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艾在,爱在

第22节 冷冷的夜,月之妃

艾在,爱在 允亦幻 2194 2011-02-26 22:53:33

  一个下着雨的夜晚,我照旧去芙鼎云天上班。跟平常一样我换了酒吧的衣服在服务区内等候。

一会儿,一个熟悉的幽灵出现了,很久没有出现的他,突然间出现在我的面前。

艾在,他叫我。

嗯,你要什么样的香槟德国的还是比利时的?

他什么话都没有说,突然间抱紧我。我挣开他,然后望着他,第一次见到他那么忧郁的眼睛,也是我第一次认真地打量他。30岁左右的年龄,185的个子,银灰色的格子衬衣,颈项上一条伯利拉的黄金项链,很英俊的面孔,很有魅力的男人。我打量他的时候,他又抱紧了我。

怎么了?我有些无法抗拒他的柔情。

没什么,就是突然间想抱抱你。好了,你忙吧,接着他走了。

望着他的背影,我突然间有一种想哭的感觉,是依恋是悲怨还是期待?连我自己都无法给出答案。

我在整个酒吧一层搜索着他的影子,却怎么也找不到他,接着又去了2楼,却还是都找不到,这时候我的心一下子冷却到了极点。索性一个人在那里喝着闷酒,任何男人的搭讪,我,酒吧里的桐小夜,来者不拒。甚至是男人们的调情,上上下下的抚摸,都借着酒劲痛痛快快的下手,我,艾在,又是什么,就是一个公关,一个虚弱的女子,一个需要真正感情的女子,感情又算什么,无非就是酒精过后的麻醉,哪个男子爱我,谭岩?梁雨歆?晁锡?吴宾立?呵呵。。。都是些什么东西,无非都是玩着暧昧罢了。我一个劲地喝,使劲地喝,一个陌生的男子过来拉着我的手进入了舞池,趁着酒劲和酒精的麻痹,我抛开了那个陌生男子走上舞台最中央的位置。站在上面,今天我艾在,噢,不,我桐小夜就是舞后,今夜的舞后,我扭动着整个身子,不停地做着那些性感的怪动作,最后,干脆拉下绑着的发条带,在空中摇晃着,之后抛给舞台下面的那些男人们。舞台下早已经是一片轰动,男人垂涎我的只是我的身材,我的美貌,我的性感,我尤物般似的一个人.....使劲地狂吧,狂吧,我就让你们看个够,玩个够,这个时候台下的一个男人也跳上台来,拉着我的腰,我配合着他跳着性感的贴身舞,台下已经疯狂得无可救药。

当我玩得无可开交的时候,我又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跟一个陌生的女孩在一个吧台上亲昵地搂搂抱抱,那个身影竟然是晁锡。

晁锡,晁锡,我在心里叫着,心却那么痛,那么痛,痛得快要死掉。

但是,我继续扭动着纤细的腰,配合着那个陌生的男人舞动着。然而,我的眼睛里全是晁锡跟那个女人。是吗,你玩弄了我,我也不会让你有什么好的下场。

我从舞台上直接下来,朝那个方向走过去。这个时候,不知道亚从哪里冒出来,虽然是搭档,但是一整个晚上她都没有出现过,这个时候却冒了出来。

别那么冲动,艾在!亚拉着我。

她那样对我,我差点就哭出来。

但是,你这个时候冲过去,你自己也很理亏,虽然抓了个正着,但是你自己不也理亏吗?你告诉他过你在夜店工作吗?他知道你在这里工作难道不会反咬你一口吗?我知道你这个时候很伤心,尽管我们在这里只是做着我们的本份工作,并没有做得有多过分,但是你这个时候告诉他,他就了解吗?并且,他这样的男人,你确定他就爱你吗?

听着亚的话,我快要支撑不住,泪水强忍着没有让它掉下来。

你先回家吧,明天休息一天,后天白天公司为我们的总经理举行婚礼,很多事情你得在场,因为这也是公司的一项内部义务。

我们的总经理?他是谁?

后天你就知道。

我退回到酒吧内场,以最快的速度拨晁锡的电话,我企图能挽回什么,虽然自己早已经知道我已经全输,但还是按了他的电话,他没有接。我不甘心,又拨着第二次,半会终于拨通。

亲爱的,这么晚了怎么拨我电话。

我睡不着,有些想你,你在哪里?你那边好吵哦!我强忍着快爆破的心情说下了那些话。

嗯,是的,这边很吵,在跟客户谈义务,这会在歌城唱歌呢!

我睡不着,也过来好吗?

不了,不了,这就结束了,你乖乖的快点睡觉。

嗯,好的。我挂了电话。

这就是男人。

所谓的男人。

我错了吗?他可以那样对我。经常说忙,难道就是那样的忙。即使在夜店上班又怎样,在夜店上班我就有错吗?至少,目前我的男人只有你一个--晁锡,而你却这样对我!

我穿好了风衣从偏门离开,那一刻我回头望着那个方向,晁锡,我的男朋友,正在交往的对象此刻在我工作的夜店抱着另外一个女孩!我关上了门,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那一刻,心里再也没有痛,也许,“无所谓”这三个字是最好的良药。

在我打开自己小屋门的那一刻,我又愣在了那里。那景那情又重现,只是主角换了,换成了吴宾立。他坐在我那惟一的红得渗血的沙发上。我愣在那里,此景此情激起我的回忆,还是上海依然是上海,只是那时的上海的发生地是在浦东的乡下民屋,而此时是在东方明珠旁的豪华社区,男主角都是那样英俊,只是从梁雨歆换成了吴宾立。

我是发疯了还是发狂了还是今晚的酒喝得太多受晁锡受的刺激太多,还是幻想这一切都是真的,人还是那人,景还是那景。我冲过去紧紧地抱住了那人,雨歆,雨歆,你为什么这个时候才来找我,你为什么抛弃了我,现在才来找我呢?紧接着我拍打着他,使劲地拍打着他。

他松开我,把我按到了沙发上,这个时候我才清醒,他不是梁雨歆!接着,我又愣在那里,在我反映过来后第一句话是,吴宾立,你怎么知道我住的地方?你怎么进来的?

他一句话都没有话,给了我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之后,头也不回地走了,把我一个人扔在那里,好久好久,我才反映过来,我打开那盒子,里面装着一枚钻戒——“月之妃”,寓意:我的月光爱人,我的爱之女神!

“月之妃”,当初我帮吴宾立试戴的那枚戒指,现在出现在我的手里,难道吴宾立他爱我?

这个冷冷的雨夜,我的一颗心又开始无法平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