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老婆,你别跑

买我爸爸

老婆,你别跑 kuaileruyi 2263 2012-05-11 23:24:30

  章节内容中丁冬和一寒返回墓地继续小心翼翼的挖掘,这回她们没有用任何工具而是用手把土挖开,一层厚土下面的是一个由塑胶制成的人的右手骨,指缝中间还夹着一张纸条,丁冬打开一看,“——.——/—?—?????/—?—?———???”,此刻她头都大了,“这是什么呀?”她把纸条放在屏幕前求助似的看向水柏淼,却见他也深锁着双眉,丁冬不由想,“不会就死在这里了吧?不知道西瓜队进行到什么程度了,唉!”

一寒并不知道丁冬和水柏淼碰到了难题,因为他正在大胆的玩弄着那个塑胶右手骨,折折这根指头,碰碰那根指头。

“一寒给妈妈看看。”丁冬注意到这个假手中指的第一个指关节跟别的关节不太一样,似乎有些大,脑子里灵光一闪,有些兴奋。

“她是个情报人员。”丁冬晃着手骨高兴的说,“这很有可能是封电报。”

“你怎么知道的?”这回发问的不是水柏淼而是密切关注他们的主持人。

“因为她的中指指关节偏大,很显然是长时间发电报导致的,我们平时从电视里看到的用食指发电报,其实是错误的。”

“我们接下来了解一下这究竟是不是橙子家庭所说的电报。”主持人说着,只见各个演播室的大屏幕上出现了“莫尔斯电码”的字样,然后并解释了原理以及如何翻译成汉语。根据对照,这组密码就应该翻译成数字,3,6,11,13,4,17

水柏淼看到这里时,突然想到了手中的书,如果他没有理解错,这六个数字分别是书中的页数,行数以及字数。果然,按照他的想法找到的字是,撤退。

“你说对了,这组密码的意思是撤退,可见她确实是情报人员。”水柏淼双眼发亮,表情却极其淡定,当他把答案输入电脑时,大屏幕出现了几个字,“欢迎回来!”

“恭喜橙子家庭率先进入表演环节,请橙子爸爸去后台准备,二号演播室的妈妈和孩子们请回到一号演播室,我们拭目以待橙子爸爸带来的精彩!”主持人激昂地宣布着。

丁冬和一寒兴高采烈地回到一号演播室,就迎来了热烈的掌声,主持人走到他们身边问道,“橙子妈妈说说您现在的心情!”

“很激动,终于抢先一步走回这里。”丁冬的笑容明媚,终于可以给一寒一次圆满。

“宝贝儿,你呢?如果能拿好多奖金你想干什么?”主持人索性抱起一寒,问道。

“很多很多钱吗?我最想买下爸爸,让他永远和我们在一起。”一寒考虑了一下,无比认真的回答。

观众们再次笑起来,笑过之后却从傻气十足的话里听出了心酸。

“傻孩子,爸爸本来就是你的。”主持人吻了吻一寒的脸颊,把他放到地上却深有感触地对着台下的观众说“希望所有的父母都能挤出时间好好陪陪家里的孩子,孩子的童年只有一个,你不要缺席太久。”

蒲公英的种子飞到人们心里,掌声再次响起,轻柔而坚定。

“接下来请欣赏历史回放!”

主持人的话刚落下,隐约听到几声枪响,然后一名穿着大粉旗袍的漂亮女子急冲冲跑到桌前,把手中的箱子放下并打开,箱子里是台陈旧的电报机,只见她熟娴地戴上耳机,右手中指在键盘上摁着。

“如果水柏淼扮演这一角色会是什么样的风情?”丁冬脑子里立刻出现了水柏淼的女子扮相,直觉相貌尚可,阴柔不够。

枪声渐近,那个女子发完电报后急忙把电报机藏到桌子底下,她镇定的坐在凳子上喝茶。

“哎呦,这位军爷,这间屋住的是我们怡香楼的柳烟姑娘,你还要进去吗?”随着嗲声嗲气的鸨母声音传来,一名穿着黄绿色军服的年轻军官走上台来,后面紧跟着的是说话的鸨母。

年轻军官并不说话,他寒星般的双眼冰冷肆意,毫不留情的射向眼前的柳烟。

“你就是柳烟?”他冷笑着,俊美的脸上神色诡异。

“是,军爷如此气势汹汹的闯进柳烟的卧室可有贵干?”柳烟不紧不慢的说着,看也不看他一眼。

“当然有事,我要找你。”年轻军官依旧冷笑,大步迈前在柳烟身边坐下。

“这位军爷,柳烟还要去给客人们弹琴呢。”鸨母担心的说,“几位客人点名要听她的曲,您看?”

“是吗,那就长话短说,”军官的脚不知何时伸到了桌子底下,他迅速的掀开桌布,准备看清桌底下究竟是什么东西。

在他低头的那一瞬间,柳烟拔出枪对准他,“砰”一声,只见柳烟缓缓倒下去。

“好!”观众中不知谁带头喊了一声,所有人都热烈的鼓掌,躺在地上的柳烟此刻站了起来,面带笑容的与鸨母,年轻军官一起谢幕。

“妈妈,爸爸真帅,演的真好!”一寒一边使劲拍着小手一边赞叹道。

丁冬也不停的点头,水柏淼欣长的身材穿着军装更显潇洒俊逸,举手投足之间都彰显着魅力,他扮演起军官来更是惟妙惟肖,丝毫不差于某些大明星,上一场秀加这一场演,不知要赢得多少芳心。

“你在想什么呢?”水柏淼换好衣服在众人的欢呼声中走到丁冬母子旁边,一寒早已兴奋地攀上了他,而她还在神游。

“没什么。”丁冬急忙摇头,可不能承认在想他。

“你们能确认死者的身份了吗?”主持人笑着走到水柏淼旁边问。

“混在妓院中的地下党。”水柏淼笃定的说道。

“恭喜你们,最终赢得5000元的奖金!”主持人接着问水柏淼,“您儿子想用这笔钱买下您,您呢?”

身体微微一震,水柏淼深深看着怀中等着他答案的孩子,突然心中痛了一下,“问她!”水柏淼暧昧的朝丁冬一笑,把烫手山芋扔给她。

众人了然的笑了,爸爸本是妈妈的,如今儿子却要买,当然要问妈妈的意见。

“当然不行,”丁冬毫不犹豫的接招,然后出乎大家意料的说,“不能随便浪费了,这笔钱要用来去西藏玩一圈的。”

水柏淼赞许的望着眼前笑容明朗的丁冬,她泾渭分明的双眼纯净淡然,她用这种容易引起歧义的话来告诉他,她并不打算霸他太久。

心里有些轻松也有些失落,但这正不是他想要的吗?

“那就祝您们在西藏玩得愉快!朋友们再见!”整个活动在主持人祝福的话语中结束。

“谢谢你!”丁冬由衷地对水柏淼道谢。

“不是为你,你不用道谢,不过我不想让这件事被太多人知道。”水柏淼低声说着,抱着有些昏昏欲睡的一寒径直走向室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