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艾在,爱在

第18节 夜佩,部落格里我继续伪装着“桐小夜”

艾在,爱在 允亦幻 3447 2011-02-22 23:46:32

  跟章源见面还是在夜珮,我工作的地方,一个香港商人开的酒吧.至于取那样的名字估计是怀念他的老婆或者是情人什么的,他今年刚30,其他的我一慨不知,在酒吧工作大都是拿钱吃饭,不问杂事。只是章源是个例外,关于他我倒是问了我们老板。因为他跟我们BOSS走的很近,想到是比较亲近的人。并不是我趋炎附势想去接近老板,而只是表示感谢。

那个,谢谢你几次帮我脱险。对于那种尴尬的场面还是我开了头。

他笑而不答,还是目不转睛地望着我。我也不管他是什么样的表情就跟平常一样当他是夜珮的顾客。一边喝着酒一边瞎侃。

知道么,我们老板真是奇怪,那天来面试在十几个女孩中他竟然录取了我。论长相我还算漂亮吧论歌喉我没其他女孩唱得好论专业呢…所以为什么是那样呢?

我继续喝着酒。有些哭笑不得的表情.一只手倒酒一只手拿着高脚酒杯不停往嘴里灌。偶而也看看章源,但是他一直就盯着我看,我不知道那是什么表情,他的眼神中有一份思念,抑有一份疼惜,更有一种让人久别的温暖,那种温暖到底是什么我并不知道,只是此时此刻让我想起那个男人,他在哪里?真的在我的世界里消失了么?对于他在我的心中越来越是一种痛。再接着,我便停止了一个人无聊的话语,不停地往嘴里灌着酒水,似乎章源全然不存在,这只是我一个人的世界。

当我醒来已经是第2天中午,我躺在自己租来房子的小床上。旁边有一张小纸条,昨夜你醉了,嘴里老是呼唤着一个听起来似乎是“衫界”的名字,不知道他是谁,但请你自己保重,我明天会来。章源。

他是怎么知道我的住处的呢?酒吧工作的登记上都写的是以前的老地址,之间我已经换过N个地方。不想这些了都是些无聊的事情,明天又将怎样我不知道?也许会重新相遇某个人过着王子与公主的幸福生活,也许就那样得过且过的过着日子,谁知道呢,这个世界很莫名其妙相遇无时不在却不是有缘的人,上天也不会存心地去对待某个人。

当我走下居民楼饶上平常喜欢的那条过道时,一个熟悉的影子出现在我的面前。任何人都会猜到他是章源。正值深圳的酷热季节,闷躁得厉害。桐小夜快上车吧,这大太阳底下的还楞在那里做什么!被他这话一说我更是楞在那里,还是被他给拉上前车右座。

半晌我才说出一句话,你要带我去哪里。

这个我也不知道,只是想见见你。

见我?

对的,见你!他又那样望着我,不过这一次倒让我有些厌烦。

可是你知道的,我必须做两个小时的公交赶去上班。

他在一边笑着,然后带上墨镜,很酷的样子。

你笑什么,我不解地问。

你不用上班,我批准。

你批准?难道你是幕后老板?!

是的,夜珮是我开的,小谢只是我从香港带来的助理而已。

我望着章源,想说什么却没有开口。

我注意你已经很久,从你来酒吧应聘那天开始,因为你太像她—我心中的那个女人。这是章源带我到“悦憬城”所说的第一句话。紧接着跟任何一次一样他会目不转睛地望着我,似乎在意着我的一切又一切。但是我知道在他心中我只是叫夜珮的那个女人的影子而已。

男人跟女人在一起最终都会从路上走到床上。何况一个绅士风度的男人跟一个美丽孤单的女人在一起。然而那一夜对于我和章源也许都是一种还未完全开始便结束的痛。

三年了,只有你在今夜才勾起我的**,你难道不知道性在男人生命中是多么的重要?而你挑起我的心却不愿意给我,你闯入我的世界却又拒绝接受爱我,甚至把一切冠冕堂皇地丢于一边置之不理。章源就这样跟我说着话,他的身子压住我,左手压住我的肩膀,那悲哀的眼神都快让我窒息。我紧对着他的眼睛却一个字都不想解释,有些事情无须解释。但是今夜我不属于自己更不属于他。我使劲地推开他然后穿好衣服。他又站在那里望着我的一举一动,很痴迷很无奈却很心痛的样子。

我拿上自己的包走了,把他一个人丢在了那里。然后从一个胡同里面消失在夜里。

以后,我再也没有去过夜珮。

在word里贴下这些已经是晚上21点,打开了博客准备粘贴在上面。已经有好几天的时间没有登录。这次一登录全部显示着“暮色”的留言。

——桐小夜,哦,不,艾在。你去了哪里,这几天怎么全不见你的影子。

——每天去你的博客似乎成了我必须做的事情。

——有时候我认为自己很无聊,但想想是你的博客,我便不会无聊。

——或许,只有我一个人能明白为什么你伪装成“桐小夜”。

——我说过,当你需要我的时候,我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相信我,说的那些话,当你伤心的时候,别要忘记,我就在这里。

看着上面那些似乎已经习惯了有那么一个人在我博客里存在,我冷静地看着那些留言。贴上关于“夜佩”里的那些事情。我不知道我要干什么,要伪装什么,要写些关于“桐小夜”的什么,似乎只是为了写那些而写那些,似乎又觉得变得毫无意义,但是即使那样还是全然地写着,写着那些似乎是故事的故事,似乎是一个女人所发生的故事的故事。当你认为是真的时候,他就是真的,当你觉得那些只是无聊打发时间的玩偶的时候,那么他就毫无意义吧。对于我来说,冥冥之中,总在发生着什么,只是一切,上天有他的安排。

我走了,照例在芙鼎云天去上班,22点钟准时都会在亚那里报道,然后着装打扮,这让我觉得似乎是是在以前江城的剧团里又看见那些把自己的脸涂抹成僵尸的女人们,而如今,我自己也成了这样的妆容。

冥冥之中,或许是的。

因为今天的一名客人。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但是他坐在了我服务的那个区域。

他很直截了当告诉我已经留意我好几天了,只是我没有注意他罢了。

为什么要留意我呢?芙鼎云天里美女如云。

因为你特殊的气质。

像你的哪位情人吗?我笑着说。

桐小夜你真会开玩笑。

他点了瓶德国东费尔德红冰酒。

在我这里,你可以随意。他笑着对我说。

他帮我倒了半小杯酒,又跟自己倒上。

为我们真正意义上的相聚干杯!他说。

真正意义上的?!

是的,我认识你,但是你不认识我?

你到底是谁?

这个你无需过问,我是你的顾客,我知道你的一切,但是你却不知道我的,这便是你我的区别。

我忘着他,想说什么却始终说不上什么。

我一直坐在那里,拿着他刚才所倒的半小杯红酒,而他却像喝饮料似的自倒自饮,不用我帮忙,当我要帮忙的时候也被我拒绝,这真是一个很怪的男人,怪到让人觉得有些害怕。

就这样他多少已经喝了大概1斤红冰酒,他那样叫喝而不是品酒。

你今晚跟我走!

对不起,我们这里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

我想象的那样,想象的哪样?

我们是专业的公关,而不是小姐!

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大笑道,那种笑让人觉得害怕。

是的,你们是公关,因此要拿出最专业的水平来服务于你们的客人!

请自重!

这么久了,你是惟一一个让我有些冲动的女人。你闯入我的世界却又想要拒绝吗?你有更多的冠冕堂皇的理由吗当那个男人说完这些的时候,我在心里冷颤了半天,想起前半夜里部落格里关于“桐小夜”的那篇日志。那段话:“三年了,只有你在今夜才勾起我的**,你难道不知道性在男人生命中是多么的重要?而你挑起我的心却不愿意给我,你闯入我的世界却又拒绝接受爱我,甚至把一切冠冕堂皇地丢于一边置之不理。”

一切都不是巧合,我告诉自己!只是男人都是这样的而已。不用担心,我在心里对自己说。

对不起,你喝醉了,我去帮你倒一杯醒酒冰水。

我没有醉,谁说我醉了!这个时候的他开始向我坐的地方移过来。我本能地站起来。他拉住我的手,很使劲地把我拽入他的怀里,我的眼光开始向四周求救,但是暧昧昏暗的灯光下再也找不到帮手。

桐小夜,你别着急,我只是想对你好而已!他开始对我很温柔得说话,而那样子更让我害怕。

你到底想干嘛?我大声地呵斥道!

你小声点,你再大声点你不怕丢了你的饭碗吗?你们这里的规定我是知道的,一切以顾客为上!再说,我只是想对你好点而已,那么,你害怕什么呢!尽量拿出你的温柔吧!

你先放开我,你以为我真的不想大叫吗?

那你大声叫试试,他开始蒙住我的嘴,任我一点力气都没有,另一支手开始在我身上摸来摸去!我努力地反抗着,使劲地用脚蹬他,却一点反映都没有,他毕竟是一个高壮的男人。

天了,该怎么办?这个时候的我竟然这么脆弱!为什么会这样!我开始哭着,有谁能来救救我!这个时候他开始更加大胆地往不该去的地方了,我趁机挣开他的一支手,却被他的另一支手拽下来,他准备强吻我......

这个时候,一个黑影闯进来,从他背后抱起来,然后朝他胸前踢了一脚,背后的酒柜马上一片狼藉,一会儿,几个高大的保安进来了,那人趁势溜了出去。

我没想到那个黑影是吴宾立,他上前扶住我,那一刻,我的一切都崩溃了,我抱紧他哭着,使劲地哭着......过了一会儿,我使劲地拍打着他的肩膀,你怎么不早点来,怎么不早点来.他抱着我的脸,疼惜地说道,现在没事了,没事了,一切都没事了......我说过会好好保护你,因此绝对不会食言。

接着他帮我擦掉眼前的泪珠,把他的外套披在我的身上,说着,别怕,艾在,有我在这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