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天使徒步来到尘世

第四章 上天入地

天使徒步来到尘世 梅香如故 2038 2008-07-28 08:52:05

  新来的导演是个中等个子的大男孩儿,如果冰儿不穿高跟鞋的话,他应该跟冰儿的个子差不多。据说是音乐学院舞蹈系毕业的高材生,扁圆的脸,脑后扎一个小辫子,一身前卫的牛仔服,最让冰儿忍受不了的,是他说话有点娘娘腔。

舞蹈队的演员们个个拿他跟在峰比,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在峰编排的舞蹈结构紧凑,动作舒展大气,思想性艺术性强,极富震撼力,可以说件件是精品。而孙导的作品相比之下,结构松散,动作拘谨,处处透着小家子气。演员们排练起来个个感觉别扭。在峰是个做事雷厉风行的人,排练场和舞台上他说一不二,对工作对艺术追求精益求精,从不打马虎眼。可出了排练厅,下了舞台,他就是大家的好哥儿们,好兄弟,跟大家一起吃喝玩乐,没有什么架子。新来的小孙导演可不是这样了,他从不跟大家一起谈笑,好像怕掉了他导演的派头一样。一副娘娘腔,却偏装着趾高气昂地把脸仰到天上去,用小燕子的话说,看着就让人恶心。

排练的第一天,他就把队长吴天给臭训一通。原因就是吴天早晨没点名。这要是在峰排练,点名的事全由队长一人说了算,队长想什么时候点名就点,不想点名就不点,在峰只负责排节目。

这天上午,孙导正在给演员们排一个群舞,只见他边看碟边教,半上午了才教了个开头。队员们一个个懒懒散散的。阿毛憋不住了,小声嘀咕了一句“扒个碟还这么费劲”。

没想到孙导的耳朵格外的灵敏,别人没听清,他却听得一清二楚。只见他把脸子一沉,双眼瞪得跟铜钱似的:

“你说谁扒碟?我这是借鉴你懂不懂!”

阿毛把嘴一撇,用鼻子哼了一声。

“哎,我说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觉得我教得不如你们以前的导演?”

阿毛来个句“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这更惹毛了孙导,他干脆把阿毛从队形中拎了出来,提着娘娘腔开训:

“你这是什么态度?你想找不自在是咋的,妈的我就不信这个邪了,让你们欺负住我就不当这个导演了!”

得,这一上午又被骂过去了。

几天来,孙导演把舞蹈队员们个个弄得是灰头土脸的。而队里的绝大多数人对这个新导演迟迟不能接受,他们时刻用在峰做尺子来衡量新导演的一举一动,这对孙导演来说更是火上浇油,也使他更加嫉恨那位从未谋面的大牌导演在峰。

冰儿本来也不是个多事的人,平时总是独来独往的惯了,对于新导演的好与赖对与错她不太在意。一段时间以后,孙导演感觉到了大家比较欺生,渐渐地开始转变的从前的打法,他开始从队员中培养几个心腹,没事给他打个小报告什么的,以利于让他掌控大局。冰儿一直是舞蹈队的台柱子,重要角色从来是非她莫属。这也让个别人看不惯,凭什么好事都是她冰儿的,不就是导演对她高看一眼吗?谁都知道在峰一直在追求冰儿,这在文工团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否则的话,团里许多男孩子早就要对冰儿下手了。只是他们谁也不敢跟导演做情敌。

孙导演还算有眼力,他发现冰儿在舞蹈方面的确有天赋,把你的概念跟她一交待她马上就能领会,跳起舞来全身心地投入,而且她的动作舒展大方,灵活轻巧,准确到位,从内到外透着美,她是用心在跳舞的人。孙导演马上把冰儿定为领舞。

可是,没想到冰儿这个领舞只练了一天就被孙导撤换了,而且没有说明是何原因。冰儿嘴上没说,心里很是不自在。小燕子不干了,她直截了当地问孙导演,为什么冰儿跳得好好的要把她换掉。孙导演用眼睛斜了小燕子一下:

“你算哪颗葱,换谁不换谁是我说了算,还要请示你吗?”

“你……简直不可理喻!”小燕子气得直咬牙。冰儿赶紧过来拉住小燕子:

“算了,谁跳不一样,我跳了这么多年了,也该换换人了。”冰儿本来是想给自己个台阶下,没想到这句话好像触到了孙导演的痛处,只见他用兰花指指着冰儿的鼻子说道:

“你跟谁示威呢?跳的年头多有什么了不起,今天我就不用你领舞,你爱找谁告找谁告去。”孙导一生气,扁圆的脸上五官更加揪在一起,丑极了。“哼,甭以为我不知道,原来的导演宠你不代表我也得宠你,你有什么可牛的,不就是获了个奖吗,也不打听打听,我孙福江是什么人,我吃你那一套。别想用原来的导演来压我,拿我跟他比,比得着吗?他再好,他走了,哼,我不好我来了,你要是有能耐,你也走哇,没人拦着你。”

“孙导演,您说什么呢?”

“装糊涂呢?不是你说原来的导演比我强一百倍吗?好啊,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和他到底谁比谁强!”

“我没有……”

“少在我跟前演戏,谁不知道你跟在峰眉来眼去搂搂抱抱的,这一招在我这儿不好使了,呸!”

冰儿被孙导演这一番话骂得狗血喷头,她不知自己招谁惹谁了,在新导演面前搬弄是非,这会儿她寒冰就是长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了。大家都过来劝阻导演,不劝还好,越劝他火气越大,干脆撒起沷来,一个大男人竟然娘们一样哭天抢地的。把他来到团里之后受到的冷遇和打击一股脑全算在了冰儿的身上,嘴里不时吐出几句不堪入耳的脏话来。

冰儿就这么傻呆呆地立在那里忍受着孙福江的无理取闹和恶毒的辱骂。她的大脑又开始产生空白,意识开始丧失,只看见孙导的嘴在动弹,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了。渐渐地,她支撑不住了,轰然瘫倒在地……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