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老婆,你别跑

回到英国

老婆,你别跑 kuaileruyi 1835 2012-06-10 01:22:02

  英国伦敦

丁冬和水泽明下完第三盘棋后终于以一胜两负的绝佳成绩成功被老爷子放行,临走时她面带微笑地听他夸赞,“丫头棋艺见长,每次都能赢我一回了!”

丁冬心里做着鬼脸,嘴上却说,“爷爷,我一定要努力打败你。”

老爷子高兴地眼都眯成了一条缝,“你比他们都强,那些人一玩就输。”

“我的棋艺也是爷爷您帮忙提炼的。”丁冬甜甜笑着,担心他的身体会吃不消,就说“爷爷,您休息会儿,我去看看一寒。”

“去吧!柏淼呢?没说什么时候回来?”一说到水柏淼,他的眸子亮了一下却又很快变的黯然。

这个孙子虽然顺从的回到英国,却在回来的第一天晚上就向他和王清荣声明举办婚礼紧紧是因为一寒的期盼,所以他拒绝按照他们的意愿举办盛大的婚礼,他毫不妥协的威胁他,要么办个简单的家庭婚礼,不邀请任何外人参加更不能邀请各个媒体,要么他处理完公司的事后就直接回国。

可见他早已摸清他们的脾性,知道在他正式答应举办婚礼之前他们是不会任何动作的,之前电话中说的下了请柬不过是实属虚构,所以才作此威胁,而且成功生效。

“他没说,不过您放心不会误了试礼物时间的。”丁冬依旧甜笑着,其实心里也没谱。

那晚不欢而散后的第三天,他突然去袭人让她回家收拾行李,她不解的问为什么,他说有一个重要的会议要在英国举行,并顺便婚礼。他把婚礼两个字说的特别大声,丁冬以为自己听错了却听到背后“噹”一声,玄佑赫手中的玻璃花瓶掉在地上,溅了一地碎渣,他默默注视着吃了一惊的她,眼神似深沉的海洋。就在她准备开口说话时,水柏淼开了口,“我们不在的这几天就有劳玄先生了。”然后他不等他们做出什么反应就直接把丁冬拉了出去。

从来不晕车的丁冬竟然晕机!她的胃严重不舒服,而且总感觉喉咙有点东西顶在那里,头爆炸似的痛,她开始怀疑自己能不能坚持完这将近12个小时的航程,最后水柏淼把脸色苍白的她抱在怀里,并用指甲使劲掐她左手的无名指尖,一阵肉疼让她皱眉抬头看他。

“这是关冲穴,可以缓解晕机。”他并不看她,淡淡解释道。

果然不一会儿,丁冬霸气的打了几个咯,感觉舒服了很多,她惊喜的看着他漂亮的手指滑到她的手掌心轻轻揉着,他的指腹光滑柔韧带着热力透过掌心穿过血液直接到达她的心脏,前所未有的暖,那些日子所缺的睡眠就在那一刻统统涌了上来,她突然很想好好睡一觉,于是在他怀里找了个及其舒服的姿势,“我好困,先借你这里用用。”说完便沉沉睡去。

再次醒来时已到了伦敦机,记得她下机前突然想起心中的疑问,于是她拉住水柏淼的衣袖问,“你要怎么跟刘倩解释?”

“你不用管这些。”水柏淼回头淡淡看她,眼神深如海洋。

“委屈你了,孩子。”水泽明看着陷入沉思中的丁冬表情迷离,心疼的说。

“爷爷,这是什么话!能穿上世界著名设计大师设计的婚纱,我一点也不觉得委屈!”善解人意的丁冬立刻反驳。

“呵呵!还是你会安慰人。去吧,看看婚纱送来没。”水泽明笑着,心里越发对丁冬疼惜。

婚纱还没有送来,丁冬便径直走到后院,伦敦刚下了大雪,水柏焱正在陪一寒在院里堆雪人。

“妈妈,你快来看,这个是你。”一寒一看到丁冬就迫不及待地指着一个插着花的雪人跳起来。

“这是你吗?怎么比我还要大?”丁冬走近一看,发现“自己”身边还有一个人,她估计是一寒。

“是我爸爸。你们结婚呢。大伯教我做的,棒吧!”小家伙眼睛一亮,调皮的说。

“嗯,棒!”丁冬伸手揉了揉一寒发红的脸蛋,“大伯呢?”

“我在这里,”水柏焱拿着个小雪球从一棵不知名的树后走过来问,“礼服还没来?”。

“没呢。”丁冬笑看向他手中的雪球,嘴角一扯,“你还玩这个?”她知道他是为数甚少的英国皇家指定的专业儿童玩具设计师,可是这个也太……

“我童心未泯嘛,你要不试试?”水柏焱举起手中的小雪球,作势要扔向丁冬。

丁冬却不说话,突然她迅速弯腰抄起脚底下的一把雪直接向水柏焱抛去,“先尝尝我的天女抛雪。”她顽皮的朝他一笑,拉着一寒就跑。

水柏焱本来是开个玩笑,却没想到她真的起了玩性,于是顾不上掸身上的雪就追了上去,只听他一边跑一边笑着说,“好呀,竟然偷袭我!”

“妈妈,哈哈!快跑,追上来了!妈妈,给我个雪球儿。”一寒从没玩过这个游戏,一时觉得非常新鲜,丁冬连忙把他放下,顺手给他塞了个雪球,一寒拿起雪球就朝水柏焱扔去,可是他劲儿太小,没有打中。

“一寒,这回看我的。”水柏焱笑着,捏了一个极小的球儿,向一寒身上打去。

“礼服来了!”一个冷淡的声音传来,丁冬却听出了冰寒,忙着给儿子捏雪球的她抬头一看,只见水柏淼冷冷的看着她,脸色黑到了极点。

他在生气!

“哦,我这就去试。”丁冬心虚的说,尽管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心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