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老婆,你别跑

结婚?我不同意!(二)

老婆,你别跑 kuaileruyi 2420 2012-04-09 10:58:56

  “结婚?我不同意!”丁冬和水柏淼非常默契的站起来反对。

丁冬头都大了,她没想到老爷子听完他们的事后想都没想就要让他们结婚,并且是立刻马上!她对麻雀变凤凰的无聊戏码丝毫不感兴趣,再说人家不都琴瑟和鸣了吗,她还凑什么热闹?

转头看看水柏淼,只见他一脸阴翳的站在那里,薄唇紧紧地抿成一条线,墨玉般的眸子寒光乍现。爷爷,您是不是觉得我过得太舒服了?丁冬深吸一口气,她决定先对老爷子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爷爷,我知道您是为了我们好,但是结婚并不是唯一的方法啊,您知道的,我和一寒这样一直过得很好,一寒性格开朗活泼大方,并不因为单亲而自卑孤僻。他们老师也夸他适应环境能力强,目前有不少好朋友呢。这不挺好吗?况且以后一寒可以每周都回来陪您几天的,这丝毫不影响你们之间的感情啊!再说了,我和水先生并不相爱,而且他已经有了刘倩,不是都宣布婚期了吗?为什么要拆散他们呢?这对水家的名声也不好吧!”一口气把话说完,期望能够峰回路转。

“但是我要你们给一寒一个完整的家。”尽管丁冬总结的够全面,也不无道理,但是水泽明还是坚持己见。听完整个事情后,他可以肯定问题出在那对杯子上面,他不需要一个心机如此深的孙媳妇,而且,通过他对丁冬的了解,他深信她最适合水柏淼,只是柏淼需要时间发现她的美。

“我不会娶她。”冷冷看向水泽明,水柏淼淡淡拒绝道,语气却不得容缓。这件事不能让刘倩知道,否则以她的个性肯定会委曲求全,但他怎么舍得让她伤心,一想到刘倩伤心的样子,他的心就隐隐作痛。

“爸,这样的决定是不是有些草率,先不说咱不能负了倩倩那孩子,而且这他俩也不同意。”王清荣轻轻拍拍水柏淼的肩,示意他要冷静。

“说说你的目的。”水柏淼的矛头指向丁冬。

“我真的没任何目的。”丁冬忍不住没好气,刚才不是说清楚了吗?她并不想参与他们的生活,如果可以的话她现在就会走。

“多少钱可以够?”似乎没有听到她的话,水柏淼不耐烦的皱眉。

丁冬正要发火,突然看到水泽明一手捂着胸口,张着嘴艰难地喘气,苍白的脸上爬满了豆大的汗珠。

“爷爷你怎么了?”丁冬着急的扶着他。

“滚开。”水柏淼大步向前拉开丁冬,手伸入在水泽明上衣兜里,“药呢?”

水泽明已经说不出一句话,这时丁冬忽然向前,“我试试。”

“你……”愤怒的抬眼却触及到她自信的眸子,水柏淼放开水泽明。

只见丁冬缓慢地扶水泽明向后靠成半卧姿势。右手在他肋下四指处使劲摁着。片刻功夫他的脸色缓和了许多,这时王清荣也从楼上找到了药,取出两粒放入水泽明嘴里。

“马上去医院!”

“你们......先去领......结婚证。”水泽明竟然在这个时候开出了条件。

“还是先去医院吧。”王清荣担心的说道。

“先结婚,否则......”水泽明皱了皱眉,似乎没有力气说下去。

“我为什么要顾及……”话说到一半就咽了下去。

“好,我们去登记,你们去医院。”水柏淼眼中闪过一抹痛苦,却果断地作出决定。

水柏淼和水泽明的关系似乎不好,那天订婚宴水泽明就没出现,现在听水柏淼说话的语气也证实了这点,但是水柏淼刚才的举动明明是担心水泽明的,真叫复杂!丁冬正想着就被水柏淼粗鲁的拉了出去甩进车里。

“爷爷不会有事的。”看着水柏淼紧张的神情丁冬不由劝慰道。

“闭嘴。”车子狂奔出去。

感受到了他浑身散发的戾气,丁冬乖乖的闭上了嘴,心里却挂记着丁一寒,刚才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她竟然忽略了他,不知现在醒了没。

“我不会让你好过的。”水柏淼的声音似乎从冰窖传来,不带一点感情。

丁冬盯着他紧握着方向盘的双手,那双手的背上青筋突兀,她想说些什么,却突然发现嗓子紧的厉害,而且能说什么呢?这个时候,任何的话在他耳里都是冠冕堂皇的借口,不仅不会得到认同还会助长他的怒气。毕竟他是有理由愤怒的。

于是她就当没听到他说话一样,静静的把视线移到车窗外飞逝的景色中,本来清明如水的眸中带了些许晦暗,不再纯粹如初。爷爷,您以性命相逼的婚姻怎会幸福?

她给人的感觉总是很容易相处,热情开朗,然而她骨子里是淡漠成分居多,对爱情也不是很期待,所以大学期间当别人都在忙着花前月下,你侬我侬的时候她在打工。水淼的工作让她认识了水柏淼,这个身份高贵却坚持一步步朝自己梦想迈进的男人,让她第一次心生崇拜,然而这种崇拜还没有来得及转化成爱恋就被彻底扼杀。然后有了一寒,说实话他们的日子真的不苦,并且不时有小小的精彩,她喜欢这种简单幸福的日子,也想这样过下去。

当然,如果能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她不介意给一寒一个爸爸。可是如今看来,她把路铺得太简单,完全忽略了生活中的变数,原本两条渐行渐远的直线却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折回再次交集,然而这次交集注定是两败俱伤。

“小小老鼠小小老鼠穿蓝衣......”手机铃声打断了叮咚的思绪,她拿出手机,屏幕上显示着“萧寒”两字,一定是问玩的怎么样了。

“喂!”丁冬尽量是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

“你们玩的怎么样?”那边的声音依旧温润如水,缓缓地暖暖地流入丁冬疲惫的心头。

“挺好。你呢?还忙?”不假思索的回答,余光向水柏淼悄悄扫去,还好他一直关注前方,并没有要打扰她的打算。

“是的!一会儿还有个会,估计开到下午。还记得晚上要一起吃饭吧。”

“恩。那个,我先挂了啊,有点事。”说完不等萧寒回话就急急忙忙挂了电话,她并不善于说谎,如果再说下去恐怕就会穿帮,而这个时候无疑不是最佳时机。如若说这几年让她感到遗憾的,就是明知道萧寒的心思却无法给他以相同的回应,但她把他当亲人,是万万不愿伤他的。

“这就是你惯用的计俩?”水柏淼冷嘲道。

丁冬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便自嘲道:“水先生高抬我了,世间是人心各不同,对同件的事情看法也随着人心而不尽相同,所谓的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也就是这样吧。”

水柏淼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看了丁冬一眼,丁冬也毫不示弱的冷眼看回去,静静等待他的发怒!

然而,水少爷仅仅是冷笑一下,便不再出声。

“到了,下车。”过了一会儿,水柏淼停车拔下钥匙甩门而去。

望着水柏淼的背影,丁冬苦笑了一下,这个回合算她小赢一把,但以后的日子呢?难道每天都要像这样冷言相对吗?想到这里,只觉无限凄凉涌上心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