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老婆,你别跑

他们让我们回英国举办婚礼

老婆,你别跑 kuaileruyi 1925 2012-06-01 23:28:20

  女人是感性的动物,这话说的没错。在有心人旁敲侧击、因势利导、轮番泪弹之后,大部分女性都把水柏淼的妈妈作为崇拜另加保护的对象,只要指责她的言论在网上一出现,立刻就有一堆粉丝齐齐上阵,直骂的那人夹着尾巴把帖子删除并灰溜溜的逃走为止。

一时间,水柏淼妈妈温雨欣的真善美在网络广为流传,但是与之并行的是水柏淼无限扩大的负面形象,人们往往在夸赞他母亲的同时都会捎带着明着暗着把他讽刺几句,然后就发展成明目张胆的攻击,有的评论甚至把他说的连个人样都没有。同时背负骂名的还有刘倩,被人说成十足的狐狸精转世等等。

一直未露庐山真面目的丁冬则被顺其自热的归到了温雨欣一列,连同一寒一起被媒体和热心网友关心,所以为了保护一寒,水泽明以强烈思念重孙子为由把他接到了英国居住。

“你们看这句话,‘简直就是叉叉’。这叉叉是什么东西,也不说清楚。”黄远帆把手中的报纸扔到矮桌上,指着上面的字笑着看坐在沙发上的水柏淼,“哈哈,我是不是该高兴你在女人心目中的形象终于能和叉叉相比了。”

水柏淼轻啜了一口红酒,似笑非笑的望着幸灾乐祸的黄远帆淡淡说,“你信不信我在下一秒能让你变得连叉叉都不如。”

黄远帆嘴角抽了抽,连忙说,“别价,我还没女朋友呢,形象很重要。”他顿了顿,不再开玩笑,“柏淼,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如强制封锁吧。”这几天闹腾的厉害,先是记者围攻恒远,待他们介入警力之后,他们就想尽一切办法围截刘倩以及她的家人,单位,路上,超市……只要是他们可能出现的地方都会埋伏着记者,搞得他们哪也不敢去。

水柏淼缓缓晃着手中的酒杯,灯光下的眼神明灭不清,他已经有几天没看到她了,不知道是不是又瘦了很多。尽管每天都通电话,但是电话中的安慰对她来说起不了多大作用,她是个极其脆弱自卑的人,众口铄金,如果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下去,他不知道她还能撑多久。

可是显然他不能在这个特殊时期实行强制,只能另辟蹊径,“不行,大家都不傻,这样做的话前边所有的努力都会白费。”他说完看了看手中的表,“她怎么还没来?”

正说着,只见雅间门开了,马天宇带着一脸茫然的丁冬站在门口,对水柏淼说,“丁冬来了。”

“进来呀,傻站着干什么?”黄远帆笑着对丁冬说。

“哦,我怎么就走到这里来了?”她看向身边的马天宇疑惑的问,“我怎么找了那么长时间也找不到这个房间?”

“呵呵,这个饭店本来就是迷宫设计,何况这里是饭店的中心。”马天宇笑着解释,“所以我才会去接你呀,你进去吧,我还有别的事。”说完他向水柏淼点点头就走了。

“啊!吃个饭还搞这么复杂,我都怀疑有人来这里吃饭没。”她走进雅间,又悄悄补充一句,“这个设计者真有些BT。”

黄远帆笑着朝水柏淼挤挤眼,又对丁冬说,“这里生意非常不错。”

“这是我设计的。”被说成BT的人淡淡开口,口气并没有不悦。

“哦!啊?”丁冬惊讶的睁大双眼,不相信的看着沙发上慵懒的人。

“说说你的发现。”水柏淼十分惬意的看着她惊讶的表情,却略过这个话题不说。

“我想问问你还记得顾秋阳吗?”丁冬立刻正襟危坐,表情严肃。

“恩,怎么了?”

“我们参加亲子活动那天他就在现场,而且前几天刘倩画展上我们见了面,但是没说几句话我就离开了。不知为何,我总觉得这事和他有关,”丁冬锁着漂亮的眉分仔细分析道,“那天他情绪有些激动,并且说到你时眼神狠绝。你们之间并不愉快?”

水柏淼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他顿了顿说,“他那样的人根本不值得讲信誉,所以。”

“所以你并没有还他们公司。”丁冬接着自嘲说,“看来他和我都高估了我的价值。”

水柏淼深深看了丁冬一眼却没有说话,心里顿时生了好多小刺,这些小刺沿着他的血液游走并长成荆棘,所到之处都是疼痛。

“然后他一直怀恨在心,趁此机会报复。”黄远帆觉得气氛不对,赶紧把话题引过来。

水柏淼又看了一眼沉默的丁冬,把手中的酒放下冷冷说,“你想办法去查查他。”

黄远帆站起来说,“好,我这就去。”

“可是他怎么知道你妈妈的事情?”丁冬疑惑地问。

水柏淼扯了一下嘴角轻声说,“世上无难事……我先接个电话。”

拿出手机一看只见上面显示着“妈妈”两个字,他微笑着摁下接听键。

“什么?立刻回英国举行婚礼?”一接电话,没有平日悉心的问候而是直接通知他举办盛大的婚礼,水柏淼一下坐直,眼睛瞄了瞄丁冬,她此刻正在竖起耳朵听他们说话,脸上的表情也很难看。

“怎么不和我们商量?”水柏淼声音骤然变冷,浑身也散发着同样冰冷的气息。

“时间定在12月15号,离现在还有半个月时间,能来得及。而且请帖也已经发的差不多了,你们马上回来。”王清荣仿佛没有听到,迅速的报完日期后就匆忙挂了电话。

水柏淼知道此刻打回去她肯定已经关机,于是他把手机随便扔到沙发上,看着尴尬无措的丁冬淡淡说,“他们让我们回英国举办婚礼。”

“我听到了。”丁冬点头。

随后两人都不再说话,默默想着自己的心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