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蝴蝶公主胭脂泪

十指相扣

蝴蝶公主胭脂泪 相思玉 1245 2011-05-24 22:01:15

  “黛儿,你为何要离开本王啊!”

我离开他的日子,让他钻心的痛死了一回。

金国胭脂谷

美男子低沉的哀求道,眨着眼睛,忽闪忽闪,看着挺可怜兮兮的。

“娘子~”

“哼,谁是你娘子啊!”

我从腰间抽出牛皮做的水袋,拔开嘴壶,小心的撩起面纱,啜一小口。

蒙着面纱的我,冷哼一声,瞟了他一眼,别过脸去。

“娘子--”这次,他故意把说话的声音拉的很长,就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

可是过了许久,我不为所动,我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他看在眼里,脸上淡淡地露出一些笑容。

“娘子--”

他又轻唤一声,他曾遇刺腹部受伤的地方疼的难受。

我感觉他的声音有些有气无力,误以为他要使什么诡计,也不理会,只顾埋头整理包袱,备了一些干粮,弄好之后还拍了拍胀鼓鼓的包袱,大功告成,得意洋洋。

“李均善!”

我伏在他的胸口,感觉得到他身体的温度渐渐地变得的很凉,不由得紧紧地抱住他。

“黛儿别怕!”

“你怎么了,快点起来,你怎么可以…”

我摇晃着他的身体,哭的已经泣不成声,害怕的手和脚都在不停地发抖。

一阵沉重的脚步声靠近,我才开始抬起头来,看清楚他的模样。

“皇兄?”

他一身的灰色丝绸羽衣,青丝整齐的往后梳,由一根黑色的发带系着,浑身散发出雍荣华贵的气质。

“他来这之前,受了重伤。”

“皇兄你怎么知晓均善他受了伤”

他手中拿着一把明幌幌的佩剑,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脉脉的眼神似乎要把她当水一样看着透明,立定脚,站在她跟前,一动不动。

不对!皇兄这般残忍嗜血的眼神她在他眼里从未看到过,不好!

我撑开手一把挡在均善身前。

“皇兄”

“为什么?”

他咬牙愤愤地说道,握紧手中的佩剑,刺在胸前的伤口痛彻心菲。

他缓慢的半蹲下身子,伸出修长白皙的手,簌簌发抖地抚摸她光滑的脸蛋。

我看着他靠近自己,她吓的脸色苍白,双手撑在地上,托住身子往后挪,眼睛里充满了恐惧,紧张地盯着他看,不住的摇头。

“不要,皇兄不要。”

他深爱的人的模样深印在他的脑海里,刻在他的骨子里,揉碎在他的心里,融化在他的血液里…

一滴晶莹的水珠顺着他的眼角往下流

“朕说过,没有人可以伤害你,更没有人可以从朕身边夺走你,要不然,朕会让他比死还难受。”

“不要,皇兄不要伤害均善,因为,他是我最爱的人,不要···”

金幽捏住我迷人的下巴,喃喃自语:“为什么每次你走过朕身边都会让朕无法呼吸?”他不再看她,而是默默地闭上眼,侧过脸。

我推开他禁锢自己下巴的指,强硬的扭过头,轻轻地握住均善的手,紧紧地十指相扣。

如果可以,她愿意一辈子就这样握住他给了她温暖的手。

“来人。”

他大手一挥,背后隐蔽着的蒙面黑衣人立马出现在他们面前,低下头躬身跪拜。

“把他给我带走。”

“属下遵命。”

作势,我刚要护住昏迷中的均善,不料,眼前一黑,一下便失去了知觉。

金幽抱起我,径直地走进夏日门,穿过百合巷。

一阵风吹来,他和她的发都被风吹的凌乱,他迎风继续往前走,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冻得发紫的脸,不愿错过属于她的每个瞬间。

“哎哎,你们听说了吗?”

“公主是蝴蝶的化身!”

“难道鸳鸯玉的那个传说是真的?”

几个穿着粉色碎花裙的女子,遮遮掩掩的,围拢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