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艾在,爱在

第21节 陆健,桐小夜生命中的第几个情人?

艾在,爱在 允亦幻 4852 2011-02-25 21:58:12

  ——只望你一眼,我的整个心都是颤动的并不是折服于你的年轻貌美,而是一种另类的惊艳,当然你不是美得那么沉鱼落雁,也不是美得那么流溢超俗,你的美在于会让任何一个年龄段的男人为你痴迷,对你倾心。就像此刻的我拼着法子想见你,想尽一切办法想靠近你,只为了在你那神秘不顾一世的眼中哪怕只陡停留于一片刻,仅仅这样我便满足。

——你们有钱人,大老板,大富豪平时闲着没事情就这样在网络上泡美女,逗女人欢心吗?

——你那样想并不是你的过错,但是我欣赏你的美是真,倾慕于你也是真,难道你想让我隐藏了自己的真实想法而隐瞒于对你一切的感情。

——感情?我桐小夜活这么大了,还真不知道“感情”两个字怎么写!

——你知道这几个月来,我一直在关注你,只是你一直拒绝给我机会,当然,网络上的东西说什么你也无法相信,只要你给我一次机会,哪怕是一次。

——男人只是喜欢猎艳而已,仅仅为了追逐新鲜感。晚安,陆健。

——小夜,别对我那么冷淡,你越对我冷淡我就越无法摆脱对你的牵挂与爱恋。

——小夜,男人喜欢猎艳千真万确,但也仅仅限于他所倾慕的女人。

——桐小夜,我知道你还在,只是故意不回复我的话。

——小夜……

我已经忘记了我与陆健是怎么在网络上认识的,是因为什么而认识。我只知道每一天只要我一上线便会收到他的留言,而我总是有意无意地在避开着他,对他我毫无所知,但是他却说对我他已经很了解。他是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并不是他怎样出众,只是觉得在心中不惊意间有那样想过,那也只是在非常无聊的深夜,只有月光同我做伴的时候。

我并不没有在意他对我的一切,毕竟是在网络,并且莫大的北京城某些时候大家都那样生活着,有些孤寂又摆脱不了世俗更不堪于在寂静无人的时候胡思乱想一番。再怎么想我也没想到之后会与陆健有那么一段故事,因为在我心中,他只是一个比较普通的男人,普通得让我记不起他也会在我的QQ群落里。这个时候想想一位朋友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就会发笑:“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但那时候的我却在肯定陆健并不是给我带来光明的那只鸟。也并不会出现在我的林子里,因为我的林子并不大,一眼便望尽头,只是别人领会了他们自以为是的看法。

但有那么一瞬,他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那是一个雨夜,公主坟的街头,我拨开了他的电话。

您好,我是桐小夜。说完这句话后我能感觉到电话那头陆健的惊诧,但没等他反映过来,我便接下去说,你来接我,我在公主坟城贸这里。

好的,我马上从清河赶过来,你先找地坐坐,等我。

半个钟头后见到他,他走过来接下我手里的东西,说快进车里,别着凉了,下这么大的雨怎么出来了。我一声都不吭,只是望着车窗外京城的不眠夜,感叹这不夜的城市太多的辛酸。他把车内的暖气调大了些,然后说,是送你回去吗?

我没有家,独身一人,然后欲哭无泪。陆健看见我的样子递上来一方雪白的绸绢,我心里默默感叹他原来是如此讲究的男人。于是便接了他的手绢。

到他家的时候已经晚上23点,我从浴室出来后他已经帮我冲了一杯“诺启卡”,然后坐在我的对面望着我。

对不起,在这个时候也能够打扰到你。是我先开口。

不是那样,我应该感谢你给了我见你的机会,其实是连我自己都没把握在这个北京城还能见到你。女人总是让人琢磨不透,而你更是另类的那类女人。

哦?我今天来到你家就是为了听你夸我。难道,网络上那些醉人的话你还说不够?

听着我的话,陆健笑着,让人望一眼便会迷醉的那种笑。这个时候他伸出右手帮我捋过遮住眼角的一缕发。我僵楞在那里,瞬时间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

那个,我累了,想睡觉,但是又怕你会欺负我,你说怎么办?这个时候我已经进入了房间,随手都可以反锁门。

桐小夜。

恩,在。我望着陆健。

他突然间跑过来抱着我,我没有吭声,他说话了,傻孩子,干么用这么恐怖的眼神望着我,难道真的认为我会吃了你,固然,你让此时的我血液沸腾,特别想吃掉你,想马上把你揽入我的怀中与我溶为一体。但是,你的眼神让人心疼,让人想用心去呵护你,不忍心去伤害你。

你去睡觉吧。说完这句话后陆健在我的额头上深深地吻了一下,然后放开了我。

谢谢你,陆健。

桐小夜,你先别谢太早,趁我还很清醒,你快去睡觉。

那一夜,我睡得很香,开着房门。因为我相信他,就像那一夜让他来接我一样,从一开始我便选择了相信。

第2天是周末,陆健公司没什么事情。他问我,桐小夜,你想去哪里玩,我全天侍奉你。

是你说的哦,这下你可倒霉了,我呢,先要去游乐场开怀地大玩一场,黄昏的时候去把鬼街的东西全吃个遍,到晚上就去后海,喝得乱醉。

我没有想到原本只是开玩笑的话陆健却真的带我去了,游乐场里,疯子般的桐小夜引来不少人的眼球,而陆健则在一旁看着我疯狂地玩着会时而不时地过来帮我拭去额头上的汗水。只是他望着我的时候的眼光却让我难忘,有些像恋人又有些像父亲。我最终忍不住了,陆健,你干么把我当女儿养。你还笑,不许笑,不许笑。你还笑。他用双手揽起我,不顾周围人的眼光,我们的眼睛相遇。

他开口了,桐小夜,如果我再年轻十岁,我便娶你。

如果你再年轻十岁,我正眼都不瞧你一眼。我回答他。

为什么?

因为无论是年轻十岁还是如此,你都给不了我婚姻。

这个我不承认,如果让我早遇见了你十年,我娶的人便是你。

在国外呆久了的人都这么风趣故意使着法子讨女孩子欢心吗?陆健。还是你一味地就针对我故意让我多点心思对你。

是的,我是故意。但是从一开始喜欢你也是真。因为你是那样纯洁,像一朵不用雕饰的莲花,天然美丽。

陆健,听着,我挣开他的胳膊。这样甜言醉语的话对我终归是不管用的,或许真让你失望了,我并没有你想得那么高尚。那个我走了。

他没有追来,我也从来没想过要他追。我们可以装作从未相识,然后彼此擦擦肩膀悄然离去,消失在彼此的世界。

但是他却第2次地出现在我的面前,我记不清楚是什么时候了,应该很晚。只知道是在后海我常去的一个酒吧。他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已经微微有些醉意。你一个女孩子家不应该喝这么多的。

你跟踪我么,为什么又出现在我的眼前,我讨厌你。你走开!

我没有跟踪你,只是觉得你会来这里,我就一家家地找来。

你是来跟我说那些甜言蜜语吗?还是想趁我喝醉送我回家让我感动。

是也不是。但是我对你绝对没有恶意。陆健拿起我眼前的高脚杯,别喝了,听我的话好吗,只听这一次。

我没再吭声,他在前台结了帐后就来追赶我了。跟我并肩走在一块。

你的车呢?我问他。

是为了在必要的时候陪你大醉,因此没有开。因为答应过你,今晚陪你喝得乱醉。

仅仅因为这个原因才来找我的吗?

难道你还想要什么原因?

没什么。

傻孩子。

干么又这样说我。我停下脚步拦在他跟前。快跟我道歉,不然的话不饶你。我跟他陆健在那条街道上走着,时而说笑时而打闹。像一对恋人却缺了一份缠绵,宛如一对亲人却多了一丝柔情。

我停下来,叫住他。陆健!我睁大眼睛望着他。

怎么了,小夜。怎么又一惊一乍的。

你拿我当什么?

拿你当宝贝,我的心肝宝贝。

别说笑了,认真点。

我希望你是我的恋人,但是我在澳洲却有妻子。我希望你是我的女儿,但是我们走在一起更像一对恋人,我想娶你,但那也只能想想而已,我想吻你,却怕被你拒绝。

你会拒绝我的是吗?

陆健,你这样的男人会让人给抢疯的。因为即使女人们知道你是在有意地去取悦她们,但即使这样她们也会为你发疯发痴。

我真的有这么有魅力吗?

难道你这么不自信。说完这句话后,我看见陆健脸上那让人折服的微笑。他牵起我的手说桐小夜,你今天真漂亮。

意思是说,我昨天就不漂亮,以前也不漂亮了么?

看,我的傻孩子,又开始不乖了。

坏蛋..坏蛋..

那一夜,他没带我回他的家,因为我说那个屋有过别的女人的痕迹,我不要进。他说你是除我妻子之外我惟一的女人。

难道你选择我是因为我好欺负吗?你瞅准了我无所谓的心情然后开始了这次的猎艳,我只是你其中的一个猎物,你现在很有收获感很有满足感是吗?

错了,你说的一切全不对,你不属于我自始至终都不属于我并且你的心中从来都没有属于我。因此,你所说的什么收获感满足感在于你面前我是一无所有。

那你为何不选其他的女人,北京城里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我桐小夜只是一个一无所有的北漂族,金钱名誉地位那些都跟我是沾不上边。对不起,是我自己主动找上你,那么从此刻起我便离开你。我拎起包转身便离开。

陆健从后面追上我,这个时候我们都已经在了电梯中。他用最快的速度按下上层楼的按钮,然后把我拉进房间。

桐小夜,你真忍心一天两次从我的面前逃脱,让我痛心欲绝吗?陆健愤怒地抓着我的胳膊。

那气势让人觉得可恨又可爱。我一个劲地敲打着他的肩膀,骂他坏蛋!这个时候的他开始露出男人的本性。他在我的耳边呢喃着,宝贝,难道你就不清楚从一年前在网络上认识你我就爱上你了么。那个时候你还在广州,我来找你,你避开我,我给你发过邮件,你从来都没回过。我真的就以为从此便见不到你,但是没想到我们都来到了北京,难道这不是缘分。

他开始吻我,从耳根到脖颈再到臂膀。

你跟吴衫界是什么关系?

陆健惊诧的表情全在我的意料之中。他停下来,桐小夜,你比我想象得还要聪明。

你失望了是吗?失望你最终没有得到我。

没有失望,只是没想到你知道的也太快。

那是你自己高估了我。要怪就怪你车上的那个CD,那是三年前在广州的时候我送给吴衫界,上面有我名字的缩写,只是你自己没有注意罢了,因此我判定你跟吴衫界一定有什么关联。其实这次主动联系你,是因为你的电话号码,从你一个月前给我这个号码开始我就怀疑过你,因为这个号码吴衫界曾经给我打过电话。你更不清楚的是,他在三个月前曾经联系过我,那天是我22岁生日。然后他就消失了,我再也联系不上他。

你当然联系不上他,他在三个月前便因为工作去了法国,北京这边的事情都交给了我。

那你跟他的关系呢?

多年的挚友加妹夫。

妹夫?那一刻这两个字足以让我崩溃。但还是强装着无所谓的样子。

桐小夜,知道吗?这个时候我宁愿看见你哭。那样我才会感到好受些。

是吗?你难到会饶恕我这个破坏你妹妹婚姻的女人存在?

作为哥哥我没有理由不对你心存芥悸。但作为男人我也有我的欲望在内,并且衫界跟我妹妹的婚姻早已经名存实亡,即使没有你他们的感情也早已经走到尽头,就像我跟我的妻子之间也只有孩子来维持着,中间只剩下了亲情跟责任存在,爱情在于我们早已经成了空壳。

因此,你们便拿了我作为消遣的工具,拿来当作排除寂寞的玩具?我愤怒地朝他大吼着。

桐小夜,你太过激。吴衫界他爱过你,我也是,现在也是。在北京的时候,他从你的世界里消失是因为他有他的责任所在,并且他不想浪费你的美好青春,他为这件事情自责过,说对你承诺过会娶你,但后来什么事情都做不到,因此,只好躲着你,让你去恨他。

你是在替他解释还是在替他圆谎,还是你跟他一样只是觉得我的心太脆弱,容易欺负。说完这句话后我的泪水不自主地流了下来。陆健过来了,依旧用他那块雪白的方绢替我擦拭眼角的泪珠,傻孩子,从一年前在吴衫界的博客里见到你我就对你有好感了,只是身份不允许,不能容我有过多的思念,只有默默地关注你,却不能为你做任何事情。其实,很多事情都很无奈,男人的欲望很多时候都是那么艰难。我不敢奢望你在我身边,但只要能这样默默地在远方看着你,我已经满足了。假如衫界不是我的妹夫,假如我再年轻十年,我会娶你。

那个我累了,不想说太多的话,你先回你自己的房间。

陆健出去了,我关上房门,脑海中一片混乱。

夜里,趁陆健还在熟睡中,我离开了那个宾馆,在客厅的茶几上留下我的一张纸条,简单明了:再见,一切都结束了,你们都不要找我!

是的,一切都结束了,明天后我依旧是只属于我独自一人的桐小夜。

如同往常一样在去芙鼎云天的前一个小时我打开部落格,去贴关于桐小夜的故事,渐渐地我开始关注里面的每一个男人,从吴衫界到知联再到陆健甚至是章源,也许她都爱过,而那些男人也是爱她的,只是他们的爱是那么累,那么地充满着世俗,不管怎样桐小夜她是个尤物,是一个男人们都想得到的尤物,但是让我不解的是这样一个尤物为什么会选择了谭岩?

谭岩?这个曾经让我痛苦的男人,他现在又在哪里做着什么?他跟她——桐小夜在一起幸福吗?

还有他——梁雨歆,你在哪里?

雨歆?我又想起了他,多少个日日夜夜我都避之不及的男人,每个夜晚孤独难免让我痛苦的那个男人,他又在哪里?

梁雨歆,你还记得我吗?艾在,你曾经的爱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