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蝴蝶公主胭脂泪

均善的妹妹均绣

蝴蝶公主胭脂泪 相思玉 1215 2011-04-29 00:08:42

  “啊~~~清儿~~~清儿,快,快,快抓住它,快,哎唷——”

均绣正捧着胭脂水粉和布匹从店铺里走出来,不知从哪窜出来一只雪白的大狗,迎面向她扑来,她惊吓过度,忙把手中的胭脂水粉和布匹胡乱的往外抛~~~

黛儿与清儿一行人追赶一只雪白的狗儿,一面追赶还一面大喊大叫,兴师动众的。

雪白的狗儿在一处包子铺面前‘嗷嗷嗷’的大叫,吓坏卖包子的妇人直往桌子底下躲。

“乖乖,不要乱动,姐姐来啦~”

她眼睛一动也不动地盯着眼前雪白的狗儿,像一只虾米一般弓着很低身子。

均绣只能一点一点的卷起掉在地上散开来的布匹,她心疼的看了看洒了一地的胭脂水粉,抱着整理好的布匹,起身。

“狗儿,站住!”黛儿上前一把搂住狗儿,不曾想,狗儿一个的机灵疾跑,她来不及扑向前去——

“啊~~~”

不料,她一头撞上正准备起身的均绣,两个人狠狠的跌了一跤。

黛儿从狗儿身上拔下来的雪白绒毛好像天女散花一般飘飘洒洒,散落在她们周围。

“我雪白的羽毛,不是,是狗儿的毛.”黛儿哭丧着一张脸,看着远跑的狗儿,双手趴在地上,身下还压着一个人,痛苦不堪。

“好疼,好疼~~~”

均绣被她压在身下,手掌不小心按在地上,尖锐的石子划破了手掌心。

黛儿捧着狗儿雪白的羽毛,啼哭着从眼角微微挤出一滴泪。

路上行人误以为下‘雪’纷纷仰起头仰望~

均绣上下打量着眼前满身雪白绒毛的女子,真可谓是沉鱼落雁,羞花闭月,好不惊艳,令人过目不忘~

“你没事吧?”说着,黛儿亲自搀扶坐在地上的若起身,她身上有着一种蛊惑人心的清香,清心淡雅。

“谢谢你,我没事。”

“我叫金黛儿,请教姑娘芳名?”

王兄的王妃好像也姓金,名黛儿,均绣心中的疑惑一晃而过~

“李均绣,叫我绣儿就好,以后,我可以叫你黛儿吗?”

“嗯。”黛儿会意的点头。

“李小…小姐让你受惊了…”若不是她把狗儿放出,她手就不会受伤,清儿面带愧色,谦虚的低下了头,扯着衣角,向黛儿投去求助的目光~

“等等!!”均绣的目光无意间扫视到黛儿腰间上的相思玉,眼前一亮!

清儿误以为她是在唤她,听得提心吊胆,浑身止不住的颤抖,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这相思玉是王兄的,听说他送给了金国公主他的王妃!”均绣的心‘咯噔’一下,呆呆的看着相思玉,黯然伤神。

黛儿与清儿一时愣住,她刚刚说了什么,她一句也没听进去,只记得她提到相思玉,王兄,那么她是大韩的四公主——李均绣!!!

“绣儿--”

这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音腾空响起~

“天色已晚,黛儿就先行告辞了。”黛儿躬身拘礼不让他看到她,匆忙的转过身。

“王兄你怎么这时候出现?”

均绣看着她离开又转回头看了看不远处的二皇兄,看向那只雪白的狗儿,不知如何是好?

“怎么?绣儿是说,本王多余,不该在这时候出现?”

“不是的,王兄,你误会了,绣儿不是那个意思。”

“你看何物这么入神?”

均善微微一笑,啪的关上手中的折扇。

“哦~没什么?”绣儿淡淡的回了一句,心不在焉。

均善失神,看着刚刚离去的背影甚是熟悉。

“咦,这就是胭脂玉吗?真漂亮!”

“这是胭脂玉。”

均绣的视线停留在均善的腰间,那枚晶莹剔透的红玉在日光的照耀,闪闪发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