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艾在,爱在

第19节 原来亚是“拉拉”

艾在,爱在 允亦幻 2074 2011-02-23 19:19:27

  经过那一件事情后,芙鼎云天开始了一场整顿,就是每两个公关编派成一组,那样可以相互制约相互提升更重要的是安全为重,在于扭转公关的健康意义。我和亚分到了一组,与其说是上级的安排还不如说是亚自己的选择。

以后我们这组的义务全靠你了哦!亚对我说。

我点头微笑。

其实让我不解的是亚是我们的上司,她无需要做跟我们一样的接待酒水买卖歌舞陪伴隐身策划等职务。

其他的你就别多问,亚对我说。

不多问就不多问吧,最好少接触我,我在心里对自己说。以前的那一切切的女人,最后受伤的全是我自己,抛开这些不说,在这个社会,女人最不能相信的就是女人,如果说女人跟男人之间的不纯当关系是一种交易,那么女人跟女人之间也只能说是一种恶魔般的隐身报复吧,其中总会有点什么牵扯在内。

只要她不对我怎样,我也是不会招惹她的,毕竟芙鼎云天的老板又不是她,我又不是为她打工。

那么芙鼎云天的老板是谁呢?我没有见过,也不知道是谁?也许这些跟我跟门没有什么关系。

那晚,我们穿着深蓝色的抹胸迷你裙,我跟亚这组需要在舞台上表演双人组的复古漫情舞蹈,有那么一点点拉拉的味道。很感性更加的是性感,我们身贴着身,表现暧昧,亚都快亲到我的唇都快摸到我的臀部,别那么肉麻好不,我轻声地对她说。她不吭声继续着她的精彩表演,伴奏的是那首酒吧夜店里流行的歌曲《我爱台妹》:你的槟榔2粒要100好贵/有没有含税

/如果能够和你共枕眠/

更多更多的奶粉钱/

我爱台妹台妹爱我

对我来说林志玲算什么/

我爱台妹台妹爱我/

对我来说侯佩岑算什么

......

诱人的夜,诱人的歌,诱人的女人,一切都那么诱人,这个迷情的时代!

台上,我和亚尽情地舞蹈,那么性感,性感得快让人发疯掉。

台下,那些情男情女也发疯地跳,发疯地大叫,似乎这是个地球,快被激情的声音爆滥的地球。

而我,只是在盼望着这首曲子快点结束,然而让人郁闷的时候,当看到情男情女们HIGHT到最高点的时候,管音乐的又重新放了一遍,我准备离开,却被亚又给拉了上来,台下那些发狂的男人们也大叫道:“再来一曲,再来一曲!”没法只好又随着亚的步伐尽情的跳着了。

两首曲子下来后,已经很累,我很快找到一个空着的沙发倒头坐下来,为自己随意倒了杯香槟。亚去了哪里,我不知道。这个时候,一个打扮妖艳的女人过来了,胸前露出那么很美的“太平洋深沟”。她也随意地拿了支杯子自己倒上一杯香槟。

桐小夜是吗?那妖艳女人问我。

是的,我看着她。

听说你在这里很有名。挑选你的顾客也很多。

是吗?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有那么出名。我轻声地说,很有累意。回想起来今晚21点之前跟晁锡在一起,他哪里会放过我,幸好他晚上都要回家照顾他的外婆,才让我逃过。

你有爱人吗?或者是喜欢的人。那女人喝了一杯香槟之后没有要走的意思。

哦?什么?我诧异地望着她。

嗯,没什么。她继续喝着。你和亚走得很近吗?她接着问。

也许吧,她是我的上司,现在又在一个组工作,搭档不是吗?

嗯,嗯,那是,那是。

一会儿,她就离开了,对于我并没有感到奇怪,芙鼎云天里美女太多了,大款太多了,老板太多,钱也太多了,暧昧也太多了。

今晚是怎么了,如此累,想起跟晁锡销魂的样子就觉得好笑又可恨。至少那一刻是幸福的,我会感觉到还是有人在疼我,性又怎样,他说过我们在交往。无论怎样,我们都是在保持联系,难道不是吗?我问自己。这样想着,心也放宽了好多。女人总归是需要一份依靠,哪怕是假的也好。

好不容易到了凌晨3点钟,原则上是可以适当回去休息的,我已经再也没有力气熬到凌晨6点下班的时间了,于是往更衣室走去。

但是我看到了我不能相信的一幕:亚正坐在刚才那个十分妖艳的跟我搭讪的那个女人身上,我愣在那里,拉拉?我的第一反映。不是,我自以为是地否定。是母女吗?不像啊,年龄悬殊不大,这条猜疑很快又被我否定了。哎呀呀,她是谁,她有什么属性管我什么事情呢?这样想着正准备假装敲门,每想到身后的一个同事也要进去了,我马上拦住她,并朝里面大叫一声,亚,在不在呀!

亚很快出现在门前,她望着我们。

刚进来的那个女孩嘴里唠叨着,都什么跟什么啊,亚这个时候肯定在里面了,桐小夜还大叫什么呢!

我跟亚都没有作声,那个妖艳的女人坐在那里端详地喝着茶。

真能装,我在心里说道。

那个准备夺门而入的女孩出去了。

你都看见了,亚问我。我正准备要解释,亚说了一句:“谢谢你!艾在!”

我们是拉拉!也请以后这样为我们保密!

没什么,你有你们的自由选择。爱是自由的,难道不是吗?我微笑着回答。

我今天先回去了哦,跟亚说了一声,换了衣服就离开了,一颗心久久不能平静。

并不是因为亚是拉拉,而是想到了关于爱情这个词语。本身它只是个词语罢了,但就是因为它是这么一个词语而被圣洁化神圣化秘密化了,爱是普遍的,世间任何万物皆有爱。它不论你的性别,种类,国籍,物种,老小...它始终只有一个特性,情,有情便有爱.

那我跟晁锡呢,我跟他之间有爱吗?或许是吧。有爱。

那么我跟吴宾立呢?

吴宾立,我默念着他的名字,从床头醒来。我没有他的电话,他的MSN,没有他的一切,他在我这里就是一个幽灵。

没错,一个幽灵,并且他结婚了,不是吗?他就是一个大叔,一个幽灵,想起这个,我又睡下了,还是那样,明天又是新的一天,太阳照常升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