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蝴蝶公主胭脂泪

遇到‘丑八怪’

蝴蝶公主胭脂泪 相思玉 2742 2011-04-13 23:10:32

  晌午,黛儿独坐庭前,手里把玩着暗暗发出墨绿色块要发黑的‘相思玉’。

“花子,花子,你在哪~”

“三皇子您不能进去…”

“你走开!”

善具推开侍女绕到屏风前面,走到纱幔前停下脚步,他一眼透过拂动的纱幔,可以看到她亦如白玉般完美的肌肤。

“是谁在外面?”

黛儿听到一阵匆忙的小碎步和稳健的步伐声,闻声看去,她对上他如虎的目光,他依然是一身精致的明黄,黑漆漆的发丝整齐的束在脑后,妖孽般的脸百看不厌。

“回韩王妃,是三皇子。”

“三皇子?”

黛儿突然发现他和‘他’截然不同,一个冷若冰霜,另一个则颠倒众生,‘他’的身影在眼前一闪而过时,她的心不由得骤停了一下。

粉色的纱幔随风飘舞,善具透过空隙,隐约看到一双水柔柔的大眼睛。

善具扯开纱幔,视线一直停留在她手上的‘相思玉’,大韩王朝的镇国之宝,二哥果然是送给了他未来的妻子。

善具眼里的闪过的一丝不安她尽收眼底。

“你是?啊,让我钻···”话到嘴边,她赶紧捂住嘴,看了一下他的眼色。

“李善具!”他有些不耐烦的张望四周。

“这是内苑,你怎么可以~”黛儿正想说些什么才发现他的注意力并不在她身上。

在金国,早传大韩王朝有三位皇子,大皇子李均勤政爱民,二皇子也就是韩王李善均举止风流,倜傥不羁,三皇子李善具阴冷漠然,桀骜不驯,果不其然。

她只在大婚当日,在大殿上偷偷向坐席上扫了一眼,他如火炬的目光正好与她相撞~

“喵喵~喵喵~”

角落里,传来一阵猫叫声,他耳朵直的竖起,快步走过她面前,抱起角落里一只黑白色的大肥猫,轻轻地抚摸着它光滑的皮毛。

“花子,你一定饿了吧,走咯!我们去吃点东西!”

善具抱着他的“花子”走到一旁的茶几,撩起长袍坐在贵妃椅子上,无视黛儿的存在。

“喵喵~”

“哦~哦~花子饿坏了吧?看你以后还乱跑!”

说着,善具从点心盘里拿起一块糕点,掰成一小块一小块的,他取来一块点心放入嘴里,待点心入口绵软之后吐出,托在手心喂给“花子”。

“啊~真恶心!你怎么?”黛儿犀利的尖叫引来善具的注意。

“什么?”他终于抬起头看了她一眼,不是看而是斜视。

“没什么~哪个,你慢慢吃哦~呵呵~”

“花子,既然着没人欢迎我们,我们走!”

“哎~这的脏东西怎么办?李善具!喂!”

他闯入她的寝宫就是为了他的‘花子’,黛儿本想叫住他可是他己经快步跨步出了门槛,看着茶几上的一片狼藉,她懊恼的直咬牙~

千凉山树木枝叶繁茂,一眼望去漫山遍野的芍药频繁盛开。

黛儿很小的时候就喜欢芍药,来到王府之后,无意间听到宫女在谈论韩王府的后山有一座叫山叫千凉山,正好得此机会,她便独自一人背着用竹编制的小竹篓,手里拿着一把小铁锄头,站在千凉山顶,她往前一步低头俯瞰,晕晃的有些心慌,悬崖边上的土层松动,不停地往下落~

一株含苞待放的芍药生长在微风中摇曳,黛儿小心翼翼地走到它面前,用小铁锄,从芍药根部左边的位置开始刨起。

突然就在意外在这时候发生了~~~

“啊--”平静而又人迹罕至的山顶一直回荡着她凄惨的叫声。

清月大殿殿外,下起淅淅沥沥的雨,四周都是雾蒙蒙的一片。

他戴着斗笠,披着蓑衣站在山脚下采摘芍药,无意间向林外瞅了一眼,在一堆杂草丛生中看到一丝鲜艳,他放下背篓,向外走去。

深夜,牟时,在独具一格、幽静典雅的雨花苑。

黛儿环抱身体蜷缩在角落,忽然发现自己的蝉翼羽衣变成了金丝羽衣,抓住衣襟,凄惨的大叫~~~

一个高大的身影靠了过来,黛儿下意识的扬手…

“啪”的发出清脆地响声,巴掌落在他美得极致的脸上,他无所适从,一脸愠怒的看着那张气急败坏的脸,好一顿气急。

啊哟~她的手和脚,这下,怎会如此疼痛~

侍女们看到刚才的一幕都纷纷‘扑通’跪倒在地上,深低着头,身子不由自主地在发抖。

“爷~”

“滚~~~”

“是,你你还有你们,还不快退下,快快快!”

侍立在一旁的公公还是第一次看到主子大发雷霆,大气都不敢喘的,往身后挥挥手,挤眉弄眼的对着身后的人使眼色,一群宫人慌乱不堪的碰撞着挤出门。

“你是谁啊?”

“本王的名讳岂是你这无名小卒可以知道的!”

“哼!你想说我还不听了呢,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个名字吗?”

黛儿白了他一眼,双手环保在胸,嘟着嘴角,扭头过一边去,不再看他。

总把王爷挂在嘴边,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王爷呢?

他一把扯下束缚在头上的羽丝纶巾,往前推了推,侧身躺下。

“你,哎哎,男女授受不亲,你不可以过来。”

面对他的强势,黛儿只能小心的瞥了一眼,没想到男子也可以拥有比女人还要柔顺的青丝,那么的整齐。

“你过去一半。”

“这是本王的床,不赶你下去床已经是本王仁慈了。”

“如果知道这是你的床第,我还不睡了呢,啊呸!”

黛儿张牙舞爪的对着他的脸比划,脑海中忽然想到了些什么,瞟了他一眼,慢慢地轻挪到他身后,使出吃奶的劲儿狠狠踹出一脚,他哼都不哼一声就下去了。

“该死的!”均善看着黛儿嚣张的嘴角脸,咬牙切齿的恨着,如若她不是女子,他一不会饶过她!

“你想做什么?打人吗?来人!”黛儿难以置信的瞪了他一眼。

“对于满脸疤痕的丑八怪,本王才没兴趣!”

均善嘴角上扬时的弧度有所改变,多了一道艳红,用手背擦了擦,目光冷峻。

“什么?你说我是丑八怪!哎!你!”

她如花似玉的美貌竟然被他说成是丑八怪怎么可能!

等等!他方才说道:满脸是疤!难道她真是破相了…

黛儿顿时摸上自己的下巴,摸到凹凸不平的脸颊时,心咯噔一下~

他说的是真的!

“啊~~~”

黛儿尖叫着,眼前一黑,失去知觉。

手下的侍卫骑着黑色马匹飞奔而至,所到之处,尘土飞扬——

“韩王殿下,是时候出发了。”

均善脉脉注视着大韩王朝,掉转马头,抓住缰绳驾驭着‘烈焰赤马’疾奔。

她醒来,已经找不到他的踪影,就连一个仆人都找不到,他们还真是神秘,走了都不留下踪迹。

她走出苑外,从花袖里掏出一个短小的玉萧,花瓣一样的薄唇贴上玉箫上的小圆孔。

一时,‘呜呜’的声音从萧中传出,从高空中引来一只灰白色羽毛的飞鸽停留在她肩头,她撕下衣服一角系在飞鸽子的脚环上。

……

不久,陪嫁侍女清儿带着一对人马出现在她面前。

“公主啊,听说就在你失踪的这段时间,韩王又接到边关急报~”

清儿看到黛儿由红色变成黑色的脸,后面的话不再敢说下去。

“韩王去了南疆!你怎么早不说!”

“公主你也没有问我啊!”

“你还顶嘴。”

黛儿说着便向清儿假装举起手,做出打人的架势。

清儿立刻低身,抱着脑袋,连忙说“不敢!”

“他怎么可以一走了之?我们还没有见面。”

黛儿手里拿着绣到一半的芍药丝绢听言,锋利的针何时扎破玉指也毫无知觉,金蝴蝶发簪撞到床帘被碰掉下来,她垂直的乌黑的秀发散落,发丝凌乱不堪。

“啊--”

黛儿一路跑着,看着他在飞扬的尘土中远去的背影,她心被撕成碎片。

他这一带兵出征,生死未卜,她没有机会了,她真的没有机会了,他要是战死沙场,那她岂不要守寡一辈子!不可以!

金幽我恨死你了!

她再也忍不住,晶莹的泪珠忍不住‘吧嗒吧嗒’直往下掉,泣不成声。

均善骑着‘烈焰赤马’奔驰好一会儿,感觉到胸口跳的好厉害,仍旧没有回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