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蝴蝶公主胭脂泪

逼不得已的

蝴蝶公主胭脂泪 相思玉 1206 2011-12-12 19:16:29

  我手背上传来暖暖的气流,像一股电流传递到身上。

低下头一看,木盒里竟然会是一只毛绒的小狗,它浑身雪白,它正拖着胖嘟嘟的大肚子可怜兮兮地往我怀里蹭。

“哎哟,小东西,好痒,呵呵~”

我抱起它,发现有一根彩带缠在它脖子上,解下摊开,上面整齐的写着--金黛儿,你喜欢本王吗!

“这都是什么?”

我抬头,早已经看不见它的踪影,掏出匕首看着自己的“杰作”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午后,一场大雨不期而至。

殿外的窗户蒙上了白白的一层雾。

北赫然伏在书桌上睡觉,听到“轰隆”的打雷声便没有了睡意。

他看向茶几上的刺绣,前面的位置空荡荡的,他心里像悬在空中的飞鸟,七上八下。

他正从大殿走出来的时候,天空不作美,正好下磅礴大雨,他和大臣们走到拐角,看见一只脏兮兮的小狗。

“殿下这小狗脏兮兮的,会把您衣服弄脏的。”

“不碍事,雨好像小了,我们走吧。”公公还是很担心的看了一眼上官浩野之后,才转过身去一同离开。

暗黄灯笼下,他看到一位女子撑着一把黄花布伞,一晃一晃的走着、跳着、旋转着,直到撞上他的胸口,他们的距离足够让她聆听到他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你回来了。”

“哦,你回来了。”他双手环抱在胸前,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转身,砰的一声关上房门,留下我一个人在外面吹冷风。

他靠在门后面,悬着的一颗心尘埃落地,忽然张狂的笑了起来。

我关上雨伞,转身也回了房间,不过…脑袋一下子撞在了门板上,这才想起来,那家伙把门关起来了。

数个月后。

金黛儿,我恨你,为什么?为什么是他?为什么?浩野看着墨黑派人送来的丝带,骨子里的伤心绝望,他愤怒的把怀里的东西摔到地上里,东西摔了出去,他靠着墙身子滑到地上。

我走出冷月殿之后在柳亭等着墨黑,没想等了很久还不见他出现,路上遇到宫人一打听才知道他今日外出未归。

“北赫然!”我的手一直在发抖,在这个时候,怎么也打不开,突然,房门一下子打开,急忙推门而入。

啪嗒!“啊~~~”推门过急,一不小心,我脚下绊了一跤,手碰倒茶几上的茶杯,茶杯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碎裂响声。

小腿上突然传来一阵痛楚,低头一看,小腿处竟然被碎裂的茶杯瓷片划了一道,鲜血直流。

在距离小腿不远处,一块绿的发黑的玉安然不动躺在地上,沾在玉上的血在迹触目惊心。

这胭脂玉,还有那丝带,拿起玉和丝带,我眼睛不动的在看着,难道是‘他’?内心产生莫名的恐惧,赫然…

看着那发出冰寒光芒的玉,她的心脏好像被挖空了…

赫然牵着自己的宝马,慢悠悠的走到花园前停下脚步。

他四处看了一遍,确定不会有人发现之后,伸出粉白的食指和中指在膨松的泥土里扒拉几下,终于找到想要的东西。

一枚闪烁着银光的钥匙抛出,又安全的落回手心,他嘴角勾起,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

他轻轻地推开客栈门,打开窗户,他兴奋地就甩掉马鞭,迫不及待地踢掉脚上的一只鞋,另一只鞋还挂在他脚上也满不在乎,嘴里还不时吐出模糊的诗调~

“你们听说了吗?”

“你打听到什么了快说!”

“我打听到东峻国的西南王···!”

“这件事会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