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蝴蝶公主胭脂泪

雪地里的梅花

蝴蝶公主胭脂泪 相思玉 1513 2011-10-06 15:39:50

  北赫然面无表情地盯着上我的眼睛看了许久,再看着我一点点把手里的烤地瓜吃完。

从茶楼出来我走在前面,他跟在我后面,他手里提着一个沉甸甸的包袱。

他抬眼看向瞬息万变的蔚蓝天空······

不一会儿,密布的乌云替代了美丽云彩的位置。

忽然,天空中闪过一道亮光,‘轰隆隆’的打雷声震耳欲聋,豆大的雨点打在脸上,冰冰凉的。

我微耸着双肩,孤立的身影站在雨中瑟瑟发抖,这样的情形如同她在宫中一个人被人欺负的时候凄凉的感觉,看着小贩匆忙收拾东西各奔东西,我措手不及,不知如何是好,只能任凭冰凉的雨水打到身上直至全身湿透~~雨水和泪水模糊双眼。

北赫然站在雨中听着我嘤嘤的哭泣声,他迟缓的挪开早已僵硬的脚步,把包袱绑在身上,打了个结实的结,然后从我后面绕到我跟前。

我眼前雾蒙蒙的一片,看不清楚,只是微感觉到脑袋不再有雨水流下来。

我漫不经心的抬头一看,嘴角有些抽搐——上官浩野

只见他背后背着一个包袱,他正在摘下他头顶上的大斗笠给她戴上,他伟岸的身躯挡在我身前为她遮风避雨,衣服为此变得湿漉漉的。

“因为我是你的妃子了,所以你才会这样对我?”

我略带哭腔的对着他的脸说,我第一次相信这世上还仅存有一丝丝的温暖···

“这是本王唯一能为你做到的。”

他说的唯一,是真的吗?他就像是清晨的一缕阳光,总能照亮人的内心,可是在我想抓住它的时候,阳光却穿过我手心,我什么也抓不到···

我有些沮丧的低着头,他说的话我听得仔仔细细一字不漏的把它装在心底。

雨水顺着他像珍珠粉般打磨得细腻的脸上流下,深遂的眼睛里带着一丝疲惫,他忽然靠近我半弯下腰一把把我往肩膀上放,轻而易举把我给扛了起来。

我一时撞上他绑在后背的包袱,撞得头脑晕眩,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几度呼吸困难。

他扛着我不知走了多久才找到一处茅草屋落脚。屋外还在下着大雨,屋里燃烧的柴火烧得正旺,温暖延伸到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暖洋洋的。

“咕咕~”

我的肚子不合时宜地叫起来…

我羞愧地转过脸去不敢看他,脸色在火光的照映下愈加滚烫红火。

“给,吃吧~”北赫然伸出黑乎乎的手掌心,掌心躺着一个黑色的球,脸上带着细微而喜悦的微笑。

“这是什么?黑乎乎的,一定不怎么好吃!”

“这是地瓜,放在包袱里被你的脑袋撞坏了。”

“那也是你···都怪你!”

我说归说,可还是从他手里抓来一个,想也没想的就要掰开,岂料……

“噢,好烫好烫~”我把黑球从手里往前丢,不慎丢到了火堆里,火花四溅~~~~~

“小心,这很危险!”

一颗火星飞到了我秀丽的裙子上冒出一股黑烟~~~~~~~

“呵呵~”

“你笑什么?”

“黛儿你的脸···”

“什么?”

“这儿有黑东西。”

北赫然伸出一只黑乎乎的手指,轻轻地在我漂亮的鼻尖上刮了一下,他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对着我扬起嘴角似笑非笑地笑了起来~~~~~~

“你竟然敢怒戏弄我,你你死定了!!”

我看着他那非比寻常的脸一脸怪异,迟疑了一下,才发现的端倪,瞪着一双老虎那么大的眼睛,龇牙咧嘴的朝他丢东西,木棍稻草的什么都有。

“住手住手,你!”

“你又想骗我还想干什么?”

我隐约嗅到一股东西烧焦了的气味,他找了好久才看到一股黑烟从公主的裙摆上冒出来,他靠上去想要阻止,谁在我自己先走到他面前,一脚踢倒他晾在树枝上的衣服,一个人绊了一跤,摔倒之前还拽住他一起···

“我···”

我像蚊子般细小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你···可不可以···那个,我”

此时,我柔软的香体重量全部压在他身上,我一动也不能动,只能艰难的从他怀中把自己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抽出来,难以控制自己的呼吸,只好偷偷地把脸转到一边。

“哦好···”

我第一次这么魂不守舍,刚刚,我身上好像有一股吸引人的气质,深深地把他吸引,让他就此僵硬,心像冰块一样裂掉,过一会儿心又像是会开花一样,开出一朵一朵的小花,就像就像是雪地里的梅花——梅花香自苦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