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艾在,爱在

第23节 神秘人物的出场

艾在,爱在 允亦幻 3113 2011-02-27 23:46:27

  那枚戒指,月之妃,我该怎么办?对于吴宾立,你无法找到他,除非他自己出现在你的面前,要不真的无法知道他的行踪,他做什么,哪里人,住在哪里?对于他的身份---吴董,究竟是哪一行业的老董,之前在外滩上的那次相遇他说他只是上海滩上的一名商人,但是偌大的上海滩,他又在哪里?那个幽冥般的男人,那个英俊的男人,你在哪里?那枚戒指就那样扔在我的的手里,解都不解释就离开,让我怎么办?

放在随身带着的小包里面吧,等那个幽灵随时出现,我随时奉还。

第2天休息,因为下一天是我们芙鼎云天老板的婚礼。坐着也不是躺着也不是站着也不是在屋里面打着转,都是那枚戒指惹的祸,索性打开电脑打开好久没有打开的“夜之诱惑”我的翻版“桐小夜”,还有那个“暮色”。

暮色,他到底是谁?他似乎也“失踪”了好久。

没想到他在线,暮色。我的心似乎升起了一个希望,到底是什么希望,连我自己也弄不明白,就像很久想遇到而没有消息的熟悉人突然间两个人见面了。

似乎有些想你呢!是我先开口。

你想我?呵呵。暮色在博客里面发送了一个搞怪的笑脸。

你失踪了好久哦!我说。

是的,失踪了好久。他似乎沉默了许久,然后打出那几个字。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对你感兴趣了,有一种熟悉的感觉,然而却又那么陌生。

是吧,我们本就熟悉,只是人生很无奈,使得我们变得陌生了。

你说这句话纵使我觉得你玩暧昧的伎俩似乎超过了我。

NO.我从来都不对女人玩暧昧,特别是对我喜欢的女人,而你更是那个我觉得玩不起暧昧的女人。

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你就想象着我们已经相识,或者想象成我们本来就是恋人,你可以向我撒娇向我发泄甚至拿我当出气筒,这些角色我都非常乐意充当。

假装成恋人?不用见面的恋人,那不就是网络情人?

嗯,是的,只要你愿意。

那么,我的网络情人,我告诉你昨夜我收到一枚钻戒,一个很优秀的男人的钻戒,你吃醋吗?

半晌他没有反映,没有打出任何字。

你在发呆吗?我问他。

一枚钻戒?那男人向你求婚吗?

是,也不是。

那如果真的向你求婚,你答应吗?

他打出这几个字后开始轮到我打不出字来。

我能不回来吗?

NO.你必须回答,你问出这个问题就证明你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我能保持沉默吗?我打出这几个字。

嗯,这是你的权利,我要下了,还有好多事情要做。

你不能够再陪陪我吗?哪怕是一刻,你不是说我是你的网络情人吗?我们不是假装成恋人了吗?

唉,真是个傻小孩,嗯,看在你哀求的眼神上,我就陪你一刻钟哦~~

你怎么看见我的眼神了。

这个嘛?!能够想象。

你是吴宾立吗?当我打出这几个字时连我自己都感到奇怪。

吴宾立,他是谁?你的现实爱人,你的旧日恋人?

哦,什么都不是,一个认识的人,一个幽灵大叔。

哈哈哈哈哈·····幽灵大叔?

难道,你爱上这个大叔了吗?

这个。。。这个。。。。

嗯,你有权利保持沉默。好了,亲爱的“桐小夜”,我该走了。

他说完这句话后真的就走了,他的头像马上真的成了一片“暮色”。

这个男人!我自言自语道。

下午的时候,晁锡打来电话,我故意不接。

他又打来,我还是不接。

怎么了,宝贝,怎么不接我电话,生我的气了吗?他发来一条信息。

没什么,有些累。一分钟后我回了一条信息。

晚上请你吃饭好吗?

不用了。

你是怎么了?

哦,没什么,亚约了我去看电影。

嗯,那好吧,玩得开心。

之后,两个人就没有了下文。

我跟他也许就那样了,本来一张空白纯洁的白纸被我们涂鸦似地画得乱七八糟。他背叛了我或者我背叛了他抑或我跟他两跟门就谈不上什么背叛与非背叛,也许我们之间就只有结束谈不上什么开始更谈不上什么过程。酒吧里的恋情注定了暧昧似的结局,而我跟他晁锡就是那样的例子,只是彼此目前因为渐渐地熟悉了,就变得不是那么舍得,想抛开了却又觉得时间久了就成了一种习惯,习惯了去嘿咻习惯了去暧昧习惯了彼此假装的一切,夜店里的女人跟夜场里的男人,那样匆匆地相识又那样匆匆地相恋更是那样匆匆地结束。只是我跟晁锡还在继续假装着一切......

那么就假装着一切吧。

第2天。

我没想到亚选择了我作为伴娘作为我们芙鼎云天“第一夫人”的伴娘。不过,她这样的安排却让我有些欣喜若狂,哪个漂亮的女人不想好好地秀秀自己呢,何况像我艾在这样尤物般的女人,其实,亚也是最佳人选,只是她的那位妖媚般的“爱人”不免要吃醋咯,亚不用全然说出来,她明白我的知会。

亚为我选择的伴娘装是一件抹胸的淡粉玫瑰边的礼服,拖着长长的裙摆,然后又为我带上了百合栀子冰玫相间的花环,我兴奋地转了几圈,亚说等你结婚的时候为你准备更漂亮的婚纱,用上百万吨的玫瑰。

婚礼是在青浦郊区的“东方绿洲”,美景自可不用说了,请来的宾客基本上都是上海或者上海边区有头有脸的人物,光我认识的就有好几十个,看来,我们芙鼎云天的老板一定是非常了不起的人物了,这样想着就特别期待见识一下我已经为其工作了大半年却依然没有见过面的老板。

离婚礼正式开始还有一个小时,我已经迫不及待要见芙鼎云天准老板跟准夫人了。就双手提着长长的裙摆往殿堂那边走去了,亚在后面说,姑娘,你就不能矜持一点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新娘呢,别乱搞破坏哦,我咯咯地笑,不理会她,独自一个人去寻找今天的准新人去了。

前面是一片很小的椰子林,穿过椰子林就是殿堂了。

我快步往那边走去,没想到不小心踩到了裙摆,脚崴了一下往前差点跌倒,被正往这边走的一个男人给扶住,我正准备抬头向他道谢,顿时我愣在了那里。

帮我扶起的这个英俊的穿着白色礼服的男人竟然是吴宾立。

怎么走路这么不小心?

嗯。我才反映过来,是你,你怎么在这里?你也参见我们老板的婚礼吗?

他并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问我,脚疼吗?

那个钻戒?我带来了,准备还给你。

他全然不理会我的话,马上把我拉在一个附近的长椅上拿起我的脚就按摩。

这样的快速摔跤最容易导致骨折。

那个戒指我已经带来了,我拿给你,说完我便从随身带着的小提包里拿出那个精致的装着“月之妃”钻戒的盒子。

让我没想到的是,他,吴宾立,没有回收这个礼物。

然后,他就走了。

他竟然走了,扔下我一个人在那里,一声不吭地走了,我准备起来追他,却看见对边亚已经走过来了,只好止住了话题。

吴宾立,你怎么能这样做?你到底要表明什么?幽灵男人,坏蛋大叔,我在嘴里咕哝着。

姑娘,嘴里嘀咕着什么呢?

没什么?我们俩都望着吴宾立离去的背影。

他是谁呀?我问亚。

嗯,这个嘛,你一会就知道了。

这么神秘吗?

亚笑而不答。

亚把我带到了殿堂,我终于见到了我们的“第一夫人”。

真的很美,大大的炯炯有神的眼睛,只是有些稚气。

姐姐,她竟然这样叫我,你可是我的伴娘哦,她拉着我的手,姐姐,你比我想象得还要漂亮。她看着我吃惊的样子,解释说,我今年刚好18,宾立大我20岁,但是我爱他。

宾立?我愣在那里,望着她黑得发亮的眼睛。

是的,吴宾立,我的老公,你的老板,难道你不认识吗?

嗯,当然知道是他,我的反映很快,但是心还是莫名其妙的痛。

吴宾立,今天这场婚礼的男主角,我,艾在的老板,送给我“月之妃”钻戒的男人。而,我艾在,吴宾立的下属,莫名其妙收到“月之妃”的女人,并且是今天男主角的新娘的伴娘!!

这个世界,这个世界!

他是故意的吗?怪不得他知道我的住处,能够进入到我的房间,知道我每个夜晚工作的场景,怪不得他会像幽灵般地出现在我需要他的时候。但是他为什么要娶这个小他20岁的女孩,为什么又要送给我那个钻戒。

一时间,我不知所措。

婚礼的钟声响起,我却完全没有了知觉。只有亚拉着我的手跟在新娘的后面。我们一起走在了殿堂的正门前,这个时候吴宾立走过来了,他望着我,我们两眼相遇,我看见他的眼神那么忧郁种种无奈,但是我马上避开了,无论怎样他是今天的新郎。这个时候我,吴宾立,新娘,还有亚一起等着伴郎的出现。

5分钟后,伴郎出现了,当他前脚踏上石阶的那一刻,我看清楚了他的脸,那个熟悉得一塌糊涂的脸庞,他——梁雨歆,竟然是今天的伴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