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老婆,你别跑

老婆,你别跑

kuaileruyi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2-11-27上架
  • 114416

    已完结(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同舟共济

老婆,你别跑 kuaileruyi 2257 2012-03-27 09:50:19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穿透玻璃洒在丁冬身上,将她笼罩在一片金色的光芒之中,安静的睡颜显得越发柔和。

水博淼推开办公室门看到的就是这幅画面,他本来是叫丁冬为他整理谈判的资料的,可是此刻他却不想打破这份美好的宁静。突然,她“嘤咛”一声,似乎是这样睡得不舒服,只见她坐直起来,两眼模糊的望向他,以为她醒了,正准备说话,却见她又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好看的嘴角微微向上扬了扬,看来连续几日的工作把她累坏了,否则也不会睡得这么香。低头看看腕上的劳力士手表,四点半,时间还早,再让她睡会吧。

轻轻地坐到了墙角的沙发上,修长的双腿舒展开,他的视线越过丁冬落向窗外逐渐苏醒的城市,俊美的脸略显苍白,然,那双乌黑深邃的眼眸却光华四溢,使周遭的一切都失了颜色。

不管有没有“水家二公子”光环的笼罩,从小到大他一直过得风生水起。大学期间,不仅学业让别人望尘莫及,大二时还创办了自己的公司,且业绩斐然。

毕业后,爷爷水泽明让他接手家族企业,可他怎么会轻易让人“摆布”呢?于是便有了这五年之约,即五年内他可以随意折腾,因为‘“水淼”和家族企业“恒远”所涉及的领域是一样的,所以“恒远”会和他正常竞争,这期间如果“水淼”不幸被“毙”,他就得乖乖回到水泽明身边。

就如这次“水淼”所面临的危机,就很有阴谋的味道,然,他不是轻易能被打倒的人。五年之后,他三十岁,那时,他会让“水淼”和“恒远”比肩,那时,他会接手家族企业,那时,他会给刘倩一个温暖的家。

想到刘倩,那熠熠发光的双眸更是充满了坚定,而原本清冷的面容泛起了淡淡温柔。他们已有两个月没见面了吧!她,应该哭过好几回了,她,肯定要丢下画展赶回来!

“水总,您什么时候回来的?”丁冬醒来后发现水柏淼坐在沙发上等自己,讪讪地站了起来,“我怎么就睡着了?”完了,自己睡觉时打呼没,流口水没,赶紧悄悄地看向刚刚睡过的地方,还好还好,没有口水的痕迹,不用担心毁形象了。

“丁冬,给你半个小时整理资料,五点四十准时开会,今天上午美国商务代表团会来谈判。”水柏淼忽略她的小动作,简单吩咐着,站起来缓步踱到窗前,突然转身对丁冬璨然一笑“我们,要翻身了。”

丁冬心跳猛然加快,呆呆的望着他,他那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如墨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绝美的唇很少展开,却在此刻笑起来,仿佛黑夜里绚烂的极光,绚丽得令人惊叹。

下意识的转过头,暗自平复了情绪,才反应起他刚才说的话,于是激动地问“您说什么,美国商务代表团要来我们公司!您怎么做到的?!"

"还愣着做什么,赶快干活去。”市场部经理黄远帆推开门,修长健硕的身体斜倚着门,调侃道:"我们的设计师一会儿不会以这幅摸样见外商吧。”说完还指了指自己头上。丁冬微微挑眉,想到了自己为了固定头发而插在头上的铅笔,低头,一件不知道有多少褶皱的衬衣,一条蓝色牛仔裤,黄色平底鞋。再扭头看向他,只见他身穿浅蓝细格的衬衣,配上一条银灰西裤,简洁略带华美,又有几分说不出的性感。

“真是妖孽。”丁冬在心里腹诽一句,乖乖的干活去!

“你家老爷子要是知道你把商务代表团抢了过来会气吐血的。”黄远帆有些幸灾乐祸地看着水柏淼。

水柏淼扯了扯嘴角,淡淡说道“是他不遵守游戏规则在先,怨不得我。”他忘了,当初水泽明只说会正常竞争,而非“正当”竞争。

黄远帆咋舌,这祖孙俩,要往死整对方啊!

上午十点钟,丁冬穿着中规中矩的黑色套装盈盈地站在水柏淼身边,连同黄远帆和销售部的马天宇一起在公司门口等着代表团的大驾光临。丁冬一上午的弦都紧绷着,此刻更是如临大敌,整个掌心**一片。黄远帆和马天宇也好不到哪去,身子绷的笔直,紧紧盯着那边的车辆入口。倒是他们的头儿,气定神闲地如同没事一般。丁冬不由的心中感叹“果真有大将风范!”

十点一刻,美国商务代表团的车队还未现身,丁冬开始担心他们会不会来,眼角瞄了瞄身旁的水柏淼,只见他表情淡淡,薄削的嘴唇似有似无的向上挑着,只是微眯的眼睛挡住了大半的绚烂光华。他也着急了吧,毕竟这一次的洽谈关系着“水淼”的生死存亡。

正想着,只见入口处拐进一辆黑色宾利,后面紧跟着代表团的车队。呵呵,他们终于在千呼万唤中来了。

别看丁冬平时话少,在正经时刻却丝毫不掉链子,长达一个小时的参观,谈判,她淡定从容地充当翻译和解说,其用语之精准使代表团的成员很是满意。

最后他们对“水淼”的评价颇高,尤其是其带队William对他们赞不绝口,甚至还透漏出要永久合作的愿望,这让丁冬他们地松了一口气之余还大大的兴奋了一把,在那一长串轿车很有气势的列队离开后,都毫无形象的挪到一楼的休息室,瘫倒在沙发上并嚷嚷着要狠狠敲水柏淼一笔。

“好,你们说到哪里?”水柏淼修长挺拔的身影缓缓走进休息室,脸上挂着淡淡笑容,看着斜倒在沙发上的丁冬,墨黑的眸子里写着一许赞赏。

“对了,柏淼,”马天宇像是想起了什么,正色问道:“你究竟是怎么说服William改变主意的?”

“是啊是啊,我也挺奇怪呢。”黄远帆也望向水波秒,眼里净是迷惑。

“也没什么,我只是不小心透漏了我们和恒远的关系,也恰巧当着William的面接了一个老爷子的电话,然后他就知道了老爷子用商业间谍的事,再然后...你们就知道了。”漂亮的手端起桌上的咖啡随意晃着却不喝,好心情地说:“老爷子现在应该很忙。”

抬头,发现眼前三个人的表情足以用“目瞪口呆”来形容,更是对他们无辜一笑,“别这样看我。”

丁冬发现他今天特别爱笑,而他的笑容就像一个漩涡,能把周遭的一切都吸收进去,包括她的呼吸。慌乱的错开眼,下意识的逃避这突如其来的悸动,转眼间看到休息室外边的一抹靓丽的粉色身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