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老婆,你别跑

丁一寒(二)

老婆,你别跑 kuaileruyi 2771 2012-04-01 16:15:41

  “对了,我有用你的手机联系过你的家人,你的哥嫂刚才来过......”怕她的家人会担心,所以在她昏睡的时候想通知一下她的家人,可手机内除了“哥,嫂子”之外,再也看不出与其他人的关系。

“他们跟你要钱了吧!”丁冬冷笑,她一定误认为他是孩子的爸爸了。

“你怎么知道?我当然没给,然后她就走了。”萧寒惊讶的说道。他怕她难过,所以刚才的话只说了一半那个女人到医院后直接找他诉苦并请功,说养两个孩子多不易,说丁冬怀孕期间对她有多么多么好.....他好不容易解释清楚他们的关系她却一溜烟儿的跑出了医院,速度之快,令他的宝马都自叹费如。

“萧医生,让你见笑了。”她笑得淡然,心里微微抽痛,虽然明知他们的为人却不可避免的受了伤。

“给宝宝取个名字吧。”不忍看她隐藏着忧伤,想法转移她的注意力。

“就叫丁一寒!行吗?”丁冬先是温柔地望着儿子,转而看向他。语气似是询问更像是坚定。她以前觉得用名字纪念或感谢人的方法不仅老土而且愚蠢,认为这样会给人套上无形的枷锁。当她在绝望时听到他冷静不紊的命令时,当她听到儿子第一声强有力的啼哭时,她便已经给他取好了名字。

一寒,她从来没说过一个谢字,却用这种方式表达着。萧寒震惊了,救死扶伤的事情做过很多,各种答谢的方式也见过不少,可当听到丁冬嘴中吐出丁一寒这三个字时还是惊呆了,他的名字在这个小婴儿身上体现出不同寻常的意义,他的名字因为这个小肉团而得以延续,他说不清自己的感觉,只是忍不住欣喜。

“好,就叫丁一寒,”眼中透露着愉悦,他轻轻地走到床边,温柔的抚上婴儿柔嫩的小手,嘴角阳光再现,“小一寒,你要快快长大呦,叔叔带你玩哦。”

“还有,”丁冬突然想起她的医药费还是萧寒垫付的,“我过两天就还你为我垫付的医药费。”

“暂时不用,等一寒长大后让他还吧,我给他记着呢。你该不会不让我们见面了吧?”松开小手,他满脸认真的看着她,心里不由紧张她的回答.

“当然不会,那就让他还!”丁冬笑着,心里感激他的细心与顾忌。

这时又进来几个女护士,有拿相机的,有拿本的,个个望着萧寒欲语还休,目的不言而喻。丁冬先是夸张的做出惊讶的样子,然后调皮地朝萧寒眨眨眼,嘴唇向一个年轻漂亮的女护士方向微微努了努。萧寒看到她此刻的表情无声的笑了,这个丁冬原来也古灵精怪得很。

“咱们出去吧,孩子还在睡觉。”扭头看看熟睡中的宝宝,语气也充满了温柔。

“好。”

“您要多跟我们合几张影。”

“别吵醒宝宝。”众护士七嘴八舌地说着。

“孩子的爸爸什么时候来啊?”一个护士看着丁冬问道。

一时间房内静的落针可闻,所有的人都在等着答案,萧寒的脸色此刻阴沉到了极点,他狠狠地看着那个罪魁祸首,脑子飞速的转着如何能使丁冬躲开这一难题。

“孩子没有爸爸。”丁冬坦然的微笑,丝毫不觉尴尬。这种场面迟早都会遇到,还好自己真的不是很介意。

惊讶!没有人会想到她竟然这么平淡,好像在说别人家的事。

“对不起。”小护士低头轻轻的道歉。

“没事,这是事实,你不用道歉。”依旧微笑,星眸闪烁,灼灼光华,“我不认为这一定是坏事,说实话我很期待我们未来的日子,而且我相信,会很精彩。”眼神转向熟睡中的儿子,温柔而坚定。

“一定会的。”小护士也坚定地说,“我们先出去了,你也睡会儿吧。”说完便率先走了出去。

萧寒边走边看丁冬,凤眼中流淌着温柔和一丝心疼。早在她在路边求救时就感觉到事情不对劲,世界上哪个丈夫会让快临盆的妻子独自外出卖花!在她说出孩子姓丁时他就确定了心中的猜测,只是怕触到她的痛处,所以小心翼翼的闪过每一个敏感问题。只是他在意的未必是别人在意的,所以当有人问及此事时他不禁生气并且紧张,不错过她的每一个细微表情,仔细分析她每句话的语气,然后他悬着的心终于归位。

丁冬感觉到了他的注视,抬头对他灿烂一笑,一时间,他心中的某个角落坍塌,沦陷。这样的女子是值得用一生来守护的。

一周后,丁冬抱着白白胖胖的丁一寒在全院所有的医生护士和一些病人的陪护下壮观出院,这壮观一词还得拜萧寒所赐,他们哪里是在送她,从始至终只有寥寥几个人对她说一两句话,萧寒倒是被围得水泄不通,为她拿的行李也被瓜分,丁冬怀疑一会儿能不能把它们全数找回。

好不容易谢过各路的嘘寒问暖,萧寒上了车,他微笑着跟众人挥手再见,答应着还会来看他们。

“很有领导范儿嘛。”丁冬狡黠一笑,打趣道。

“都不是你,非要走这么晚,现在还来取笑我。”语气中带着一丝淡淡的宠溺。“真的要留下来吗?这样会很辛苦。”虽然预料到了答案,但是想说服她。

“是的。”低头玩弄一寒的小肉手,他还在睡梦中,丝毫不知道正在“搬家”。“萧寒,你为我们做的已经够多,我不能事事依附于你。”语气中是不可更改的坚决。

萧寒的眼中划过一丝失落,他微微叹口气,说:“好吧,我会常来看你们。”

他离开医院太久,况且丁冬的身体已经恢复,小一寒也很健康,他暂时找不到理由留下,于是想带她们离开,一周的时间足以让他们了解,他对她已经存了别样情怀,所以怎么会把她娘俩独自留下来让别人觊觎她独特的美好?无奈她只把他当好朋友一样看待,虽然知道外表活泼实则生性清冷的她能给予他莫名的信任,能在短短的七天内把他当做好友已实属不易,但她拒绝自己的提议,并用仅有的一点存款让他帮忙租店铺的举动也确实让他难过。

但是他仍然尊重她的想法,在经过多次商讨后,他以花店半个老板的身份在小城的繁华路段为她租了店面,雇了一个保姆,一个女工,以确保她过的不会太辛苦。

“我走了,好好照顾自己和一寒。”把她们送到店里后,萧寒叮嘱道。

“知道了,你路上小心。”丁冬仰头看着他,这家伙太高了,足足有一米八。跟他站在一起太伤人。

“你多高?”下意识的向后退一步。

萧寒一愣,怎么和自己想象中的分别场面完全不一样啊!她这思维也太跳跃了吧。他老实地回答,“一米八四,你看也不是很高。”说完伸手把她拉至身边。

丁冬没料到萧寒会拉她,一个重心不稳就跌进了他的怀抱,清新的香味扑鼻而至,萧寒心神微微荡漾,多想这样抱着她到天荒地老,却怕把她给吓跑了。

“怎么,这么舍不得我走?”保持着这种暧昧姿势,他痞痞地笑着,眼神却闪烁着认真。

“是啊是啊,留下来吧。”丁冬红着脸跳离他的怀抱,同样坏笑着看着他。

他微微撇嘴,黑亮的眸子黯下几分,“我真的走了。”还是温软的语气,只是多了点清冷。

“好,慢走。”感觉到他的变化,她也正色道。

把萧寒送走,丁冬这才安心打量起这间房子,看了看躺在小床上熟睡的儿子,心中顿时信心百倍,儿子,相信妈妈,精彩的生活就要开始了!

亲亲们,写作是我长久以来的梦想,如今得以实现,心中既激动又紧张,这是我的第一个文,初稿在二十岁时就已经写好,十年的光阴如白驹过隙,我也终于下定决心把她搬上台面与大家分享。

十年前的这个故事的内容或许不是很新颖,我会做些改动,但因为这是我写作梦想的最初实现,我想把她尽量完整地保存下来。

我的文笔不一定好,但写作的心是真诚的。希望朋友们多多支持,给我前进的勇气和动力。

谢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