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蝴蝶公主胭脂泪

心为你而碎

蝴蝶公主胭脂泪 相思玉 1322 2011-12-09 19:10:41

  如果你想要一个人囚禁,就请先把她的心留在你那。

他有多久没有到过这玫瑰园,他也记不清楚了。

深秋了,这些花朵都枯萎凋谢了,芳香也跟着消失了,还有那一道道她存在过的痕迹。

他在花丛中找到那把她用过的金剪刀,看着看着,有层水雾模糊眼睛了。

没有想过的分别,距离如此遥远,黛儿,你到底在哪?你既然住进了我的心里,为何还要狠心的躲藏到我看不见你的位置,你好狠的心啊。

乓啷~

桌上的饭菜酒壶被他拂袖推倒在地,跪在地上的宫人一个也不敢抬起头。

“球球~我的球球~”

一个娇小的身影忽然出现在大殿之中,所有人屏住了呼吸,一点声音都不敢出。

“皇叔,皇叔,皇叔。”

小东西圆嘟嘟的小身子一只小脚勾上门槛,乌漆漆的小鞋子掉下去,他个子太矮拿不到,小身子挂在门槛上面,晃啊晃的,稚嫩的小手还不停的在半空中挥舞。

“小家伙,来皇叔抱抱。”

他看到他像小花猫的摸样,心中的阴霾烟消云散,几个月来,脸上终于出现他久违的太阳光般温暖的笑容。

“球球。”

“真不知好歹,皇叔都抱抱了,还想球球。”

他改掉严肃的口吻,也用温柔的声音回他,谁知他小手沾着黏糊糊的东西,往他精致的脸上就是一拍,脏东西全贴在脸上,睁不开眼。

所有人都呆若木鸡的站在那看着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

“哈哈哈~”

没有传来他的呵斥声,而是他突然猖狂的大笑,没有人知道,那张被弄脏的脸的下面,有着怎样的不堪。

他看着他来时的方向,一眼看到躺在地上黏糊糊的‘尸体’,一切尽在不言中,他想更用力的抱紧小家伙,丢下一大群宫人,扬长而去。

黛儿,是我让你心碎了。

北赫然,你知道吗?我失足落下猎人的陷阱,被毒蛇咬伤,是他舍命救醒昏迷中的我,为了保住我的名誉,阴差阳错成为他的王子妃。

墨黑端起茶杯,掀开茶盖,只见茶气氤氲,浓郁茶香扑鼻而来。他对着茶杯吹开茶雾,看着澄清的茶水,喝下一口。滚烫的茶水顺着喉咙往下流,沁人心脾。顺手放下茶杯在一侧的大理石桌上,缓慢地闭上双眼,一股内力提到丹田遇到另一股强有力的气息相互冲击,直冲心口他不由得吐血~

如果有来生,请你一定要找到我,找我...

许多年后,东峻国国君北赫然在一次狩猎中,在深山老林中迷路,饥渴疲惫,走到一处长满芸草的小山丘,当他快要失去知觉的时候,才发现那是一座衣冠冢,衣冠冢上有一枚闪闪发光的绿的发黑的玉坠~~~~~~

我一个站在梧桐树树荫下远望,手里拿着一卷诗书站在原地,微微一笑。

‘嗖’~的一声,一支带孔雀翎的羽箭在她眼前飞过,我怵在那发呆,被吓了一大跳,书卷也从手心滑下掉在了地上。

一道熟悉的身影像抽象画一般在眼前浮现,她赶紧追出去。

“请问,你是在找我吗?”他忽然停止脚下优美的动作,伸出一只光滑白净的手在七月眼前晃了晃。

我‘炙热’的视线在他出现的那一刻就从未移动。

“赫然~”

赫然很快脱掉肩上的坎肩,友好的向我伸出手,垫步上前,一把抓住我带点冰冷的手,拥我入怀。

“黛儿。”北赫然激动的说不清话语,扶住我双肩的手不停地在颤抖。

“给你!”

他从背后拿出一个用丝绸包装的木盒放到我面前,一脸的紧张和期待,在这之前,他手心出了好多汗水。

“是什么?”

“你打开不就知道了。”

“不会是什么陷阱吧?”她迟疑的看着北赫然,带着忐忑不安的心,鼓足勇气打开了木盒,眼前一亮…

“啊,是相思玉,呵呵~”

“嗯,我把胭脂玉和相思玉都找回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