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蝴蝶公主胭脂泪

背道而驰

蝴蝶公主胭脂泪 相思玉 1217 2011-04-25 22:36:34

  温暖如春,酷热如夏和收获如秋,他们携手一起离开这儿隐蔽,只有寒冷如冬,她带着厚厚的‘棉袄’包住荒凉的大地…

“韩王殿下,属下打听到王妃???”

贴身侍卫附耳贴来,小声的述说,均善手背在身面,沉默着不说话,脸上依旧凛若冰霜。

“此事不可宣扬,你下去吧!”

“是,属下遵命。”

金国皇帝在大韩王朝的私人府第,窗明几洁,窗外兰花含苞待放。

黛儿优雅地端起一杯热茶,轻抿了一口。

清儿接过她手中的茶杯,放在茶几上。

“黛儿,黛儿~~~”金幽风尘仆仆地从门外走进来,把手藏在背后。

“皇兄你回来了。”

“你看这是什么?”

“噢~是竹筒饭!!”黛儿翩然一笑,蓦地抱住金幽,欢呼雀跃着,跳着,蹦着,忘乎所以。

金幽英俊的脸上含着浓浓的笑,拂袖拍了拍身上厚厚的积雪,不停地对着手心呵气。

“公子,请用茶!”

清儿递上一杯热茶送到皇上手中,冬日里的阳光照在脸上,粉面桃花。

清儿看着金幽的深黑的瞳孔竟然有些迷失…

大韩王朝南云城城外,白雪皑皑,寒气逼人。

均善凛然自若的在站风雪中,手执贵妃竹芍药折扇,护卫紧跟其后。

刹那间,白衣女子手一直抓住枯藤,冻的厉害,雪白的裙衫随风飘舞,脸上露出俏皮的笑容,手突然打滑身子慢慢往下掉???

他一个人走上前去,慢慢地接住她的身子,怀抱她站立,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手上的折扇掉落在地也浑然不知。

“小淘气!!!”

“王兄!嘻嘻~~~~”

均绣瞅了一眼二皇兄他不温不热的脸色,看得她浑身发抖,不安地拍了拍胸口舒气。

青灰色的帐篷外,大雪纷飞。

清儿撑伞站在一旁为黛儿遮雪,她站在大雪中,翘首期盼这人来人往的人群中会有他的英勇的身影,眼中有剪不断,理还乱的源源离愁,望眼欲穿。

她眼前白茫茫的一片,看不清晰,雪花飘飘洒洒的飘到脸上,覆盖在青丝上,身体感到彻骨的寒冷。

不一会儿。

“公主我们走吧!”

“等等!”黛儿挥手示意清儿停下。

黛儿忽然加快了脚步,在一处雪堆前驻足,她蹲下身,只见雪坑埋着一段璎珞,双手刨开积雪,捧在手心,摊开手掌,玉手忍不住簌簌发抖。

看到折扇的那一刻,心为之一惊,目光呆滞,这贵妃竹芍药折扇很是眼熟,好像在李均善的御书房里见过,难道是…

他一时走的匆忙未来得及多想,隐约感觉到些许的不适。

韩王宫——

他跨下马,欲换下行装,胸襟微敞,他浑身上下摸了个遍。

恍然大悟,心想,定是落在那个地方了…

“王兄你要去哪?”

“绣儿,一定等王兄回来!”

他心中纵然有数不清的千头万缕,一跃跳上“烈焰”赤马的马背,策马扬鞭飞快地疾奔。

她失落的转过身,眼睛里从未有过的绝望。

黛儿丢了魂似的一直往前走,殊不知越走越远与他背道而驰…

身后一片金灿灿的枯黄的落叶,再也找不到‘她’初时的妩媚动人。

一道亮丽的身影出现在天香楼上,推开窗户,寒风袭面,向刀刮一样,她远远地看着那堆雪人黯然失神。

均善盘腿坐在天香楼屋顶,看着天上皎洁的明月,眼眸暗沉,端起酒杯仰头喝尽。

“唉~”

黛儿关上窗户轻轻地叹息一声~

“唉~借酒浇愁,愁更愁啊~”

均善哀叹一声,轻放下酒杯,从屋顶上纵身像飞燕般巧妙的着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