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艾在,爱在

第32节 爱的伤

艾在,爱在 允亦幻 2428 2011-03-24 21:45:39

  你为什么在这里?这是我对他梁雨歆说的第一句话。

我还问你为什么在这里呢!你这个坏女人!怎么看都不看就朝我砸!

我砸了怎么样了?谁让你们窜通好了欺负人,对了现在也砸了,我也该走了,说完我就朝门口走去。

艾在。

梁雨歆叫住我。

怎么了?

你就不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让我解释那一切的过错。

即使是过错,那还解释他干嘛!我大声朝梁雨歆吼道!你有什么理让我听你的解释。

他拉住我。

难道你不爱我了?他柔情地忘着我的眼睛。

我没有屈服。

爱你?你对我说这样的话你不理亏吗?

你不爱我为什么要招惹我?你招惹我了为什么不给我幸福?你不给我幸福为什么又要跟我上床?你跟我上床了,为什么又要折磨我?

我一连窜地说出这些话,梁雨歆站在这里,面对这些问题他搭不上来。

之后,我说,我该走了。

再之后,真的拉开房门走了,我没有回头,因为已经习惯,也没有奢想梁雨歆会来追着我,因为他已经没有了理由,一切的一切,很多事情,无须解释,就当他没有发生,彼此都会好受点。

只是我一直搞不懂一个问题。梁雨歆跟吴宾立到底是什么关系,我很想去问薇儿或者亚,但是很多东西你去尝试,只会让目标变得更糟糕。

那么,就沉默吧。

悄悄地忘掉一切,然后静静地开始。

一个星期之后,薇儿出院了。我又带着小雏菊去看望她,之后很快就走了,我不想待得很久,因为害怕夹在她跟吴宾立之间,他们两我谁都不想伤害,确切地说,他们俩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我只是一个局外人!

我还是准备离开“芙鼎云天”。

吴宾立跟我发信息:我知道你是因为我的缘故而离开了,但是你离开了拿什么生活,你一无所有,也没什么积蓄,你靠什么生活?!

——难道你开心看见我每天穿梭在夜场,让那些臭男人看着我的抚媚动作,这样你就欢喜了,我是一无所有,但是贫穷有什么错?

——你理解错了,我只是关心你,真的关心你,你如果愿意继续做我的秘书,你会有更好的发展?

——做你的秘书,还是秘密情人?做你的秘书什么事情都不干?你是想借着秘书这个称号来包养我?你想让我做职业小三?

——艾在,生活不是一句你什么都不干了油米酱醋就来的事情。

我没有再回信息。我很郁闷,至于想要什么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只是觉得不应该待在那里了。那里没有我想要的东西,就一种感觉,但是感觉值多少钱?我在思索,去与留?我能去哪里?

吴宾立说得没有错,我就是一无所有,就一个脸袋,能有什么用吗?花瓶只是人们一时兴趣地鉴赏,时期一过也就只是一个摆设而已,再过几年,我也老了,奔三了,再也没有了青春,女人也就是这几年,年轻的这几年。那么我想要的是什么?我想要的只是一个自由,还有能够养活自己,就这么简单。

于是,我给吴宾立发了一条信息:

——只要你答应不要让我无所事实,我便继续做你的秘书。

——极致欢迎。

就这样,我再次地成为吴宾立的秘书,“芙鼎云天”人事部经理,我想是时候干点事情出来了。吴宾立说话很算话,当天我们就正式签了合同,我成了他的正式员工,我要感谢他的那一句短信:生活不是一句你什么都不干了油米酱醋就来的事情。

对,这就是事实。日子是要继续的,再怎样,都要过日子,生活不是林黛玉可以风情万种,生活也不是麦当娜可以妖艳无比!

突然记起来,有一段时间没有花小露跟晁锡的消息,我打电话让那个帮忙盯梢的员工进入办公室,当然是吴宾立不在的场合下。

最后得知花小露跟晁锡每天花前月下,缠绵无比。这样的消息如今在我听来已经麻木不堪,不知道是否还要继续这种整蛊,一狠心就决定,随她去吧,是好是坏就随他们的造化,真情也罢,虚假也罢,争来恨去又有什么意义。

但是让我寒心的是,白霖还是决定生下晁锡的孩子,她说她是真的爱他。

我能够说什么呢?至少人家是真爱,人家愿意生那个臭男人的孩子。我比她现实,但又怎样?她比我真情又能怎样?日子就那样过着,谁对谁错?谁又能真正地告知?这个世界任何东西都没有绝对,还是真的没有对与错?

只是,我真的想骂晁锡:WBD!

我想问一下全天下的女人,突然有一天你的旧情人兼你所恨的男人再一次要约你,你会怎样做。我只知道我没有拒绝,或许每一个女人都不会拒绝吧,也许只是为了一种回忆,但是我不是,我只是想让他看看,我艾在没有了他活得是多么真实,并且想看看他的窘样。

那天风很大,我只穿了一件白色的纱裙,正在浦东八佰伴那边的书店看书。

就那样在旁边的一个路上进了他的车。

你消瘦了很多,是晁锡先开口。

是的,能不瘦吗?拼命地挣钱,你呢,是专门来看我还是路过。

我路过,想起你在这边就发信息看下你在干嘛,我们很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

我沉默着没有去理他,这个时候他开始抚摸着我的头跟之前见我的每一次都一样,说真的那一瞬间,我真的很激动,毕竟我是女人,我真的很珍惜我的每一次感觉与回忆,但是对面的这个男人他是晁锡,他曾经伤害我伤得那么惨,他只字不提我打胎的事情,只字不提那次在医院的事情,这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还好我已经很清醒了,清楚了他是一个什么样的德性。

他要走了,他说我改天再来约你,行吗?他又抚摸着我的头。

好呀,我拿下他的头,心里说着,你这样的男人我会看着你是怎么毁灭自己的。

他又开车走了,我一个人站在大街边,那一刻冷冷清清的,那一刻,我记起来曾经写给他的一首诗:《爱的伤》

遥望

发呆

一种期盼

一种酸涩

一种爱意未闵

冬日的寒

冰彻心扉

凝入心

请告诉我

为什么要邂逅在这年的冬天

哭了

一次又一次

累了一夜又一夜

肌肤相切

爱的位移稍即就变

缠绵于无情的漆黑夜

夜的冷

让我感觉不到你爱我

难道

我们的世界只做爱不谈爱

还是我们已经忘记了什么是爱

只习惯了四方床上的嘿咻寂语

依然

沉默不语

彼此的世界是那么遥远

我不相信时间的改变

会是地球赤道的交替

因为地平线上的一线唇印

是我万千年前许诺的誓言

一个吻

交往的印章

反反复复几个世纪

在无数个星夜告诉你

我爱你

流星稍纵即逝

不要悲叹瞬间的美

弹指间便消弭于夜空

那是上帝指定的幸福预言

短暂而又依恋

请允许我幻化成一粒泪珠

只为在你的星球旋转一圈

充当你的流星再现

给你那美丽的瞬间

我不要这瞬间

我要你永远

请容得我贪得无厌

如此

爱上便是一种凄凉

爱上便是悲哀的伤

那么也请允许让我爱上

爱上爱的伤

但是晁锡,我们之间有爱吗?

也许有。

也许,没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