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老婆,你别跑

订婚宴(二)

老婆,你别跑 kuaileruyi 2493 2012-04-05 11:12:59

  刘倩知道自己的出现会引起一阵轰动,可是没想到反响会如此之大,从刚进门到现在,掌声、赞美声、呼声一直没停过。她都觉得自己有些喧宾夺主了。直到看清台上自己的妈妈和水柏淼的妈妈站在一起时才觉得不对劲。

她激动而固执地拉着水柏淼停下,樱唇微微向上弯起,双眼中水汽氤氲着,声音也略带哽咽,“柏淼,你骗我。”

水柏淼不知何时已经脱掉外套露出了紫色的礼服衬衣,和刘倩的紫色礼服正好相配,犹如高贵的两颗星,散发着耀眼的光芒。他没有说话只是扬起一抹温柔至极的微笑,然后在众人的欢呼声中把她拉入怀中,熟悉的体香温柔而至,让他心起涟漪。克制住吻她的冲动,竟是抱她起来走上台,每走一步都如怀抱瓷器般小心翼翼。

把她放在台中央,水柏淼单腿跪地,掏出一枚钻戒温柔而虔诚的看着刘倩说:“倩倩,你愿不愿意在今晚成为我的准新娘?你愿不愿意在下个月的今天,成为我钟爱一生的新娘?”

刘倩早已感动的留下了眼泪,她多年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我愿意!”大声的答应着,烟火灿烂的同时,她的无名指被提前套上了戒指,泪眼模糊的看向妈妈,只见她边笑边点头。

“大家一起举杯为他们的幸福干杯。”闲置已久的主持人终于有了发言的机会。

丁冬也跟着举起了酒杯,他们的幸福与否与她无关,今晚,她唯一的祝福只会送给她和儿子,健康幸福!干杯!

悠扬的音乐响起,宴会的第一支舞理所当然的由水柏淼刘倩来跳。只见两人顺着舞池的圆形弧线舞动着,旋转着,倾斜、摆荡、反身、旋转,动作优美风韵独特。夜晚紫色的华尔兹在空中演绎浪漫的温柔......

收回平静的视线,看看萧寒还是没回来,于是丁冬决定先离开这里。

“请问您是丁小姐吗?”正要离开,只见一个服务生匆忙走过来。

“是的,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我们的一名员工突然心脏病发作,萧寒医生正在急救,他怕您等着着急,让我转告您一声,再等一会儿就好了。”

“哦,我知道了,麻烦您跟他说一声我就在酒店门外等他。”还是先出去吧。

“好。”

“谢谢。”

新的乐曲响起,大部分人都走进舞池深情慢舞。丁冬迅速地走向门外,却突然觉得背上有些发冷,直觉一道冰冷无比的目光停驻在她身上。下意识的回头,看见一个冷淡的紫色身影站在黄远帆身边冷漠地注视着她。

脊背突地有些僵直,下意识地握紧右手,静静地看着他们走过来,一动不动。

“丁小姐,好久不见。”水柏淼的嘴角挂着一丝讥讽,眼里却写满警告。

“好久不见,水先生。”丝毫不躲避他的审视,那些莫名的紧张也在瞬间消失,唯留下淡然如斯。

“远帆,你去帮我照顾一下刘倩,我和丁小姐说几句话就回去。”利眸沉沉,不放过眼前这个镇定自若的女子。

黄远帆也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寻常,急急忙忙的回了一声,“行,我马上去。”然后别有深意的看了丁冬一眼就离开了。

他知道当初丁冬不辞而别另有隐因,而直觉告诉他这和水柏淼有关,只是不好多问。可今天在水柏淼的订婚宴会上看到的她依旧美丽恬静,以为自己一度猜错了,所以自作主张带他来见她,可结果却弄巧成拙。

水柏淼没有说话径直向酒店外走去,丁冬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跟了上去。

“你可真是阴魂不散。”在饭店不远处停下来,他转身望着丁冬,俊脸暗沉,似乎要把她看透。

“呵,我还活得好好的。”丁冬淡道,紧接着她诚恳地说,“水先生,顾秋阳的事是我的错,我郑重向你道歉,可是那件事真不是我所为,否则我有什么目的应该是在那天或第二天就说出来。可现在时隔多年,你大可以什么都不承认,这是无从考证的,不是吗?”

“可是你却会突然出现在我的订婚宴上!”眸中的寒气退了些许,当初他做好了各种准备,只要丁冬耍花样,他就会让她落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还好,她很识相,否则......

“如果我说是巧合,你信吗?”她微扬着脸,认真地直视着他。一阵细风吹过,她的纯色裙裾随风飞旋,在月光下绽放暗香,此刻的她仿若凌波而来的仙子。

“不要让我再看到你。”掩饰着瞬间的失神,水柏淼冷冷的开口。

“我很忙,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打扰你的生活。”淡然地笑着,依旧望着他,水光潋滟的双眸里,淡淡的一抹坚定,映着天上的如水月色,熠熠生辉。

“那就好。”强迫自己转移视线,欲离开时,看到了迎面而来的萧寒。

“丁冬,柏淼,你们认识?”早就发现了站在一起的他们,可想而知他们是认识的,只是和丁冬认识这么长时间一直没听她说起过水柏淼,看来是她有意避过。

“见过几面。那个人没事了吗?”丁冬巧妙着转移话题。

“恩,你呢?还不舒服么?”不诧异她的岔开话题,却懊恼自己的耽误。

“没事了。咱们走吧。”直接忽略面前的水柏淼,拉着萧寒的胳膊就走。

“柏淼,我们先走了。”漂亮的剑眉微蹙,这两个人肯定不只见过几面那么简单。其实他跟他也不是很熟,平时几乎不见面,但是却觉得很熟悉,好像身边朝夕相处的人。

“恩,再见。”水柏淼微笑的对萧寒说,却向丁冬射出警告的目光。

接收到他的警告,丁冬暗自笑了,你不愿意再见我,我何尝又愿意再看到你呢?我们是有过一个交点的两条的直线,彼此只会越行越远,永不再相交。

上了车,萧寒边启动车子边思考着该不该询问丁冬关于水柏淼的事情,毕竟这是她的私事,他实则无权过问太多。想到这里萧寒忍不住苦笑一下,努力这么久还是无法走到她心中。

看着欲言又止的萧寒,丁冬轻缓地说:“水柏淼是一寒的亲生父亲。”她本来也没有想隐瞒什么,只是以前觉得没必要说出这些而已。

嘎!刚刚启动的车子突然停住,萧寒盯着一脸淡然的丁冬慢慢消化这一爆炸性消息,怪不得总觉得水柏淼非常熟悉,原来如此。那么究竟发生了什么?水柏淼不是一直视刘倩为生命吗,怎么会和丁冬...?为什么水柏淼看向丁冬的眼神里有明显的轻蔑和警告?

两人各怀心思,一时间车内静的落针可闻。

“你......没事吧!”许久,他问道,低沉的声音让丁冬感到温暖。

摇摇头,她眼神有些暗淡,却依旧努力微笑,“没事,我并没有爱上他,只是和他有些误会。改天讲给你听。”

忍不住触摸她略显苍白的脸颊,心疼的说道,“不想说就别说,我永远相信你。”

脸稍微侧了侧躲开他温暖的手,丁冬感谢他的信任却不能让暧昧滋生,“走吧,接我儿子去,怪想他的。”

“好吧。”收回僵在空中的右手,上面还留着她的温度,他悄悄地紧紧的握了握手,把那丝温暖纳入心底。

而后眼神坚定地望向她,丁冬,我要行动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