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老婆,你别跑

选择

老婆,你别跑 kuaileruyi 1950 2012-06-11 20:14:56

  “妈妈我也去!”一寒忙着抓住丁冬的衣角。

“好,走!”丁冬扔掉手中的雪球,领着儿子越过水柏淼向家里走去。

“脸色怎么这么不好看,谁惹着你了?”待丁冬走远,水柏焱戏谑地问水柏淼。他弟弟的感情好像陷入进退两难的局面,无论是前进还是后退都会分别伤害到两个女人,作为哥哥,他希望他可以正视心底的感情,不要因为所谓的责任而失去幸福。

水柏淼感激地看了一眼水柏焱,他知道他是在用这种方式帮他正视感情,但是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于是他回头看了看丁冬消失的方向淡淡说,“哥,我不是因为她生气,是公司的事。我去试礼服你要不要来看看?”

水柏焱没有回答,他也扔掉手中的雪懒懒走近水柏淼,认真的看着他,眼中的戏谑全然不在,然后他问,“真的不爱她?柏淼,你知道这次婚礼的本意是借着你们的绯闻把丁冬和一寒的身份公诸于世,可是既然你已经解决了事情为什么还要举办这次婚礼?真的是为了一寒?你别骗自己,也别耽误别人。”他说着,微微一笑,“我要回屋设计我的玩具了,你们的礼服还是留着给我惊艳吧。”他说完拍拍水柏淼的肩就离开了。

水柏焱的一番话让水柏淼定下的心思又有一些烦乱,他定定站着,被左右为难的心思分裂的痛苦无比,脑海中两个身影轮番飘荡,一个带着初荷甜嫩的香,一个携着陈酒隐然的香,只是他无法将这两种香重合成一个,也不能让她们并存,只好舍其一。

想着,看到佣人急匆匆向他走来,知道是在召他试衣服,水柏淼默默叹了一口气含着坚定的目光走了回去。

门一开,有些喧闹的场面立刻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而他的目光则灼灼停留在已经换好婚纱款款走动的丁冬身上,不同于饭盒婚纱的繁琐,这件由国际顶级大师设计的A字型露肩式婚纱样式简约,但是整个面料似乎充满了液体,层层蕾丝和薄纱如行云流水般随着丁冬优雅的步伐完美摆动,仿佛仙女行于水上或踏至云间。

丁冬浅笑着,望着水柏淼的双眼犹如海上升起的明月般散发出迷人的光泽,说实话,她很满意水柏淼现在惊艳的表情,突然间,她很想在这么多人面前任性一回,于是她带着魅惑人心的微笑款款向水柏淼走来,然后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把他抱住,在他胸前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喃喃低问,“喜欢穿婚纱的我吗?”

喜欢?不喜欢?

在场的人除了水柏淼的好友设计师Robert之外,所有人都张着嘴沉默。

水柏淼也没有说话,但是她感觉到了他身体瞬间的僵硬和散发的冰冷,于是她在他把她推开,甚至是在他表情发生变化之前迅速放开他,笑着对水泽明说,“爷爷,您说他看到我穿婚纱会砰然心动的,可是我听不出有什么变化。”

Robert也听说了丁冬的服装秀,打趣道,“呵呵,主要是没有你设计的饭盒婚纱有震撼力。”

这一句话说的在场所有人都笑了,王清荣笑着对水柏淼说,“柏淼,快去换衣服。”

水柏淼深深看了一眼面带微笑的丁冬,沉声说,“好。”然后拿上衣服上了楼。

几分钟后,水柏淼穿着一身灰色的修身礼服走下楼,整款礼服华贵帅气更衬托出了水柏淼高贵的气质,如果说丁冬刚才的眼睛是海上的明月,那么他的眼睛就是明月下的海,粼粼眼波照在丁冬身上,让她不由呼吸一滞。

“爸爸你真帅!”一寒蹦出沙发,跳起来喊。

“快站到一起,我看看效果。”设计师有些激动,他把丁冬拉到水柏淼身边,仔细的从上到下打量一番,最后由衷的赞叹,“真是太棒了。”

“不行,需要改。”一直没有开口的水柏淼看着好友颇为自豪的表情淡淡说。

“什么?哪里需要修改?”好友的话惹得Robert直皱眉,这个世界上恐怕敢对他的作品说不的就只有他了,他一直怀疑他是在鸡蛋里挑骨头。

果然,某人轻微转头瞟了一眼丁冬即将露出丁点轮廓的胸之后又看向他,眼中意味明了。

这是污蔑艺术!

Robert直咬牙,这人真小气,这就算露了?不想被人看去一丁点不如包成粽子。

可是水柏淼的眼神十分坚定,他只好怏怏说,“这件婚纱是有些不合适,我再拿回去改改。”

“我觉得挺好的呀。”王清荣拉着丁冬的手上下看看,“丁冬你觉得呢?”

“就听Robert的吧,再改动一下。”水泽明笑着说,刚才水柏淼的小动作可没有逃过他的眼睛,呵呵,看来有望再抱个重孙子了。

丁冬回房脱下婚纱后被水柏淼拉着去送Robert,看着Robert远去的车子,水柏淼对着丁冬淡淡说道,“你该明白,我的人生轨迹中没有规划你的痕迹。”

如果他们还停留在几个月前,丁冬对这句话一定会坦然接受并且会毫不犹豫的回他一句,“同样你亦不在我的未来之路上。”

可是现在她却觉得自己跌入了某个雪洞,思维都被冻僵了,她呆呆站在那里,良久终于对他缓缓绽开笑容,用同样淡然的语气说,“你放心,我不会因为你某些善意的动作而误解你的初衷,刚才只是个玩笑而已。”

从未看好两个人的婚姻,尽管她知道他们彼此对对方都存了一些不一样的类似爱情的情愫,但是她也深知,他们中间隔着一个刘倩,隔着一个他解不开的结,所以他们在每次迷失时总能即使总能找回自己,就如这次就在她险些陷入他温柔的网时,他把她拔了出来。

虽然有些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