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蝴蝶公主胭脂泪

迷人可爱的女子

蝴蝶公主胭脂泪 相思玉 2723 2011-06-18 21:17:05

  这是什么鬼地方?

他只记得她跑上他的马车离开西南王府,后来,无从所知。

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那笨重的铁木箱子推开,一下子用了那么多的力气,有些喘不过气,便一屁股坐在箱的边缘,手上支撑的力度一下减少。

突然,铁木箱盖往下沉,刮掉我头顶上的珍珠凤簪,差那么一点就砸中了我的脑袋,幸好老天保佑,让我化险为夷。

“什么人?”上官浩野耳朵动了动,声音好像是从幕布后面传来的,他把狼毫放在笔架上,轻轻地合上奏折,想要走过去一探究竟。

“喵喵喵~”我机灵的学着猫咪的叫声,娓娓动听。

“哦,原来是只猫啊!”上官浩野听到猫的叫声,只是自己大惊小怪。

正打算离开这的时候,忽然眼前一亮…

狂风暴雨呼啸而过,他高举着锋利的宝剑挥舞,碎花破叶夹杂着雨水凋零…

“啊~~”北赫然飞奔下马,猛的拖住双腿跪倒在地,嘴角溢出血丝。

此时的他肤色略显苍白,手上缠绕着带血的白布,身上名贵的衣料看不出原有的模样,已经撕毁成一根根的布条带着淡淡的血迹,他看上去就像是一只战败的公鸡,没有了他的自尊和骄傲,失去我他什么都不是。

“东峻殿下,西南王打了胜仗,此时正在宫殿外守候。”

张公公提心吊胆的跪在地上,时不时地抬头瞄一眼东峻殿下脸色的转变,他一不小心对上“他”冷酷的容颜,身子不由得一激灵,手和脚都在不停地哆嗦。

“朕倒要看看他能撑多久,就让他在外等着。”

上官浩野,极度烦躁地翻着书页“哗哗~”作响,顿时耐心全无。

檀木香已经烧去一大半,微风袭来,一截檀木香灰飘的满石桌都是。

上官浩野悠闲的品尝着紫砂杯里刚刚泡好的极品铁观音,茶色浓郁幽香,冒着白白的雾气。

他全神贯注地看着躺在手心里的发簪,脑海中不停地闪现着她清秀美丽的面孔,这个,好像就是从她发髻上掉下来的?他稍不留神,茶杯倾斜,茶水全部淋到了他到膝盖,一直往下…

“咳,咳~”东峻国的第三的美男,子豪用手捂住嘴,假装咳嗽了好几下,上官浩野方才反应过来,佯装淡笑置之。他终日过着闲云野鹤般的生活,子豪难得踏入皇宫,定是为了赫然负伤之事,他怎会不知。

“殿下,西南王前几日上战场杀敌负伤,经受不起再重的责罚。”

我在大铁箱里呆了整整一天,肚子早里空空如也,饥饿难耐,眼睛就快要见到天上的星星了,脑袋已经饿得发昏。

“修枝娘娘,不可以寻死啊娘娘!”从屏风后面往里看,看见一位身穿华丽的轻容纱绿裙,婀娜多姿,美貌如花的女子,正被几个穿花衣的宫女拉着。

她哭哭涕涕,寻死觅活的扯着三尺白绫,任凭身边的宫女如何劝阻都无济于事。

“赫然哥哥不喜欢我我活着做什么?不如死了算了,呜呜~不活了,啊~”她才把话说完,不知道是谁在她后面推了一把,她一不小心连滚带摔的扑向屏风,往前摔倒…

“娘娘~”宫女太监们一群人看到贵妃娘娘摔倒,护主心切,恨不得受伤的人是自己,一个个推搡,歇嘶底里的叫着那个叫修枝的娘娘,好像喊魂一般,凄惨的声音听得令人毛骨悚然。

“是谁啊,快给本宫滚出来!”她的河东狮吼般的声音十分令人振撼,以至于屏风前关在笼子里的“八哥”惊吓得直接撞击鸟笼,晕过去。

它身上飘下来的羽毛,不偏不巧的就落在修枝乱的像鸡窝一般的头顶。

“哈哈,你看看你的模样,哈哈,你们看看!”我忍俊不禁,站在她们背后,一下子爆笑开来,捂着肚子笑的东倒西歪。

“要不是本公主,你早就下地狱见鬼去了。”我一从箱子里出来便撞上这一幕。

“你,你,你,岂有此理,来人把她给本宫抓起来,听候处置,哼!”

几个躲在修枝身后的宫女站了出来,一把架起我,四脚朝天。

“哎~哎~,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们放开我,放开!”

“大事不好了修枝娘娘,西南,西南~”修枝贴身的小宫女急匆匆地从门外跑进来,却被我无意中伸出的美腿绊个正着,她就打了个跟头,偏巧滚到修枝面前。

“什么大事不好了,说说,西南怎么了呀?”我悠然自得地从贵妃椅上走下来,微微地往外舒了口气,站住脚,在一盆景前停下脚步。

“呜呜~娘娘~”

“你,你哭丧吗?啊~”

修枝听着她呜呜的哭声,恼火地往回看,没想到荷花跌倒的时候嘴和脸都刮到地面,皮肤划破流好多血。

“娘娘,是西南王,听说,他在长心殿一跪就是一宿,娘娘…”

荷花也顾不得嘴和脸上的伤痛,她豁出去了。

“你怎么不早说!”

“修枝娘娘您不能去!”

“为什么本宫不能去?”

“因为你是贵妃娘娘啊!”我抢先一步替那个叫荷花的宫女回答那个雪妃,饶有兴味地看着那对可笑的主仆二人,没想到那可恶的北赫然也会有倾心的追随者,真意想不到,我掰开一个香蕉,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你…”修枝欲说还休,忽然才注意到她,她有着一双的水灵灵的眼睛,长的不但标致而且精巧的五官,她也算得上是国色天香了。

“不好!!”上官浩野恍然大悟一般,急匆匆地回到宫殿打开那个笨重的铁箱,只看到一些花花绿绿的布匹,其他一无所有,让他大失所望,难道,她真的走了吗,这是皇宫,她怎么离开。

子时刚过——

不知为何,偌大的宫殿就剩我一人逍遥自在。

我渐渐有了睡意,便躲到银片镶嵌的屏风后面的大床上倒头就睡,不一会儿,从后面传来打鼾的声音~

清晨,一颗胖嘟嘟的露珠压弯了嫩绿的柳叶,哧溜一下圆滚滚的往下溜,溜到了另一片的叶子上,跳起活泼欢快的“蛇形”舞。

“奴婢见过子豪公子。”

“免礼,贵妃娘娘呢?”

“娘娘她天还没亮就出去了,奴婢不知。”

“哎,你怎么可以睡我的床,快点给我滚下来!”修枝嘟着草莓般诱人的小嘴,一把冲上前去,揪住我上衣领是领子往后拉,害得我差点喘不过气。

我和她两人来来回回,你推我搡当中,打得不可开交,摇摇晃晃地站不稳,身体的重心失去平衡,双双往后前趴去…

“本公子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好戏?”

他一脚踏入这独秀阁,满屋子里都飘散着一股百里香草燃烧后的气味,淡淡的,格外吸引人。

这下,终于有人好好治治她了,因是宰相千金他又与东峻殿下是儿时玩伴,所以后宫之中也没人敢欺负他那心爱的妹妹,这她,他的脸上不由得浮动着彩霞般的微笑。

“哥哥!”修枝没想到哥哥子豪会来,一脸的错愕。

子豪沿着散落有香草灰的地方一路向上看去…

我打着的赤脚,脚背上粘满了灰色的粉末,脚底板

只是…我为何会在修枝的宫中,况且还穿着一身化丽的宫装,光彩夺目。

他一时沉伦在这微妙气氛中难以自拔~,十九年来他是第一次对一个女人一见倾心。

“有其妹必有其兄,你也好不到哪去。”我撇着嘴,闭着眼把头扭到一边,背对着他看也不看一眼。

子豪白雪般冰凉的脸上没有一丝的不悦,反而挂着灿烂的笑容,光彩照人。

“既然子豪有做的不好之处,还请姑娘赐教一番。”

他向前走了一步,便必恭必敬的躬着身子,拱手欲向我施礼。

我侧着耳朵一听,周围一片寂静。

不曾想…他竟谦卑的向她行礼,我想也没想的就伸出手挡在他前面。

“姑娘这是为何。”

“我金黛儿收回刚才我说过的话。”

“舍妹有对不起姑娘的地方,我子豪向你道歉,希望姑娘大人不记小人过。

“那不是你的错,大不了,我不计较就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