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老婆,你别跑

结婚?我不同意(一)

老婆,你别跑 kuaileruyi 2483 2012-04-08 12:16:11

  “你的目的还没实现就要走?”水柏淼淡淡嘲讽道,声音似一阵寒风吹过,叮咚满身凉意。胳膊下意识的圈紧儿子。

“不许你欺负我妈妈。”丁一寒也使劲搂着丁冬的脖子,瞪着水柏淼说道,这个叔叔一直没给过他好脸色,现在又来欺负他妈妈,他绝对不允许。

黄远帆被逗的笑出了声,这对父子,绝对是父子,还真的很像。

看着酷似自己的一张脸,水柏淼心中五味杂陈,他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看了黄远帆一眼。

“你们认识?”王清荣终于察觉出气氛中的暗涛汹涌,她回头问水柏淼。隐隐感到事情的不寻常。

“他是谁?”不理会王清荣,他只着丁一寒继续发问。

他是谁?丁冬冷笑,极力忍着渐渐泛上心口的疼痛,冷声回答:“他是我的儿子。”

“我是妈妈的儿子。”丁一寒同时大声宣告。

说完两人相视一笑,丁冬眼中的寒冰褪去,换之以温暖的温度,她的儿子不需要与别人有关。

水柏淼的双眉不耐烦的皱在一起,他实在没心思和他们玩这种游戏,正要发火,只见王清荣激动地走到丁冬面前拉着丁一寒左看右看,试探的问到:“一寒乖,告诉奶奶爸爸呢?”就在刚才黄远帆悄悄告诉她说丁一寒极有可能是她的孙子,这让她有些激动,虽然自己抱孙心切,但她的两个儿子根本不合作,现在这么个聪明伶俐帅气的大孙子站在自己面前,她怎么能不激动呢?可激动归激动,还是先确定一下最好。

“他爸爸......”眼里换上戒备的颜色,黄远帆的举动她都看到眼里,可是她不准备说实话。

黄远帆歉意的看着丁冬,孩子的身份是隐瞒不住的,而且以水柏淼的个性来说,隐瞒的时间越长对她越没利,不如早些说开。

“一寒,告诉奶奶爸爸呢?”水柏淼打断丁冬的话,眼神忽明忽暗。他此刻心情很复杂,从相貌以及年龄判断,一寒应该是他的儿子,他不能够容忍他的孩子重复他的命运,那,太残忍!可是他也希望他不是,他的孩子应该是和刘倩共同孕育的啊!

“一寒没有爸爸只有舅舅,”丁一寒委屈的问丁冬:“妈妈,为什么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我也好想要爸爸。”

丁冬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可是此刻却如鲠在喉,唯有泪水在眼中打转。疼痛从心底滋生蔓延,泛滥到四肢百骸。一寒问过她一回关于爸爸的事情,被她草草打发后再也没问过,原以为他也不会在意,原以为他只有她就够了,可是,她忘了,他毕竟只是个孩子,他也渴望来自父亲的爱。

“妈妈不哭,一寒不要爸爸了。”丁一寒哭着,小手胡乱着为丁冬抹去眼泪。

叮咚心疼的望着懂事的儿子,眼泪止不住往下掉,却硬生生的扯出一丝微笑,“宝宝乖,并不是,并不是每个孩子都会有爸爸。”坚持微笑,尽管声音已经有些哽咽,水柏淼你听到没有,我和一寒与你没有一丝关系,请你,不要再逼我。

“一寒,我就是爸爸。”水柏淼站了起来,向一寒伸出双手。眼眶已经泛红,他知道丁冬是为了博取同情故意这么说的,可是看到丁一寒哭泣,他就想起那些久远而晦涩的日子,然后心狠狠地抽搐着,不可以,他不允许他重蹈他的覆辙!

“妈妈?”丁一寒看向丁冬,显然在求证,可黑白分明的眼中有明显的雀跃。

丁冬先是诧异的看着水柏淼,然后看到满怀期待的儿子,心思早已百转千回,终于,她把丁一寒放到地上温柔的说:“去吧,他是爸爸。”她知道,未来的路很难走,但为了儿子,她愿意放手一搏。

“爸爸!”丁一寒忘了刚才还被告知没有爸爸的事情,使足劲向前奔去,脸上洋溢着幸福灿烂的笑容,然后结结实实的撞进水柏淼厚实的怀抱。

王清荣和黄远帆此刻也红了眼眶,尤其是王清荣,别抹眼泪边欣喜地说,“好了好了,咱们先回家,回家再说。”

抱着丁一寒的水柏淼没有多少欣喜,但他却温柔地说,“儿子,跟爸爸回家喽。”

“妈妈去不去?”丁一寒担心的问道。

“去。”冷冷地看了丁冬一眼,声音不带一丝温度。

丁一寒一坐车就犯困,现在他已经窝在丁冬怀里睡着了,黄远帆也找了个借口先行离开,王清荣给公公水泽明打了个电话后就再也没开口,短暂的兴奋之后她开始思考这里边存在的各种问题,而水柏淼更是一句话也没说,但他浑身散发的寒意昭示着他的愤怒。车内安静的让丁冬觉得压抑,她的心从刚上车时就没停止过慌乱,不知他会如何“处理”她,但是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放弃丁一寒,环着丁一寒的双手下意识的紧了紧,嘴角泛起一丝苦涩的笑,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说的就是这番光景吧。

时间在三个人的各怀心思中流淌,终于车子转进一处林木繁茂的大院,在一座豪华的别墅前停了下来。

丁冬并没有心思打量这些富丽堂皇,她抱着丁一寒不紧不慢的跟在水柏淼后面,脸上一派从容淡定,慌乱的心早在下车时平和下来,既然已成事实,任何忧虑都于事无补,不如以静制动,事情关系到丁一寒的未来,她丝毫马虎不得。

“爸,我们回来了。”打开门,王清荣看到水泽明背着双手在客厅绕来绕去,知道他等急了,便笑着说,“他们来了。”

“呵呵,好,快进来。”水泽明急切地说,,突然间得了个重孙子,他自然是最高兴的。

“爷爷!”进门看见客厅的人后,丁冬吃惊的喊道。他不会就是水柏淼的爷爷吧,丁冬挫败的想,自己真叫笨,和他认识一年多,竟然连他姓水都不知道。

“丁冬丫头,怎么是你?”水泽明先是吃了一惊,后来却了然的笑道,“怪不得第一次见一寒时觉得他像,原来如此。”

“爸,你们认识?”王清荣再一次吃惊的问道。头好晕,今天是什么日子啊!

“恩,”水泽明笑着点点头,转而对水柏淼说:“柏淼你先带丫头把一寒放到卧室。”

水柏淼先是冷眼旁观他们的“重逢”,然后听到水泽明叫他,便漫不经心的应道,“行。”

丫头?他仔细咀嚼着这两个字的含义,看来这女人不仅和老爷子熟识而且还深得他的喜爱,看来他还是小瞧了她,他早应该想到的,一个能深深蛰伏五年的女人,必然不只有一个王牌。那就好好陪你玩玩吧。水柏淼的眼里噙着一丝冷笑,悠然开口:“走吧。”

“不了,爷爷,一寒醒来后找不到我会哭的,沙发够大,就放在上面吧。”她可没忽略水柏淼眼中的精光,再说一寒是真的认地方。

“来,坐爷爷身边来。”伸手拍拍旁边的位置,他有许多话要问呢。

“哦。”叮咚乖乖的听话,碰到水泽明是她今天唯一值得高兴的事。

“柏淼你也坐吧,我们一块谈谈。”他很想知道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

亲亲们,俺单位要派俺出去几天,周日早上走,周三晚上回。不知道有木有时间上网,大家一定要等我回来哟!

嘿嘿!不过我有预存章节,应该每天还能更新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