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蝴蝶公主胭脂泪

陷入绝望

蝴蝶公主胭脂泪 相思玉 1170 2012-02-16 22:09:25

  我漂亮的美甲摁在手心,坐在礁石上右手托住冻红的脚,从怀里拿出丝绢,一个一个仔细地把脚丫擦干净。

一只手扯裙摆,一只手往上拽了一下自己的包袱,靠近海岸的地方,在一颗硕果累累的大椰子树下,哪里正堆着一个大大的雪人。

那个雪人看上去很大,不知道堆积雪人的人铲了多少的雪才能堆积而成,在雪人的身上还不时冒出闪亮的光。

走近堆着的大雪人,拿起一看,是一块绿的发黑的石头由一根细小的银链穿起来的玉坠。

“哗啦哗啦~~~”

水流声从屋内传出来,随即有人走到屏风后面,里面的人抱着肚子走出来。

是墨黑!

“我回来了!”

我的声音在宽敞的大厅响起,看着屋子里空荡荡的一切,内心激不起波澜,沉默着脱下绣花鞋,仰头倒在柔软的香床,慵懒的在伸着懒腰,就着床打滚。

“你去了哪里,我看到鞋上沾了好多沙,还有,呀,你看,你坐的床上全都是沙子!”

“墨黑你抱着个肚子,怎么了?”

“午时好像是吃坏了肚子,疼的不能动。”

“看你的样子好像很难受,我替你出去买药。”

“天色已晚,明日再,啊~。”

墨黑的肚子不断有疼痛感袭来,他还是忍不住呻吟一声。

“知道了,我尽快赶回来。”

我很快换上一套男装,高挑的身材很适合这个装扮,黑色斗笠随意往肩膀上一搭,尽显熊气。

北赫然回来以后就感觉到一股寒意一直在身体里流窜,他鼻子一酸,非常不舒服的打了个喷嚏,右手搭在门把上,正准备带门离开,上官浩野一下子叫住他。

“皇兄这是要去何地?”

“浩野,为兄告辞。”

“我们一起。”

“不必,为兄去去就回。”

“甚好。”

在北赫然还没走出宫殿之前,远远的就看到一个身影在朝他张开双臂,墨香她娇小的身子拦去他的去路。

“该死!”

“北赫然!!”

当他骑着骏马飞快地从她身边飞驰而过,她伸出细长的美腿对着马肚子踢过去,一脚落空,墨香公主歇斯底里的哭喊出声~

“呜呜~北赫然,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墨香公主咬牙切齿的脱下一只绣花鞋,使上吃奶的力气,朝着骏马消失的方向,狠狠地丢过去。

“嘎~~~”

奇迹一般,刚刚才跑过去的黑色马匹的马蹄落在她跪坐的地方,差点就踩到她,身后马蹄印的痕迹留下很长的一串。

墨香公主见到一双无花纹狼皮鞋的主人,他正伸脚脚尖点地,他很洒脱的下马。

他没有出声,她一把冲到他跟前,一把抱住他,扯着他大衣的领子就拼命的拉扯,拉扯了很久,她知道自己没有了力气,软软地趴在他胸膛,手抵在嘴边,泪水涟涟,湿透他的衣衫,感觉非常冰凉。

许久,他才开口说出一句话。

“公主现在又是做什么?在求人吗?”

“浑~~~”

话还没有脱口而出,她扬起的手就被姜生扼制住,停留在半空中,很无力,又没有办法下手,内心仿佛有刀子在刮,都流血了。

“放手!”

“你确定?”

她咬着下嘴唇,要多用力有多用力的握紧拳头,忍住没有继续往下掉眼泪。

“就这一次。”

姜生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说话的语气也强势而没有温度,他还带着皮手套的手一把拉开她抱在腰间的手。转身,心里一片空白,没有一丝不舍,也感觉不到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