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老婆,你别跑

夜谈

老婆,你别跑 kuaileruyi 2998 2012-04-13 09:57:38

  深蓝色的天幕上嵌着点点繁星,柔美的月亮依然优雅的泼洒她银色的光辉。

车内,水柏淼再次点燃一支烟,淡淡的烟雾缓缓上升,然后轻轻消散。夹杂着月光的灯光挤进车内,使他一半的脸陷入阴影,他神色复杂的看向对面公寓,刘倩,明明就在咫尺,只需几步就能到达的距离此刻在他眼中却是千里万里甚至是无法到达的天涯。

从医院出来直奔这里,几个小时内只是远远观望,不敢上前一步,刘倩一遍又一遍的打来电话,他一次又一次地无视,痛苦也一波又一波的袭击心脏。

是的,他是来和她商讨计策的,想着让她韬晦养光,他会让一寒慢慢和她亲近,他相信一寒会喜欢上她的,而她最终会取代丁冬,然而来到她家门前时所有的勇气化为乌有,甚至连她的电话也不敢接。

他无法面对她,他不知道自己如何对她说出残忍的话,他怕她会拒绝,是啊,她等得够久,自己怎么还能恬不知耻的让她再等,况且,自己的举动会把她推向什么位置,会让她多么的痛苦!他,无法忍受让她痛苦!

“铃......”手机铃声响起,水柏淼痛苦地闭上双眼不予理会,可是它还是固执的唱着,他迟疑的拿起来一看,顿时松了一口气。

“妈,有事吗?”眼睛还是望向刘倩家的位置,明明知道看不到她的身影,却还是想默默地陪她。

“柏淼,”王清荣顿了一下,又说“孩子,你先回来,妈妈想跟你聊聊。”

“......好。我马上回。”说完又贪婪地看了那幢公寓一眼,转头离开。

回到家里时,王清荣已经准备好了饭菜,见他一脸颓废,她心疼地迎上前去,“还没吃饭吧?先吃饭,我做了你最喜欢的狮子头。”

不忍心看她着急,水柏淼淡淡笑着,“好,我真饿坏了。”坐到餐桌前,只是一直最爱的狮子头突然失了味道,他木然的吃着,味同嚼蜡。

浓烈的烟味刺激着王清荣的鼻子和心,看他吃的索然无味,她叹了一口气说道,“柏淼,别怪爷爷,他真的希望你幸福,只是没有别的办法。”

“他是怕我幸福吧!还玩以死相逼。想当初,他也是这样……”水柏淼眼中闪过浓浓的痛楚,但是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下来,他抬起头对依然微笑的王清荣说,“妈,对不起。”

王清荣知道他心里难过,于是柔声说,“傻孩子,把你的想法跟我说说,我知道你不可能这么轻易妥协。”知子莫若母,虽然不是亲生,但她一直视他为己出,彼此之间的情分不必亲生的差半分。

“妈,你最了解我。”水柏淼对她撒娇似的一笑,心头划过一股暖流。然后索性放下筷子,站起来揽着王清荣的肩走向客厅。

“的确是有个计划,但令我矛盾,怕最终伤了她。”坐在沙发上,水柏淼困惑的望向王清荣。

“你是想既要一寒又要刘倩吧。”

“是的,我会让丁冬在最短的时间内知难而退。只是会委屈倩倩一段时间。”他剑眉微皱,眼中闪过一记阴冷。

王清荣没有说话,她刚才捕捉到了水柏淼一闪而过的阴翳,除了心疼之外就是担忧,想了一下,她问道:“柏淼,还记得你刚回到水家时的情形吗?”

水柏淼愕然地回答:“记得啊!”那段日子是无论如何也忘不掉的。

“那你,想让一寒也那么痛苦吗?”

“他不一样,他们......可以时常见面。”水柏淼似乎陷入了痛苦的回忆中,眉眼深深纠结着。

“可以见面,却不能常伴在身边。儿子,你想想,这才最痛苦。”王清荣站起来意味深长的看了水柏淼一眼,“好了,儿子,今天忙了一天,先去睡吧。”旁观者清,她点到为止。

水柏淼出神的望着王清荣的背影,思绪回到久久的从前。

水柏淼以前姓妈妈的姓,鲁柏淼。一直以来他都以为这是妈妈给他取的名字,后来他才知道这个名字是那个男人曾经无意中给的,她却念于心上。于是他明白即使那个男人负了她,她还是深爱他的。

10岁之前他的记忆里只有妈妈,在他的印象中,她是个温柔美丽而开朗的人,只是在夜晚常常看着熟睡的他默默流泪,其实妈妈每一次哭泣他都知道,却不知该怎么办,只能傻傻的装睡。

一天,正在学校上课的他被老师带到一个高大的陌生的叔叔身边,他至今记得刚看到他的想法,“这个叔叔要是我爸爸就好了。”那个叔叔看到他也很激动,先是紧紧地抱住他,然后红着眼眶说妈妈生病了,他来带他去医院。

那是他最后一次见妈妈,就那么轻飘飘的浮在白色的病床上,苍白的脸毫无生机,印着四周白冷的墙壁,所有的一切刺得他眼疼。他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于是他跑到病床前哭着问道,“妈妈你怎么了?是不是柏淼惹你生气了?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柏淼,”她勉强睁开泪意朦胧的眼,努力地伸手为他擦干眼泪,努力牵出一个微笑,,“柏淼最乖......可是妈妈......他,就是......你的爸爸,以后就......跟爸爸......回家吧。”这句话用尽了她一生的力气,她就这样倒在他们面前,再也无法醒来。

“妈妈!”

“雨欣!”一大一小两个男人扑在病床上失声痛哭。

为妈妈办完丧事后他把自己关在黑屋子里两天,然后他“乖乖”的跟着水尘即他的爸爸回到了陌生的家,“乖乖”的认了爷爷,哥哥和现在的妈,“乖乖‘”的做他们的乖儿子乖弟弟:时刻有礼貌,时刻面带微笑,就连水柏焱欺负他时,都不曾改变,只有晚上才敢从抽屉中拿出妈妈的照片哭个不停,直到睡着,然后在梦里妈妈总会温柔的抱着他,让他好眠。

水家除了水柏焱看他不顺眼之外,就是水泽明讨厌他,他从来不对他笑,有时两天连一句话也不曾对他说,看他的眼神也是冷冷的,这让他害怕了一阵子。

水尘很喜欢他,他是个话剧些演员,听说总在外面演出很少回家,在家的时候他很少理会别人包括水柏焱,却经常会默默的望着他,眼中有着复杂的神色,他不明白那代表着什么,只是讨厌。

王清荣对他特别好,自觉地把他照顾得无微不至,但他知道这是鳄鱼的眼泪,“后妈的故事”他听多了,时间长了都会现出原形,于是他在家扮演乖孩子,可是在新的学校却顽劣,不断滋事,他那时念的是贵族学校,每一个言行都代表着教养,每当王清荣被叫到学校训话时他都暗自的幸灾乐祸,担心却期盼她本相毕露,然而每次都让他失望。

一次,他因偷东西被三个初中部的学生打,正巧被水柏焱看到,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抄起棍子朝他们打去,而他在惊讶之后再也坚持不住晕了过去。

醒来时,他躺在他的床上,床头赫然摆着妈妈的照片,“妈妈!”他沙哑的喊了一声,泪水冲出眼眶。

“等你好了,我带你去看看你妈妈吧。”温柔慈祥的声音响起,王清荣端着一杯水微笑看着他,“先把这杯水喝了。”

默默地接过水杯,他悄悄环绕四周,小声问,“他呢?”

“谁?水柏焱吗?他在罚站。”王清荣看了门外一眼说道。

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看王清荣的脸色,发现她并没有责怪他的样子,便安静地把喝掉水,王清荣走后,他找到水柏焱问,“为什么帮我?”

水柏焱站得直直的,听完他的话酷酷一笑说,“妈说你是我弟弟,我的弟弟只能我欺负,其他任何人都不行。”

这句话至今想起都让他觉得温暖。

…….

“十二点了,睡觉!”刘倩为他特制的每日提醒又在催他,无奈地笑笑,走上楼去,却在王清荣的门前停了下来,她也没有睡着呢吧!

轻轻推开王清荣的房门,对上一双永远仁慈的双眼,走到床边,他半跪在地板上,忧伤的月光敛入他的眼底,他低声问道,“妈,你恨他们吗?”

幽幽一声叹息,这孩子还是无法释怀,王清荣缓缓笑道,“他们给我留了这么好的一个儿子,我还恨什么?”

“妈,今晚你还搂着我睡吧。”水柏淼起身躺在床上,将头窝在王清荣的颈窝处,“就像从前那样。”

她怔了怔,随即笑了,“好,再楼你睡一夜。”他还是知道了当初是她夜夜搂他入眠。

“柏淼,爷爷其实很爱你,他刚开始时只是觉得我委屈,所以才迁怒于你,故意冷淡你。这么多年,他一直在想方设法补偿,你不要再让他难过了。”王清荣搂着水柏淼轻声劝道。

“我知道,妈,我累了。你的怀抱还像小时候的那样温暖。”低喃一句,他很快就睡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