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老婆,你别跑

风华

老婆,你别跑 kuaileruyi 2003 2012-05-07 23:55:31

  事实证明,每个家庭都做了精心的准备,草莓家庭的自编话剧《红孩儿》迎来了热烈的掌声,西瓜家庭的街舞《我相信》同样博来阵阵好评,苹果家庭唱带来的京剧《沙家浜》同样让观众们赞叹。

就在观众们回味前三个节目,讨论哪个节目最好,等待最后一个节目时,全场的灯突然灭了,紧接着从舞台上传来一阵清新明快、悠扬华美的旋律,顿时所有人都屏息凝望。

随着舞台上的灯一盏盏亮起,只见一个人席地而坐,低头抚琴,紫金冠,碧罗带,浅紫银线王袍,乌发如墨肌肤似玉,一串串优美的音符从他的洁白修长手指流泻而出,清越琳琅,似玉珠一串串滚落湖心!

他停下弹琴的动作,同时浅笑吟吟地抬起头,眉眼光辉灿烂如天神,只见他双臂舒缓一展,站起身来绕过香琴,随着未停的乐曲缓步上前,在离观众最近的地方停了下来,随意一站,突然一阵风吹过,浅紫衣袍散在风中,优雅如静水明月,飘逸似高空流云,光华无限,绝世无双!

一时间所有观众都看直了眼,忘记呼吸,这般飘逸倜傥仙风圣骨似乎只有在书中才能见到,人世间哪有这样的男子?

他依旧笑着,璀璨目光扫过惊为天人的众人之后悠然转身,施然前行,就在他走下台的前一刻人群中爆发出一个愤怒的声音,“为什么连照相也不允许!”

“只因我不想。”水柏淼淡笑着低声说道,发现身穿由白色快餐盒制作而成的婚纱,准备出场的丁冬的嘴角突然轻轻向两边撇了撇。

“盒饭的味道不合胃口?”彼此错过时,他不由戏谑道。

“只是突然闻到难闻的垃圾袋味而已。”丁冬微笑着反驳,忘记了是谁硬让水柏淼穿上垃圾袋做的衣服,是谁又在看到他出尘的风姿之后忘记转开眼睛。

丁冬面带微笑出现在众人视线里,只见她用白色百合花把栗色长发固定在脑后,双手轻轻插在腰上,随着音乐缓缓迈开步伐,婚纱为抹胸式,款式简洁,整个裙身开满大小不一的白色柔软的天竺葵,非常有现代感,修长的A形把丁冬的优雅曲线凸显的淋漓尽致,而小腿处的鱼尾裙摆使她纤细的腰肢与撑起的胯部形成对比,整个人美轮美奂犹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台下萧寒含笑凝望着款款而来的丁冬,眼睛亮若星辰,丁冬今天给他的感觉已经不能用惊艳两字来形容了,高贵、性感、迷人、纯洁……都不够诠释她的美,她似乎专为他而来,却又在台前停下,对所有人笑靥如花。萧寒眼色一沉,向四周看看,发现现在众人的反应跟刚才水柏淼过来时的状况差不多,有些呆滞。心下有些恼,恨不得用黑布蒙上他们的双眼。

丁冬同样在众人惊艳的目光中下台,随着音乐的改变,走上舞台的是身穿一身超屌炫的“未来战士银色盔甲战士装”,他手持银色长剑,英气风发、“霸气十足”地向前行进,并且英姿焕发地摆各种Pose给观众,架势十足。

一直处于惊艳状态的观众们终于缓和过来,看着舞台上摆着一个又一个造型的可爱的,帅气的小男孩,看着从后台携手走上来的水柏淼和丁冬,掌声如雷般轰动,似潮水般连绵。直到主持人再三表示感谢,并说要对这三口之家进行采访时,掌声才逐渐停了下来。

“大家说这场时装秀好不好?!”男主持人也很震惊。

“好!”

“真的很好,那么我接下来要请一位观众来猜测他们的衣服的材料,当然可以先摸摸看。”女主持人微笑着卖着关子。

这个问题引起了台下观众的好奇,于是人们纷纷举手,男主持人从中选出一男一女两位,只见他们快步走上舞台,各自摸摸丁冬水柏淼和一寒的衣服,脸上的表情很奇怪,由惊讶、怀疑、变得欣赏。

“您知道这三件衣服分别是什么材料吗?”女主持人拿着话筒问先站到一旁的二十多岁的女孩。

“这个小男孩的衣服是用纸做成的,爸爸的衣服似乎是用类似食品袋垃圾袋的东西制成的,而妈妈的婚纱上的花,摸起来就像快餐盒。”女孩的话引起台底下一阵哗然。

“您觉得呢?”女主持人问另一位男士。

“我的想法和刚才那位女孩是一样的,只是觉得特别惊奇。”男人频频点头,眼里写着赞叹。

“他们猜得对吗?”男主持人走上台来问丁冬。

“他们猜的很对。我们三个人的衣服分别用纸,餐盒和垃圾袋做成,目的是呼吁大家保护环境,热爱我们的家。”丁冬笑着解答,眼中流光婉转。

“这些衣服的设计和制作是您请别人做的吗?”

丁冬感激地望向台下正冲她微笑的桑榆,展颜一笑说,“哦,不是的,衣服的设计以及制作都是我和好友共同完成,尤其是她,每天似乎连四个小时都睡不到,太辛苦了。”

“如果今天最后胜利了,怎么谢您的好友?”

“把这婚纱送她,留着她结婚时穿。”丁冬不假思索的开着玩笑,惹来阵阵笑声。

“大家心中肯定有个疑问,就是最开始的那首曲子究竟是现场表演还是放的音乐,我对此也很好奇,所以想问一下爸爸,那首古筝曲是您现场弹的吗?”

“是,刚开始是我的真实表演,后来为了使表演一气呵成,就接着我弹奏的部分放现成的乐曲,这首曲名叫《平湖秋月》。”水柏淼说着,漾起另人目眩的笑容。

丁冬其实是想让水柏淼摆个姿势就行,没想到他尽然弹得如此之好,光听音乐就足以让人迷醉,这个人的存在就是对别人的侮辱。

“您这一家真是太有才了,希望你们在一会儿的游戏中取得胜利!”男主持人高声祝福着,在观众的掌声中迈进游戏环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