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老婆,你别跑

电话

老婆,你别跑 kuaileruyi 1354 2012-05-16 23:29:08

  夜风乍起,晚间出门的人们早已穿上了厚一些的衣服,而丁冬却感觉不到丝毫得凉意,她甚至脱掉了长袖开衫,裸露的双臂引得众人纷纷侧目。

她走了将近三个小时,由刚开始的无奈变成后来的欣然,然而未来得及成形的欢喜在触及到眼前的一片黑暗时,便立刻消失的无影踪迹,它来时如此之慢,走得却相当迅速,丁冬不由苦笑,刚才那片刻的欢喜难道是幻觉?

没有一个夜晚真正属于城市,然而此刻不管是商场璀璨的灯光还是街道昏黄的路灯,无论是夜店暧昧的灯光还是居家温馨的灯光都无法照亮丁冬心中若有若无的阴影。

她打开灯后径直把自己抛在沙发上,脱下鞋无力的揉着两只磨出血泡的脚,手指碰到血泡时就会引起针扎般的疼。丁冬皱着眉瞅着分布在两只脚上的五个丑陋的血泡,突然觉得它们和水柏淼下午戾气浓厚的脸很像,都是如此的惹人厌恶!于是她恨恨地决定把他们统统挑破!

她刚站起一阵钻心的疼立刻袭来,丁冬下意识的咧咧嘴,心想怪不得古人说一鼓作气,一直走的时候没觉得有多疼,这歇了再走就会疼痛难忍。

她还是忍着疼向前走了几步,却听到熟悉的汽车声,果然几分钟后,水柏淼抱着红着双眼抽噎不停的一寒走了进来。

“妈妈!妈妈,你去哪了?我找不到你!”一寒委屈地哭着,从水柏淼怀里跳出来直接冲进丁冬怀中。

“一寒不哭,男子汉不能动不动就哭哭啼啼。”丁冬紧紧抱着一寒,柔声劝慰道,眼睛却冷冷看向对面的水柏淼。

水柏淼抿着嘴,浑身散发着冷气,寒星般的双眼此刻也正在冷冷的注视着她,似乎要把她冻结。

他在生气!但,他有什么资格生气?

丁冬冷笑,不再看他一眼,抱起一寒转身上楼。

“我们谈谈!”清冷的话语从身后响起。

“我没时间也没心情!”

“妈妈,你怎么不坐爸爸的车?爸爸生气了,很害怕!”怀中人泪眼未干,小声说道。

“妈妈临时有事就先下了车,这不,妈妈在家等你呢。”丁冬温柔的吻吻一寒的额头,轻轻说道。

她走着说着,没有停留,上了二楼后右转,毅然消失在水柏淼视线中。

第二天早上,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把好不容易睡着的丁冬吵醒。

头疼,嗓子发涩,身上很烫却感觉非常冷,手脚酸痛无力,丁冬觉得自己感冒了,也是,光着胳膊吹了那么久的夜风不生病才叫怪!

她挣扎着穿好衣服并叫醒一寒,等他穿好衣服一起下楼吃饭时才发现水柏淼并不在家,丁冬松了一口气,笑着对一寒说,“今天妈妈送你,高兴吗?”

“高兴!爸爸是不是生就走了?”一寒想了一下又说,“以后爸爸再生气时,你就哄哄他。”

“怎么哄?”

“亲亲他,抱抱他啊!”一寒无比认真地回答。

丁冬哑然,不知该如何向他解释大人之间的纠缠,只好埋头做早餐。

早饭后,丁冬打车把一寒送到学校,她没有去看病而是直接去了花店,因为很少生病,所以每次感冒时只需要吃几顿药就会好。

下雨天很少有人来买花,因此丁冬吃过药后就直接躺在床上休息,她本来就生病再加上昨晚几乎又是一夜没睡,所以几乎一沾枕头,她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睡梦中感觉有人不停的在她耳边唱歌,她及其不悦的转身想躲开这讨厌的声音,却没想到唱歌的声音更大,大的她再也睡不着,没好气的睁开眼,她看到枕边的手机一闪一闪,丁冬不予理睬索性翻过身去等着他自动挂断,可是打电话的人实在很有毅力,一遍又一遍。

丁冬接起电话,桑榆焦急的声音立刻传了过来,她飞快的说了一大堆,丁冬闭着眼,混沌的大脑有些迟缓的处理着大容量的信息,然后,只见她蓦地睁开眼,飞快的掀开被子跑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