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艾在,爱在

第43节 菁洛,桐菁洛。

艾在,爱在 允亦幻 2085 2011-07-02 21:15:18

  当暧昧占据整个人的内心,无法让理智控制的时候,你会觉得所做的一切都是徒然,突然间就觉得自己的整个身心脑海装得全是那个人,而我这次愚昧地被这所谓的暧昧给奴隶了。

清晨,当我迷糊地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照得老高,我透过窗纱望着黄浦江波光粼粼的江面,在江那边的滨江大道是我与吴宾利相遇的地方,江这边的置地广场是我与他偶遇的初始,而现在我在这个充满他男人气息的屋子里迟迟不愿意醒来,难道,我真的爱上了他,吴宾立大叔!

这样想着,我使劲拉扯着自己的发企图让自己醒过来,却已经无可救药!我懒散地梳洗完毕,之后又懒散地下楼走出这个上海滩有名的酒楼,刚到大厅,一名服务员走来,递给我一个精致的礼品盒,并很有礼貌地说:“小姐,这是一个叫吴宾利的先生让我转交给你的。”我道了声谢谢接了过来。在出租车上的时候已经开始迫不及待地打开那个礼品盒,让我惊讶地是,那是“月之妃”钻戒,之前就被我拒绝过的那枚钻戒,望着这个贵重的礼物,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爱又如何,我无法找出理由让自己接受,毕竟他是有家室的男人,我这样做又能代表什么吗?代表我给自己安了一个“小三”的身份,这样想着,心不禁有些痛,又想起易薇儿,吴宾立的妻子,她待我一向如同亲姐妹而我却又在做什么事情呢?想着这些,我的心更加痛苦了。

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吴宾利却发来一条信息:“亲爱的,礼物收到了吗?对于我来说,已经太迟了!”

我没有回复,我跟没就不知道该怎样去回复,这让我很苦闷!

那一天夜里我没有去芙鼎云天上班,也没有给吴宾立留言,我习惯了逃避,当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就喜欢去逃避,或许是因为持久地没有安全感,让我失去了对任何事情的信心,即使是爱,真正的爱又如何,那么多的世俗,我还不是惧怕,不敢接受!

最后索性关了手机。其实,对于芙鼎芸天的工作,我去不去又如何,若说在吴宾立的手下做事,也只是他无条件地关心我罢了!

那就逃吧,先逃了这一夜再说!

我一个人悄悄地去了上海远郊的南汇一个叫滴水湖的地方,滴水湖意为“一滴水从天而降,汇入人间的东海。”只是觉得想安静下来才来到这个即使是上海本地人也不一定知道的地方。我漫步在刚刚开发的人工沙堤上,吹着舒舒软软的海风,心顿时静了很多。

我就这样一个人散着步,突然间一个熟悉的倩影映入我的眼帘,只看见那个女孩高挑的背影,一抹卷发在海风吹动下显然就是一道唯美的意境,即使有霓虹灯得照耀,天也显得黑旷。我慢慢得朝那个倩影走去。这个时候那个女孩转过身来,见到我的时候她也很吃惊!

是你!我们还能第2次遇见!她比我想象得还要豪爽!

是呀!再次遇见你真的很惊奇,也许这就叫缘分吧!

我跟那个女孩相约而笑,近处地看她,更添了一份甜美而不仅仅是女性的柔和美。

菁洛,桐菁洛!你呢,她靠在栏杆上跟我说话,我走进她也靠在了她旁边的位置。

艾在,我姓艾,我告诉她。你一个人在滴水湖吗?

是的,觉得这里很恬静远离世俗尘埃,当一个人累的时候,想寻一个地方慰藉的时候,无疑滴水湖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没想到就这样与菁洛第2次相遇了,那一次之后我真正地相信了“缘分”的真正涵义。我跟她没有选择逗留,就那样沿着沙滩一直朝前走着。

你有心事吗?她问我。

我没有直接告诉她而是问他,当一个大叔,一个结过婚的大叔爱上你的时候你会怎么选择?她很冷静地听着我所说的每字每句。不会像其他女孩那样大惊小怪,这也是我选择相信她的原因。

爱,其实没有对错,结婚了又如何,还不是相爱吗?并不是说结婚了就不准再爱别人了,也许他爱他的妻子然后再爱上别人,但是这一切都不是他的错,他也无可奈何,因为人的心永远是宽阔的,只能说明他跟他的妻子真的是要缘尽了,爱,真的很短暂,那样才显得真实,只是这种短暂又是那么漫长,因为感觉这个东西他不以时间度量!菁洛说完这些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似乎曾经有过很深的感触!我也深陷其中考量这这些话的真正涵义。

我们都只逃不过世俗,所以选择了逃避,就像现在的我一样不是逃到了这里吗?我默默地说着这些其实早在心里的话语。

但是当爱来了就大胆去爱吧,时间它不会让人等待一切,我们无法预知未来,因此我们先要珍惜现在。我望着我眼前的这个女孩,她青春的笑颜上掩盖不了痛苦的沧桑,只是这些也许只有懂她的人才知道!

半个小时候,一个开着奔驰SUV的车驶向我们,在附近停下来了,有一个男人从车上走下来朝我们走过来,那男人朝菁洛招了一下手,走进来一看是铭一,吴宾立的大学同学。

你跟我们一起回去吗?艾在。菁洛问我。

你们先走吧,我想再一个人静一静。

一起走吧,车上有一个你想见的人,铭一对我说,我不解地望着他。这个时候菁洛已经拉着我的手,我不得不跟她一块上了那辆车,菁洛坐在了前排副驾驶室,我拉开车后舱的门,进去坐下,车已经启动,照明灯微亮,这个时候我才看见我的旁边坐着一个人,是他,吴宾立。他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已经紧紧握着我的手,想牢牢地抓紧我别再让我走丢,别再让我落跑!

这时菁洛转过头朝我微笑着,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她做的,我也明白了她所说的那一席话,是的,爱又有什么错,结婚与否又如何,爱穿越在两个人的心里,它管不得那些世俗,它只知道爱就要大胆去爱,无所畏惧!

菁洛,谢谢你,桐菁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