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蝴蝶公主胭脂泪

艳遇

蝴蝶公主胭脂泪 相思玉 1401 2011-05-09 19:46:23

  荷塘映着月色,一池的美丽。

‘大韩’四公主均绣吹灭灯笼里的烛火,香烟袅袅…

均绣的眼珠子咕噜噜的转动,瞧着四下无人,她才大着胆子,蹑手蹑脚的迈着猫步,踏出门槛,心跳不止。

她踩到拖地的裙摆,一不小心,差点绊倒,及时捂住了嘴,险些叫出声,无声无息的提起裙摆,粉嫩的手小心的拍着胸口,暗自庆幸‘还好,还好。’

均绣探出小脑袋往里瞧,正和大殿所有的宫灯和烛火都已熄灭,黑压压一片,正是办事的大好时机…

她像做贼似的猫着身子,偷偷潜入大殿之中,左顾右盼,确定没人之后才大着胆子在柔软舒适的香床坐下来,慵懒的还滚了滚,床衫凌乱不堪。

喵喵喵~

一只黑猫越过窗台,从窗户跳了出去,碰到一花盆,花盆哐当一跌在地上,一地的碎瓷片。

均绣吓得心惊胆颤,猛地坐起身,跳了起来,钻到床底,不料,床底下灰尘太多,她不由得打了个喷嚏。

吱呀一声,正和大殿的大门突然打开了,只见一个明黄色的影子,晃晃悠悠的走了进来。

他看似喝醉,可他走起路来脚下生风,步伐稳健,整个人举止风流,倜傥不羁,不像是喝醉的样子。

为以防万一,她还是小心为妙,悄悄地从床底钻出来,侧身藏到金屏锡箔屏风后面,转身带来的一阵轻风,刮过轻纱,缓缓拂动。

他眼角的余光扫视着周围的一切,嘴角微微扬起,似笑非笑,只是看着都让人不寒而栗,更别说是与他对视了。

“是谁?”

他的声音凛冽,吓了她一大跳,也不知为何,从屏风后面瞥见他的第一眼,朦朦胧胧,自己竟然不知不觉的从中走出来,站在他面前,完全呆住,脉脉的与他对视中…

“是,是,是我!”

他站着靠在床第,冷酷如他,她第一次胆怯的不敢说话,唯唯诺诺的才把话脱出口,说完,额头和手心全冒出冷汗。

“你是谁?又是哪个宫的?”

他带着醉意不紧不慢的问着她,这宫里的人面对主子一般都称奴婢,她刚刚有自称自己为‘我’,看来她不是这的宫女,她有着倾国清新的天女面孔,穿着淡紫色的金丝缕衣,浑身上下无一处不妥。

他这次来大韩王朝是为了寻找东峻殿下回朝,势必有人虎视眈眈想要谋害,她不会是?希望不是,北赫然想着,还是让自己先冷静下来。

她看着他伸出比女人还要漂亮的手指尖轻佻的刮过她吸引人的下巴,她浑身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强忍着他的手指尖轻轻摩擦着她白皙的脸蛋,未曾有胭脂水粉掉落,他的眼里滑过一丝迷惑,假装不那么在意,以此来放松她对他警惕。

她一身浅紫色的宫装打扮,黑亮的大眼睛里透着如火的炙热,两个浅浅的小酒窝十分迷人,给可爱的面容徒增几分娇俏清新。

“哦,小的是是正和殿的绣儿!”

她看了他一眼后,急中生智的回了句,坚定了想法,打死也不能告诉他她是谁,那可是要闯大祸的。

“为何本王没见过你?”

北赫然摇了摇头,意识渐渐有些模糊。

“本公主岂是人人可以见的!”均绣揉搓手指,心有不满的小声嘀咕着。

“你说什么?”

“不是,我是说,嗯,奴婢是方公公派来伺候您的。”

她低着头,柔声细语的回答他,手和脚也不安分的抖动,瞎编乱造了一番,先迷惑了他再说。

“哦,那你站过来替我锤锤肩。”

方公公?大韩王朝的王可没给他安排什么方公公,呵呵~

均绣磨磨蹭蹭得向他靠近,有意的避开距离。她只是出来找吃的,没想到自讨苦吃,唉~

他不禁抿唇想笑,想也没想的就倒在软玉温香里,她机灵的躲开,没想到他伺机又靠向他。

“哎你你你你!!!!!”

“你你要对本王负责!”

“什么?要本…哎你别睡着啊~喂!”

均绣欲说还休,他身上的酒气浓重,她难受的撇开头,好不容易把他推开,岂料,他鬼使神差的又靠过来,任凭她使劲力气,无论如何也推不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