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老婆,你别跑

再见顾秋阳

老婆,你别跑 kuaileruyi 1525 2012-05-25 23:36:39

  冬强力稳了稳心绪,笑着说,“我不懂画。”

虽然笑着,眼中却没有丝毫笑意,她不知道刘倩把她留下想干什么,但是不管她是什么目的,她都没兴趣参和,于是她接着对玄佑赫说,“咱们走吧。”

“等等!柏淼!”刘倩求助似的看向水柏淼,丁冬和一寒住院时她就想去看他们,可是被水柏淼拦住了,她其实想趁这个机会向丁冬道歉,可是显然丁冬并不给她机会。

水柏淼从看到丁冬时就情绪不佳,他扫了一眼丁冬受伤的手指,又看了看丁冬,目光却似冰片划过,然后他淡然说道,“倩倩,你今天没有时间陪他们,改天吧!”

“那好吧!”刘倩悻悻的说,眼中浮现一层失望的神色。

“丁冬,陈设计师好像在找咱们。”玄佑赫指着画展入口突然说。

“走。”丁冬看了一眼水柏淼,和玄佑赫向入口走去。

过了一会儿,陈设计师找到独自站在窗前的水柏淼说,“一切都办好了。”

“好。”水柏淼点了点头,情绪复杂的看着窗外似乎碰到熟人的丁冬,只见她好像不是很高兴,没说了几句话就上车离开。

她碰到了谁?为什么会不高兴?自己是不是她不高兴的一个原因?

水柏淼突然觉得最近自己的行为确实有些不可理喻,因为丁冬在医院时的刻意疏远生气,因为家里突然的灯光而些期待和喜悦,为了看丁冬脚上的血泡特意买一条钻石脚链还编出特别拙劣的借口,为了照顾她的生意秘密指定陈设计师订购袭人的花,就在刚才,她割破手指被玄佑赫借机亲近时,他突然觉得胸闷无比,所以才会带刘倩过来搅局……

“柏淼,看什么呢?”刘倩走过来打断了水柏淼的思绪,她朝窗外看了看,并没有看到什么,于是笑着说,“画展马上就开始了,过去吧。”

水柏淼黝黑的眸子此刻墨色无边,他淡笑着回答,“好!”说完伸出胳膊,让刘倩跨上他的臂弯,向画展览中心部位走去。

这边画展开的浓烈,那边丁冬在袭人心不在焉,其实玄佑赫刚才是在为丁冬解围,他根本没有看到陈设计师,所以他们出来后他立即去找他签字,拿钱。

丁冬则怀着纷乱的心情在车前等他,然后她看到了一个曾经很熟悉的人------顾秋阳。因为她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所以她立刻转过身去躲开他,没想到还是被他认了出来,只听他激动地走过来叫,“丁冬?”

丁冬无可奈何的转过身,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你好!”

“非得这么生疏吗?你是不是还在恨我?”顾秋阳眼神痛苦,有些哀伤的说道。

“你多心了!”丁冬依旧不冷不热,再恨你,又能怎样?

“你,好吗?”

“好!”

“你跟水柏淼结婚了?”说到水柏淼,他的眼睛闪过一丝狠戾。

“……”

“上回你们参加的那次亲子家庭比赛,我也在台下。”顾秋阳看着丁冬“你怎么知道”的眼神解释道。然后他接着用痛心激动讨伐的语气说,“我,刚才看到他和刘倩非常亲密的在一起,没想到他和你结了婚还要找别人,而且这么明目张胆。你怎么能这样忍气吞声?他把你放在什么位置?”

丁冬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看着无比激动的他,心里想着他刚才狠戾的眼神,看来他和水柏淼之间并不是很合作愉快,那么只要顾秋阳有心为之,那么他们之间的事就会曝光,到时,水柏淼该如何收场,她呢该怎样应对!

“唉!”一声低沉的叹息把丁冬从思绪中拉回,她看着眼前高大挺拔的男人,想着他曾经是自己唯一的朋友,却最终因为种种几乎成为陌路,人世间的缘分有时真的浅薄!

忽然不想再看他,丁冬随便找了个借口,不等他的回答就上了车,这时正好玄佑赫也回来了,两个人便开车离开,丁冬从后视镜中看着顾秋阳写满后悔愧疚的脸逐渐模糊,最后消失,不禁苦笑,早知现在何必当初!

回袭人后,玄佑赫去接玄琳只留她一个人,往事就纷沓而至,高兴的,忧伤的,欣慰的,痛苦的,许多她以为忘了的往事夹杂着狂风暴雨雷电冰雹呼啸而至,并肆意在她头脑来回盘旋久久不肯离去,同时各种滋味在她心里翻搅着,闹腾着,让她坐立不安,不知所措。

最后她只好放弃了挣扎,带着百般思绪锁上袭人的大门,她要好好逛逛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