于这暂时的拥抱,这一切仿佛是我所有的幸福,此刻的我只想牢牢地抓住这所谓的幸福,怕一松开,这虚无而短暂的拥抱便没有了,接着我便回归于我那愤世嫉俗的世界。

我不知道,我跟门就不知道自己脑袋里在想些什么,我轻声得对他说着这样的话语,这个时候的我仍然在他的怀里。

难道你不想跟我走,或者是你想离开我的世界再次地落跑?接着我再度地满世界里找你。他一连窜地问出这样的话语。

我挣开他,这个时候的我似乎也清醒起来。

我问你一个问题梁雨歆,喊出他的名字连我自己都觉得不习惯。

你说吧。他的语气这个时候变得沉重起来。

你为什么要帮助我,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得追逐于我的世界之中。

对于我的问话,他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一段时间的沉默。

之后他说出一句,以后你会了解。以后好吗?他抱住我的双肩,看着我的双眼,我们两眼相望。艾在,不要再逃离我的世界好么,你什么事情都可以否决但就是这一件事情你一定要答应我。

他就那样望着我的眼睛,致使我想逃避也没有了勇气。

好的。我吐出这样两个字。

但是……

你说吧!

我不想离开上海,我无法再回到北京生活。

但是,机票我已经买好,一个小时侯后。

我望着他,我知道他在思索,并没有平时那样果断了,也并没有以前那样霸道。

半晌他终于说话。

小爱,他拉着我的手,我并没有躲开。你今天先跟我回北京,因为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我必须带你去,之后你想去哪里都可以,好么?

对于他的话我不解但始终我都无法逃脱他深情的眼睛。最后我答应了他。

于是就是在那个雨夜我离开了我生活了将近大半年的上海。我不知道我是否还会回去,一切都没有了定数。

到达首都机场的时候已经是午夜,他的一个朋友来接我们,他搂着我的肩我偎依在他的怀中,困了就休息一会吧,他对我说。

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旁边有一个小纸条:

宝贝,醒来后一定很饿,厨房里有准备好的消夜在微波炉里热热再吃,冰箱里有新鲜牛奶,然后再睡上一觉等候我的归来……

雨歆.

他去了哪里?为什么总有那么多忙不完的事情,为什么总是这样劳累?难道我在关心他?我竟然会关心他。不是的,我想到了他只因为我太寂寞。这样想着我已经走到了月台,望着屋外的景物和房子设置我才知道这是一栋别墅,我坐在了月台前的椅子上,享受着迎面迩来的微风。别处的屋前霓虹灯大都亮着,这些富人家也真是奢侈即使是月光很好的夜晚也开着灯。不过这边的景物的确很美看看楼下的布置有一种乡间野外的清新感觉,我欣赏着那些风景,刹那间眼光落在了楼道西面的一座小阁楼上,这样望着索性从月台南边的旋转楼梯上走了下去,有走廊与小阁楼连接在一起另一头的走廊则延伸到客厅东面.

这小阁楼建得着实奇怪,外观虽然是古典味道,里面却充满现代化的摩登气息,让人的第一感觉就是走进了一座艺术展厅。淡蓝色的墙壁上悬挂着各类书画,细心的主人都为它理好了类别,欧美,东方都分好了国籍。我一眼便望见了我最喜欢的一副油画,是十九世纪荷兰画家梵高的成名作——《CoffeTerraceNight》,我心里想着即使这么逼真的画也是仿制的,真正的作品存放在欧洲的某一个博物馆里呢。然而我从内心里还是敬佩这家主人。

顺着走廊一路排来无论是国画还是油画甚至是工笔美体字都是应有尽有,到了走廊的尽端我却停下来了,因为眼前的这幅画我并没有见过,因此也猜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但这幅画却让我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似曾想起谁来又仿佛身临其境。那是一片蔚蓝的天空下一片紫花苜蓿正盛开得怒放,最让人遐想的是一位身穿白色丝裙长发披肩的女孩她提起长长的裙摆朝那紫花苜蓿的尽头奔去,似乎是在追逐着什么还是守望着什么,没有人知晓。我望着画中的人发呆,她是谁呢,微微显露出的嘴角似乎要向人倾诉又无从说起。为什么呢,为什么不画出她的正面呢,她一定是一个温柔美丽的女孩,我心里想着。

小爱,有人叫我。我转过身,看见梁雨歆正从地下车室走出来。快进屋去,北京的晨风最致人着凉。说完后他走到我身边楼住我的右肩,我跟随着他的脚步,两个人就这样从东面的走廊进入了大厅。

他并没有打开灯,屋里依然很黑,待走进屋中央的时候。他对我说,小爱,请闭上眼睛。

干么?我不解地问。

你按照我的说法做就行,听话,宝贝!

我轻轻地闭上了眼睛,随时心也激烈地跳动起来。因为梁雨歆的唇开始碰触到我的唇,我想挣开,但是他却更加抱紧了我示意我放松,紧接着从他的嘴里传进了一个硬硬的小东西,这个时候他放开了我在我耳边说,小爱,这就是我送给你的礼物,你将是这个别墅永远的主人,这也是我所说的要做给你的最重要的事情。

我从嘴里拿出那个精美的小东西,是个玫瑰色的桃心小盒子。我轻轻地打开,里面是一枚白金戒指。当我正要开口的时候,梁雨歆接住话锋,小爱,请不要拒绝!

不,我承受不起,并且我已经欠你的很多,我还来不及还你,难道又要让我加倍地偿还你!我把那盒子塞进他的手中。

不要这样好么?你答应我不再拒绝。

我无法不拒绝,我已经一无所有,难道你要让我的心灵比空壳更空壳比虚无还来得虚无?你很有钱,你很有势,但是你休想用这些来收买别人的自尊!

你冷静点好么,我最怕你这样子,为什么每一次都拒绝,每一次都认为我是在施舍!

你本来就是!我朝梁雨歆怒吼着,我的情绪非常激动。但是我没有想到他会再一次地抱紧我,他一个劲地朝我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到最后我听见了自己的哭声,因为我听见了他的心跳,这样的男人我为什么要拒绝?我真希望自己能够接受这一切像这现实世界的其他女孩子一样接受这高贵的一切.然而我不能我不想连自己的灵魂都给出卖。

小爱,你可以不接受,但是这把钥匙你拿着,只要把戒指放进原位置门就能自动打开,请不要再对我拒绝,这样说着他已经把那枚戒指带到了我的右手无名指上。

就这样我住进了北京西城郊区的这栋别墅。屋里应有尽有,梁雨歆会经常过来看我,我宛如一个新婚的小夫人。然而他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从不过问。他也问过你为什么不问我做了什么我不在你这里的时候去了哪里?

我们俩是独立的两个人,彼此都不属于谁。他听了我这样的回答后笑了两声后再没有其他的话语。倒是我问他了,你打算囚禁我在这里多久,梁大先生。

囚禁?他咯咯地笑着,你说是囚禁你?这里有栅栏牢门还是有守卫森严的士兵?

别跟我开这样的国际玩笑,我是认真的。我讨厌这样无所事事的生活。

即使你想无所事事,也没有时间了,艾在小姐!

我不解地望着他。

哦,是这样的,我准备派你去美国学习一段时间,你自己应该知道你非常具有表演天赋,这样的才华千万别被埋没。

表演天赋?你是在讽刺我!

小爱,你太敏感,我所说的是你的才能。你比较适合司仪公关这一行业,我准备以我们公司的名义派你去,也就是说回来之后你可以成为我们公司的一员。这样,以后你埋怨我让你无所事事的机会也没有了今后可够你累的。末了,他再加上一句,记住这是凭你自己的努力,别要认为是我在帮你。

什么时候走?我想说声谢谢,但是骨子里的那股傲气却让我欲言又止。

明天,他回答。那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呢?

因为我不想让你太累,不想让你去想那些错综复杂的问题,只要你幸福快乐。

我们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你说呢?这个时候的梁雨歆又回归于那种霸道。恋人,爱人,情人我都希望的角色,而这样的角色只有你一个人。

情人?我冷笑着。然后跑进自己的房间,幽暗的客厅里只留下了梁雨歆一个人的身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