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艾在,爱在

第52节 爱情,就是一场欺骗的游戏。

艾在,爱在 允亦幻 1438 2011-08-10 12:20:47

  我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女人,感情在目前也许真的不值得一提,但是身为女人我必须为肚中的孩子负责,他也是,他是孩子的父亲有义务定夺这个孩子的未来。

我直接去了他们家趁易薇儿也在的时候,反正现在大家都已经心知肚明,隐秘与否已经不再那么重要。诚然,易薇儿很冷漠,这个时候的吴宾立也与先前判若两人。

肚里的孩子已经三个月了,你决定怎么办?我开门见山地问吴宾立。

是谁的种你就去找谁呀?还没有等吴宾立开口,易薇儿早已经冒出这样的话。

我望着那个男人,这个时候他竟然如此冷漠,一副悠然的表情在旁边若无其事地打着游戏。我已经忍无可忍从他手中夺下游戏机对他说道,这个孩子到底怎么办?你很清楚是你的宝宝,你也发过誓我们一起共同抚养一个孩子,正当我愿意为你付出我的青春的时候,你却否认一切!我们之前的爱情又算什么!你怎么给我一个交待!

一个钟头过去了,他没有吭声。易薇儿在一旁悠闲地敷面膜,摆明样子想看我笑话。但是那一刻的我已经没有什么尊严可讲了,当一切都成了谎言,那么尊严又算什么?跟着谎言一起继续欺骗下去吗?我不要,不要那所谓的谎言!

你走吧,那一天我们已经分手了,以后你的一切与我无关!那一笔赡养费已经够你过完生活!以后不要再来纠缠我!至于你肚中的孩子根本不可能是我的,假如能有孩子我早就有了!

吴宾立甩出这样一句冷冰冰的话。

你连你自己的孩子都不要了吗?你竟然说出这样没有人性的话,这样侮辱我!

你走吧!以后不要来找我们。易薇儿开始下逐客令。

我知道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在这种残忍的欺骗中一切都结束了,我摸下肚子里的孩子不知道下一步该怎样去做?多希望这一切只是吴宾立跟我开的玩笑,他还是会像以前那样爱我!但是这一切只是我的妄想。

下一步该怎样做?艾在!我问自己,告诉自己要坚强。

打掉孩子吗?这样做真是残忍,我赶忙打消这个念头。

但是让他出生,他的未来又怎么办?我一个人无法保证他有一个幸福的未来。

对不起,宝宝。

这个时候泪水已经不自觉地落下来。

没有工作,没有归宿,没有未来,还有肚子里快接近4个月的宝宝,这一切,老天真的很爱跟我开玩笑。

不哭,艾在!要坚强!我擦干眼泪。

离开上海吧,这一次坚决离开!

去哪里?天涯海角都行,只要不是这里。

梦魇该结束了,上海这个太暧昧的城市只会让我伤悲。

第2天睡了一觉醒来之后,发现墙角前几个月前年的冷冻积雪也开始化了,滴嗒地落下串联成小水珠,我站起来接在手中却不小心全打翻了,我爱惜地翻开桌面滴有水珠的日记本准备拿在阳台上晒晒。里面的一张纸飘落下来,我拿起来看着,这个时候我的心又开始痛了,是那首诗,那个冬日雪夜吴宾立送我回家后我不经意间写的一首诗:《葬雪吟》

雪凝雪舞拂无涯,

冰檐滴碎岂无声?

碧枝齐蔑银树翠,

知谁又是一番蕊?

纵有梅香妍妖娆,

独睐纯颜诉沧田!

昨日丙寅壬戌日,

今朝辛卯丁又时。

前世雪静谧一旁,

来生蕊悄然几分;

蓦逅踏莎采雪人,

絮影纷飞掠几枝。

李亦可,藏几时?

藏几时?

独恋卿一枝!

独恋伊一枝?

又几时!

越了三月雪化尽,

君即又恋窗前月;

留得空枝槁木藤。

皆叹世事奈玩味,

只怨花香堪引蝶;

茫茫清邃天地处,

惟尔芬芳迷醉人。

奈如何,奈如何?

依是镜天雪零落,

岂伤水月冰绝骨!

奈何如,奈何如?

几时月,几时月!

昙花瞬时飘来去,

流星一逝归去来;

来年此时落荼蘼,

恋摩诃曼珠沙华!

念完最后一个字,我的心真的碎了,之前的诗歌如今都成了真,跟吴宾立在冬日雪夜的点点滴滴,那些幸福唯美都随着雪化而消逝得无影无踪,一切如昙花随影,流星一逝!

我们的爱终究是被埋葬了。

一抹悲哀的游戏,爱情倘若夹有欺骗,顿间就不值得一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