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陌上枝头

那是一种隐痛

陌上枝头 风年年 920 2011-11-07 14:31:01

  半夜的时候莫关关开始发烧,前几天的那场病还没有好利索,晚上在兰桂坊里被泼了那么多酒,又着了冷,这会儿病的很厉害。

她一会儿梦到自己还跟莫小贝在一起,一会儿又被困在苏家的地下室,没多久她好像又来到齐铭和苏婉柔的订婚宴上,所有的人都指着她骂,她想还口,可什么都说不出来,她想走过去问问齐铭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前一刻他还在她的耳边说要好好爱她,下一刻就出现在苏婉柔的订婚宴上…她就站在他的前面,差一步的距离,就亲眼看到他吻了苏婉柔。

……

一会儿冷,一会儿热,莫关关已经烧得糊涂了,分不清哪是现实,哪是梦,就是觉得疼,很疼,疼的要死。迷迷糊糊中她又觉得自己不能出事,她看到顾悠在阴冷潮湿的监狱里等着她救。

她不能出事,不能出事……摸到手机,按下那11个键,电话接通,她说,“叶莫桑,救救我,救救我……”

手机的那头传来一个外国女人的声音,“ItisaChinesegirl,yeah,yeah,Igotit.”(是个中国女孩,好的,我明白了。)然后就是“咔”的一声,电话挂断了。

莫关关没有听到那个声音,没有听到那个让自己心安的声音,她固执的再拨,然后电话那头说已经关机了,她一遍一遍的拨,手机里那个机械的女声一遍一遍的说,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她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个时候她已经糊涂了,不记得了,当她再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在个单独的病房里,屋里就她一个人。

白色的阳光透过淡粉色的窗帘照进来,染上一种梦幻的色彩,轻飘飘的影子错落重叠,有些落在莫关关的身上。

她躺在病床上,看着输液管里的液体一点一点的进入到自己的身体,每一下,都觉得扎人的疼,她想把管子拔了,白色胶布的刚刚掀起一个角,又停下了动作。

是谁把她送进医院的?她只记得迷迷糊糊中拨了叶莫桑的号码,她想,应该是他把她送进医院的。

叶莫桑。她轻轻的念他的名,每一个字都化在唇间。

门开了,莫关关抬起头,却见一身西装革履的李斯爵走进来。她看着他,说不出什么感觉,失落,还有一些自己也不知道的情绪。

然后,又觉得庆幸,不是他也好。叶莫桑,她不该再打扰他,每个人都需要有新的开始,新的生活,那会儿她是病糊涂了,才给他打的电话。

“怎么样?还发烧吗?”李斯爵坐在旁边的沙发上问她。

莫关关收回思绪,看着他问道,“是你把我送进医院的?”声音弱弱的,带着生病后的沙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