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老婆,你别跑

丁一寒(一)

老婆,你别跑 kuaileruyi 2366 2012-03-31 13:39:43

  夕阳还露着害羞而泛红的脸,天边的层层卷云也因了夕阳而泛着安详平和而又不免伤感的晚霞的光辉。丁冬缓慢地推着三轮车,尽管很累,但她因为卖掉了所有的花而高兴。肚子中的宝宝似乎也感受到了她的快乐,欢快的踢了她几下。丁冬停了下来,双手温柔的放在肚子上,眉宇间充满温柔。

那天她去医院查看时,被告知已有40多天的身孕。当时她差点晕了过去,在街上盲目地走了一天。那天她想了很多,童年的幸福,父亲为救她而死,母亲的坚强与艰难,哥哥的怨恨与疏远,母亲的病逝...突然间发现,她的亲人也许只有肚子里的它了,于是阴翳整天的心情豁然开朗,对,把它当做意外的礼物,留下!

第二天,她回到学校收拾行李,沐浴着众多鄙视和讥笑,昂首挺胸走出校园。

为了避开水柏淼她直接回到老家,先是寄居在哥哥家,尽管哥哥心存着些许怨恨但还算照顾。可是那嫂子却是冷嘲热讽、指桑骂槐。她不想破坏他们的和睦,于是便在邻村租了一间房子,平时卖一些花维持生计。

突然感到一阵肚疼,紧接着一股湿意从双腿间流出,丁冬暗叫不妙,双腿艰难地跪在地上支撑着身体,右手颤颤巍巍的掏出手机,“宝宝,你再坚持一会儿,妈妈这就给舅舅打电话,接呀......怎么不接,怎么不接呀!”丁冬带着哭音自言自语着。这时,只见一辆白色宝马从远处跑来,丁冬挥动着双手拼了命的大喊:“救命!救救我孩子!”

萧寒远远就看到了一个女子跪在地上,在朝他挥手,于是加大马力向她奔去。

“你怎么了?”飞快的下车。

“我...要生了。”丁冬脸色苍白,脸上布满细密的汗滴。

“最近的医院在哪里?”萧寒着急地喊问,迅速的抱起丁冬,她的体重相对于别的孕妇来说显得太轻,这让萧寒不由得皱眉。

“就在......前边,十多.....分钟。”说完,丁冬使劲咬住下唇,握成拳的双手感觉不到指甲进入掌心的疼痛。

萧寒透过后视镜看到丁冬的隐忍,知她是怕自己分神,心里不由升起几分欣赏,虽然没有这方面经验,但他从理论上知道疼痛的程度,“你坚持会儿,很快就到,如果疼就叫出来。”

丁冬点点头,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并努力的朝他笑了笑。萧寒有一瞬间的失神,但很快就凝聚心神,专心开车。而车子充分发挥了它的优良品质,四分钟后它平稳的驶进了小城的一家医院。

把丁冬送进产房并办理了各种手续,萧寒心想她生完孩子后会和家人取得联系,于是准备离开。就在这时,一个四十多岁的女医生从产房走了出来表情严肃的对萧寒说:“难产,你们转院吧。”

萧寒生气地问:“怎么不做手术?转院耽搁了怎么办?”

医生无辜的说,“我们医院没有设备,再说,听说你不是病人家属怎么签字。”

萧寒没有说话,跨步越过她向产房走去,女医生反射性的拉住他的胳膊,“你不能进产房的。”

“我是医生!”萧寒转身看向她,冷冷的问:“你想出人命吗?”

女医生没有任何让步,她冷声道:“我无法相信你!我要对病人负责。”看他也不过三十岁,能有多高超的医术。

本来微怒的眸子染上一丝暖意,他们也是负责任的,“我叫萧寒。”

萧寒!“医学界神祗”女医生迅速松开手,恭敬地说,“请进。”

产房内丁冬满头大汗,双眉紧紧皱着,头发胡乱地沾在苍白的脸上,本来已破的下唇又呈现出一片苍白的嫣红。

“护士准备助产!”萧寒换好衣服,冷静的吩咐道。

听到萧寒的声音她先是一愣,随后虚弱的说,“救我,和孩子。”语气中竟是满满的信任。

多年以后两个人在一起谈论初识的情景时,他还是震惊于她莫名的信任,而她着实也说不清理由,只是信任而已。

萧寒在戴手套的手顿了一下,随即清冷的声音响起:“别分神。”

半小时后。

“哇......哇....”强有力的男高音从萧寒手中的肉团传出,丁冬满足的看了一眼那个充满活力的粉红肉团,再也支撑不住,昏睡了过去......

丁冬是被哭声叫醒的,醒来时只见病房内亮着一盏微黄的灯,身侧的薄被里裹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婴儿,他紧握双拳,闭着双眼,用最大声的啼哭来彰显自己的饥饿。

“孩子大概饿了,你快喂奶吧。”查房的护士说。

“哦,好。”丁冬在护士的帮助下小心翼翼地抱起了婴儿,可显然她的初乳满足不了孩子的需求,用力的吸允几下后,他选择放弃,哇哇大哭起来。丁冬心里着急,她为孩子备的奶粉还在家里,而且现在身上也没几个钱......该如何开口向这个护士借钱?

正愁着,一道好听且清亮的男性嗓音响起,“小家伙儿,你又饿了。”抬眼望去,一个欣长的身影在浅黄的光晕中走近,他漆黑的眸子闪烁着温暖的光,白晰细腻的脸更笼罩着一层祥和的光泽,让人忍不住想起抚摸在自己头上母亲温柔的手,让人忍不住想靠近。他身穿浅蓝色休闲套装,带着这样一副表情,整个人竟如神祗一般。

丁冬和护士不由张大了嘴。

他微笑着打开床头的柜子,从里面拿出了奶粉和奶瓶,驾轻就熟地调水温,看刻度,倒奶粉,整个动作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看的丁冬和查房的护士再次惊呆。

把奶瓶递给丁冬,他温和一笑说:“以前在非洲给难民带过孩子。”岂止是带孩子,他的接生技术也是在那里练就的,当时随行救援的医生不够,作为医疗分队队长的他便练就了一身本领。

丁冬回过神,感激的朝他笑笑,接过奶瓶轻柔的放到儿子嘴里,抿唇微笑,眼神氤氲荡然。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房内温馨弥漫。

“萧医生,能......能不能给我签个名?”看到孩子睡着了,查房护士微微低头,红着脸羞赧的说。

“好啊。签哪?”他依旧笑着,温暖如春。

“就签到这里吧。”她脱下自己的白大褂,指着心口的位置小声说说。

丁冬抽气,这也未免太......那啥了吧。

萧寒早已习惯了这种场面,大笔一挥,潇洒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含笑看着那个护士捧着“至宝”愉悦离去。

自从一年前桑榆《医学界神祗》的文章发表后,他清净的生活从此一去不返,不断有人送鲜花、各种小点心、索要签名和照片......甚至有一次一名女大学生拦住他的车只为让他在她的胳膊上签名,说是要去做刺青,被他拒绝后就躺地不起,要么给签名,要么从身上压过去,他讶然,从没想过自己的名字値一条人命,于是欣然的奉上大名。

昨天有事,今天补上!

亲们!发个慈悲,留个言吧!!!

耀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