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老婆,你别跑

袭人

老婆,你别跑 kuaileruyi 2560 2012-04-02 09:27:49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丁一寒已经四岁。

“一寒,我们去看看太爷爷来了没?我们下午就要走了。”温柔悦耳的声音响起,丁冬走近正在给金桔树浇水的儿子,蹲下身子在他脸上轻轻一吻,笑着说,“我们还没跟他说再见呢。”

“妈妈,我们要去哪?”丁一寒停下手中的动作,抱着水壶问。

“去找萧寒舅舅呀,一寒不是最喜欢和萧寒舅舅玩吗?”

“金桔树也和我们一起去吗?”歪头看看心爱的树,只见它枝叶繁茂,树形优美,而且已经开花,花色玉白,香气远溢。

“当然了,它是咱们的宝贝呢。”他真的把它照顾得很好,浇水时会小心翼翼地绕过每一朵花,还会经常在金桔周围洒水。

“那太爷爷呢?”

“太爷爷有很多事情要忙,不能跟我们去。”温柔地解释道,他还不懂“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的道理。

“可是,那样他就吃不上金桔了。”再看看那盆金桔,他答应过冬天要和太爷爷一起分享金桔的。

“冬天我们可以给他送来呀!”真好!她的儿子懂得遵守约定了。

“恩,到时候给他拿多多的。”丁一寒使劲的点点头,为解决一个问题而高兴。

“走吧,看看太爷爷来没呢。”丁冬领着儿子向外面走去。

丁一寒口中的太爷爷是他们一年前认识的,那时丁冬正在店里陪丁一寒装赛车,一个大约七十多岁的老人走了进来,开始只是默默打量着丁一寒,后来随便买了一捧满天星就走了。

丁冬虽觉得诧异但也没怎么在意,再后来丁冬发现他总到隔壁店里下棋,后来她也会跟他杀一两局,于是一来二往便熟识了,没想到丁一寒和这个老人很投缘,竟成了“忘年交。”

“爷爷,您早就来了?”一进店门,就看到老人已喝上了茶。她本来叫他老伯的可是老人十分不满,说年龄比她爸爸大很多,于是她便改称爷爷。

“丫头,你先坐。一寒过来,今天太爷爷给你讲一个故事。”看到一寒,透着睿智的双眼立刻变得笑眯眯的。一寒也没说什么,乖乖的依偎在他身旁,认真听他讲着说了很多遍的故事。

丁冬托腮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位老人,他脸色红润,精神矍铄,脸上虽有些浅浅的皱纹,但仍掩盖不住与生俱来的英气。说话时底气十足,真不像个七十多岁的人,他年轻时一定很帅,丁冬暗暗想着。

“丫头,想啥呢?”笑眯眯的看着丁冬。

“我在想爷爷年轻时一定很帅。”丁冬调皮一笑,“一定迷倒不少女孩子吧。”

“那是,当时我......”

“丁冬,萧医生来了!”店主王爷爷推门进来,后面紧跟着满脸笑容的萧寒。

“舅舅!”丁一寒兴奋地跑进萧寒怀里,用寒式问候法在他的脸上亲满了口水。

“想舅舅没?”萧寒毫不吝啬的回馈了一个大啵。

“想了。”丁一寒诚实的回答道。

“我们现在就要走吗?”丁冬无奈的摇头,真拿这两个人没办法,每次见面都搞得满脸口水。

“恩,桑榆等着咱们呢。”抱起丁一寒,礼貌地对屋内的两个老人微笑,又看向丁冬,她把波浪卷的长发随意地挽在脑后露出较小白皙的脸庞,一袭淡蓝色雪纺长裙,整个人显得纯真而妩媚,声调不又变得柔和:“她迫不及待得想看看一寒。”

“怎么,要走?”老人惊讶的问丁冬。

“你不知道?前几天不就说打算要去市里吗?”王爷爷不解的看向老人,他和丁冬母子相处的时间比他这个邻居还要长啊。

“是的爷爷,我们就是来和您告别的。”丁冬微微笑着,其实她还挺舍不得这里。

“太爷爷,我冬天会来给您送金桔的。”丁一寒郑重的承诺到。

“好,太爷爷一定等着你。”老人笑着答应着,心里却有些舍不得这对母子。

桑榆远远站在“袭人”门口仰头心满意足的欣赏着自己的杰作,本来她想把它叫做“花缘居”的,可是觉得太普通不够吸引人,“袭人”虽看着比较冷,可仔细一回味不就是朵朵花香阵阵袭人吗?

看看表估摸着萧寒他们快要到了,桑榆回到店内冲了一壶菊花茶放到店前的一张桌子上面,自己则坐在桌子右边的小秋千上听着屋内留声机播放的音乐轻轻荡着。她让人在花店外面做了一个塑钢棚,放了四张桌子,每张桌子的两边都是两个花藤缠绕着的秋千,这样遮阳,避雨,赏花,喝茶,挣钱,一举多得真是妙不可言。正美着,看到熟悉的白色宝马缓缓驶来,桑榆心跳加速,嘴角不自觉地向上弯了一个很大的弧度,她跳下秋千快步迎了上去。

一幢欧式风格的房子前,丁冬被一楼房顶上巨大的招牌吸引着久久不能回神,只见暗紫色的屋顶上绘着两个化羽成仙的仙子,手中洒落的花瓣渐渐汇成两个字“袭人”,画与字都呈白色,好生夺目。

“妈妈,为什么房顶上的阿姨长着羽毛腿?”显然,丁一寒也被这幅画吸引住了。

羽毛腿?丁冬不由自主的笑了,“儿子,这是仙女。”

“仙女是什么东西?”好奇宝宝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继续发问。

“呵呵呵,”这回连萧寒都忍不住了,“下车问你桑榆姐姐吧。”说完看向正向他们走来的桑榆,眼里流泻出震撼。

虽然桑榆的名字对丁冬来说并不陌生,但是却从没有见过面,所以她忍不住仔细打量起向自己走来的她。她穿着一件白色T恤,下身一条浅蓝牛仔裤,略显中性得短发在阳光下散发着炫目的光泽,清爽不施脂粉的脸上带着阳光般的笑容,黝黑的眼睛里有着海洋般深不见底的感情。

“跟你很配!”她对他的感情很明显,丁冬侧目,认真地说道。

“我把她当妹妹。”声音骤然变冷。

“快下车吧,我准备了菊花茶。”帅气的笑容伴着清脆的声音在眼前放大。

“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桑榆,桑榆,这是丁冬,这个小帅哥儿就是丁一寒。”萧寒下车时,先把丁一寒的宝贝抱在怀里。

“桑榆姐姐好。”丁一寒大声喊道。

桑榆的脸顿时垮了下来,“我没那么小吧,一寒叫阿姨。”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一块德芙巧克力。某小孩的双眼顿时变亮,脆生生的喊了声:“阿姨。”

“真棒!”伸手揉揉丁一寒的头顶,直起腰对丁冬笑着说:“先喝杯茶,然后看看我设计的店,不知你会不会满意。”丁冬,萧寒日日念夜夜盼的人,就这样带着淡定的笑容站在她面前,横在她与他之间。

“光看这招牌就够让我惊叹的了,桑榆,不进装潢业是世界的损失!”仰望着招牌,她感叹道,期待一会儿会是个怎样的惊奇。

“还是先看看你的成果吧!我好像挺期待的。”这个小妮子跟他故弄玄虚,自从租下房子就不许他踏进一步,说什么会打扰她的灵感。不过看到那个硕大的招牌后,他所有的怀疑都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惊讶和期待。

“那先进去吧。”甩开心中的不适,桑榆自信的笑道。

“来,阿姨抱。”

“我自己走,舅舅说男子汉不能总让抱。”帅气的小脸上写满了认真。

桑榆哑然失笑,又变出一块巧克力,“奖给男子汉的。”

“小男子汉跟大男子汉一起走吧。”

“好。”说完蹦蹦跳跳向前跑去。

丁冬看着活泼可爱的儿子,深深吸口气,在心中喊道,“我回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