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蝴蝶公主胭脂泪

均善和黛儿初遇

蝴蝶公主胭脂泪 相思玉 2448 2011-04-11 10:43:53

  大韩王朝十年,宫阳城,百姓安居乐业,一片繁华景象。

金国东城湖畔,一棵盛开的樱花树下偶然出现一道‘金色’的身影,她娇美的倾城国色落入大韩王朝的韩王李均善眼帘。

他外表冷峻,与生俱来的高贵的气质,咄咄逼人,他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貂皮马靴,马靴上粘了些黄颜色的黏土。

金国公主金黛儿一袭嫣红的拖尾裙摆,香肩裸露在外,后背肌肤如雪,几缕发丝贴在脸颊,胭脂红的蝉翼羽衣随风飘扬,打着赤脚的脚下遍地都是粉色的樱花花瓣~

“皇兄。”

黛儿穿上自己亲手绣制的浅紫色霓裳羽衣,提着一篮刚采摘的新鲜荔枝,兴高采烈地小跑到金国的金銮大殿,见到皇兄正专心致志的批阅奏章,她只找来皇兄的贴身宫女把新鲜的荔枝献上之后,一个人躲在不起眼的角落,偷偷的往金銮大殿里偷瞄上几眼,心中暗暗自喜,想象着皇兄咬下荔枝肉的那一刻幸福面庞。

“出去,朕不想见到这些东西!”

一篮的新鲜荔枝就这么被金幽一把摔在地上,他似乎是受了很大的刺激,像一只张牙舞爪的老虎,像要吃人。

金幽看着地上散落的荔枝,想起黛儿那的清莹的面孔,内心纵然有千言万语也是哑巴吃黄连有口难言。

黛儿看着金幽皇兄一脸怒气的模样,她捂着嘴扭头就跑,心像被沸水灼伤,揪心热辣的痛。

日落,气韵山脚下,金幽听见一阵均匀的呼吸声,这声音是从那不远处的灌木丛中发出来的。

“皇兄,黛儿究竟做错了什么,皇兄为何要这样对待黛儿,黛儿做错了么?”

他走近一看,竟然是有人用灌木丛做掩护,在一旁挖了个能容纳一个人的小坑。

黛儿耳边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感觉脚步声离自己的耳朵靠的很近,她欲要睁开眼睛看来人是谁,眼皮实在是提不起来,又沉沉睡去。

他停住脚步,看到转过身的女子的倾城侧脸,吃惊的发现侧身蜷缩躺在坑里的人竟是黛儿,她微闭的唇一张一合,好像要呼吸困难,眉头展现几道浅浅的痕迹。

他心知黛儿的良苦用心,如今是无论如何他也不能维护了。

黛儿所在的狭窄空间得到释放一般,她仰起脖子左右挪动,殊不知她轻巧的身体猛然间被人抱起。

缓缓流动的冰泉水的流着,‘滴答,滴答’,的水珠汇聚在一起,形成一条小溪向浴池中央流淌~

她浑然不知,还迷迷糊糊的发出‘嗯嗯’慵懒的声音,身后之人把头低的非常低,都不敢抬头,差点撞到面前的大树,幸好有宫人及时阻止,才能幸免于难。

“噗通!”她修长挺拔的身体弯曲像一条‘美人鱼’,瞬间,他抱着她放下,脚尖与地面接触,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被他抛到水里,连连呛了好几口水。

彻骨的寒冷传遍全身,麻痹所有神经,促使她不停在水中打扑。

“啊~救命~救我~”

“皇兄不会让你死的!”

金幽向黛儿伸手,她撇过脸,当是什么也没有看见,自行从浴池边爬上来,浴池边的石块都是用大理石堆砌,就差一点爬上来了,不曾想爬到一半,脚下站不稳,一脚踏空,脚底打滑,整个人往后倒去落水,后背拍打水面,只感觉骨头都不是自己的了。

不一会儿,黛儿自己来到杏树树底,盘腿坐在地上,挽起的裙摆一处露出一片雪白,一手拧着湿漉漉的裙摆,还不停地用一只手捂着嘴在打饱嗝,发丝乱七八糟打搅在一起,怎么理也理不顺,扯的头皮发麻。

“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我只是想你清醒一下。”

“我不要你管,哎哟!”几个成熟的杏不偏不倚就在这个时候掉落下来,砸在她的香肩和脑袋,黛儿痛苦的抱头懊恼。

“哈哈。”

“呜呜,黛儿讨厌皇兄!”

金幽宽厚的大掌按住她扭动的后脑勺,低下头靠近黛儿的脸,不由分说,她早已失去挣扎的机会,只有任他宰割,一滴一滴的鲜红血滴从他嘴角溢出,他眼睛也不眨,看着她睁着明亮的大眼睛,胸口不仅起伏,还心跳加速。

“黛儿。”

“没有皇兄这样的,我们不是亲兄妹,不是的···”

“乒乒乓乓”的声音不约而同的从三个方向传来。

满地的陶瓷碎片被她们三个摔得稀巴烂,震耳欲聋的声音,让人不得不赶紧捂上耳朵。

“黛儿不嫁!不嫁!不嫁!”

皇宫内苑,身穿大红大紫宫衣的宫人一字排开,侍立在大殿左右,手里托着一个个玉盘,玉盘里盛着各式各样、琳琅满目的奇珍异宝,数不胜数。可惜,这里的一切,经黛儿之手毁于一旦。

“黛儿,在‘大韩’(大韩王朝)使节面前,休得无礼!”

“哈哈~我无礼,皇兄这是在教训黛儿的不是吗?”

“黛儿,你以前不会这么蛮横无礼的。”

“皇兄为了一己之私,断送黛儿的幸福,你没有资格教训我,你没有!”

“黛儿,这是父皇和母后临终前的遗愿,皇兄不可违抗。”

“说到底,皇兄还是要把黛儿推出去,我不听,不听。”

她捂着耳朵一直摇晃着脑袋,竭斯底里的痛哭,金幽站在一旁欲想阻止,黛儿下意识的躲开。

深夜,‘大韩’宫阳湖畔与金国东城湖畔交界,一大片茂密的丛林里传来清脆的虫鸣鸟叫声,黛儿躲入‘夜香桶里蒙混过关,偷偷从皇宫溜出来。

来到湖边,她轻轻踮起脚尖,挽起拖尾裙摆,嫩白的脚接触水,便是一阵冰凉~~~

“谁?”男子冷淡的声音从大石后面传来,吓得她一惊一乍的无处闪躲。

“殿下,殿下!”黑暗中,一群宫女提着灯笼朝这边四处张望。

不远处,宫女们提着的灯笼散发出斑斑点点的微光~

均善本打算在此打盹片刻,这下,看来是不可能的了。

她脑海里闪过一丝彷徨,转头回过身,不好!她的脸顿时花容失色~

“嘘——”眼前突然窜出来的黑影猛地捂住她嘴,她重心失去平衡倒在他怀里去…

“你——”黛儿眨着明媚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从他身上隐约的嗅到一股沁人心脾的芳香,让她一刻也没法呼吸,心扑通扑通直跳。

“嘘,别出声!”

均善宽厚的手掌捂着她柔软的唇,隐隐感觉到一丝湿润留在手心,他低头看着她在黑暗中瑟瑟发抖的娇弱身体。

“你!来人~~~”

黛儿乘机挣脱他禁锢的手,话未脱口而出,他手便再次捂上她的嘴,一时难以呼吸。

“你~~~”他手腕传来一阵又一阵的痛楚~

他只听到她“呜呜呜呜…”的抽泣声,心中疑惑到她是因为害怕而哭泣。

她想到平日里对她宠爱有加的皇兄,现如今为了他的江山,愿意舍弃她一生的幸福,心疼的痛到骨子里,委屈的泪水顺着眼角往下流。

他手轻挪到她的颈项后面,轻轻一点,她的脑袋一歪,人就倒在他雄厚的胸膛之中。

他看着她熟睡,似曾相识~

霎时,他俊美的脸上绽放出前所未有的迷人笑容。

均善施展轻功,找到附近的客栈把她轻放在铺满香花的床上,转身一跃上了屋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