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艾在,爱在

第86节 一个陌生男孩

艾在,爱在 允亦幻 1671 2011-10-29 23:40:37

  人生在世有太多的无奈,但是倘若哪一天你发现原来最爱你的人却伤你最深,你会怎么做?是继续麻痹假装着幸福,还是放下去追逐另外一个不知道结局的梦?

这样的问题我没有想过,因为那一段时间我完全被幸福包围,整个世界里面全是“甜蜜”的代名词。

直到一个“陌生男孩”莫名其妙地闯入我的世界。

那日,亚和绯衣陪着我在徐家汇“港汇婚纱一条街”挑选婚纱。

这两个美艳的女人都看上一款百合缀肩玫瑰刺绣真丝裹胸婚纱礼服,说什么都让我去试试。

果然一穿出来,惊艳全场!

特别那几个正在陪着未婚妻试衣的男士眼珠子只瞪着我这个方向。

舞后,不愧为舞后,只要你到的地方,有哪一个男人不为你倾倒呢!亚又开始调侃我。

可惜呀,这妖精可是名花有主了,再过些天不知道多少个男人会哭!绯衣附和道。

白色虽为纯洁神圣,但话说这嫁二婚的女人穿上粉色婚纱才为合适!正当我们三人正打闹到一块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个高大帅气的男孩倒插这么一句。

这个帅哥可别要说这么晦气的话!亚走上前盯着这个男孩。

各位姐姐见谅了,我刚才这可是玩笑话,看这新娘子姐姐这么貌美,想搭讪几句,因此只得找这么个荤话当借口。

这还差不多,亚拍着那男孩的肩膀说,可是呢,姐姐这词叫得恰当,但记住我们可都是同龄人,亚说这句话时故意在那男孩面前拉低声音。

挑选了这么多婚纱,最后还是同店主把刚才的这个款式订下来。

那个男孩的事情我们全都抛弃到脑外,因为上海滩上这种无聊打趣的男孩比比皆是,谁又有闲情真正去理会。

在绯衣的提议下,我们三人又去淮海路那边的一个私人会馆做香薰护理。这一做好几个小时,不料上海这暮夏的天气竟然下起雷阵雨,亚在一旁埋怨着天气预报怎么也这么不省事。今天因为是逛街,绯衣也没开车来。

最后,我只有打电话叫吴宾立的私家司机小刘过来接我们。

送走她们俩后,我让小刘直接送我去苗圃路我自己的家。

开始有点想念吴宾立,无奈他今天去苏州那边的分店开会,虽不致远,但因为是“观光会议”也只能明日才回来。

就这样,这个下着雷阵雨的夜晚,我只有一个人孤单的在家。

还好逛了一天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莫名其妙的睡着了............

大概是半夜里,我听见房门打开,琢磨着大概是吴宾立,但是也深感奇怪他得明日才回来,我迷迷糊糊地想起床开灯却身体酥软怎么也起不来,因为是反射落地窗帘,屋里漆黑一片,我想说话,竟然头脑也昏昏迷迷的,见他爬上床来,我便又沉重地熟睡了......

那一夜竟然睡得如此沉重,第2天醒来的时候听着外面的声音依然在下雨,旁边已经没有了吴宾立的影子,我估计着他去了公司,因此,我又熟睡了。

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吴宾立在旁边。

他抱着我,宝贝,你是不是又睡懒觉了,都晚上了还不起床,看我刚从苏州回来给你带什么好东西了。

他说完这句话后马上去打开行李箱。

等等!我大叫着!

他丢开行李箱望着我,怎么了,亲爱的?

你昨晚不就回来了吗?怎么说是刚回来?

吴宾立马上过来摸下我的脑袋,亲爱的,你这是怎么了,我刚回来,这不是连公司都没去就赶回来看你了吗?

听他说完这句话,我整个身体瘫软在那里,昨晚竟然不是他,他明明睡在我的旁边!顿时,我的头上出了一头虚汗!之前在菁洛屋里那晚的境况今天再次上演!

不!不!不!我大叫道!

昨晚你明明回来了,睡在我的身旁,但事实是你刚回来,宾立,好恐怖,好恐怖,这个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告诉我!我大叫着,哭着,喊着,不知所措地惊慌着!

这个时候,我又看见了吴宾立很少出现的一种非常恐惧的眼神,那眼神像箭一样会瞬间把人射死!他也跟我一样瘫软在那里,面色恐惧!

告诉我,宾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请告诉我!我哀求着!

亲爱的,你发高烧了,昨晚是烧得糊涂了,你放心,什么事情都没有,宾立把我抖在怀里。

他的怀抱虽然温暖,但是他的眼神却没有减退,还是那么恶毒可怕,我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换做他哀求我,近似哭泣的哀求,宝贝,你要好好爱我,知道吗?我好怕失去你!

我脱开他的怀抱,刚才的恐惧遥遥不能结束......

昨晚的那个人是谁?

上次那个事件的人又是谁?

到底是为什么?

他们是同一个人吗?吴宾立一定隐瞒着什么?

又是一个无法入睡的夜晚,外面的雷声轰隆隆!我有种预感,我跟他--吴宾立又将来一场无法预见的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