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老婆,你别跑

没有举行的婚礼

老婆,你别跑 kuaileruyi 1941 2012-06-13 23:08:38

  丁冬一直不安,她心神不定地窝在沙发里等着化妆师为她化妆。

“冬冬,你是不是太紧张了?”丁夏关心的看着丁冬快扭成麻花的手。

“是有些紧张。”丁冬不想让丁夏为她着急,于是顺着他的话说下去。

丁夏紧挨着丁冬坐下,安慰着拍了拍她的手说,“呵呵,放轻松些。”

“嗯。”丁冬点头,暗想他们举办婚礼的事情不知道水柏淼是怎样和刘倩听说的,这事实在是荒唐,可是他们还荒唐的很认真。

正想着,Robert打来电话说已经到了公寓门口,丁冬连忙去开门,只见Robert提着个化妆箱微笑地看着她,他身后站着两个助手,他们各自手里也提着箱子。

“你还会化妆?”丁冬惊讶的看着他手中的化妆箱问。

“怎么,你怀疑?”Robert挑眉反问。

丁冬笑着说,“不是,是惊艳!”

“你比柏淼那家伙懂的艺术家!”Robert似乎遇到了知音,他接着气势磅礴,无比豪迈的说,“全世界只有那个家伙难伺候,我今天一定让你把他惊艳!”

“惊艳全场多好!”丁冬看着Robert耍宝,不禁也开起了玩笑。

“好,就听你的。”

两个小时后,8点半。

丁冬化好妆穿着重新修改过的婚纱(说是修改,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胸前多了一条细细的白色蕾丝边,丁冬自己认为水柏淼完全是多此一举)一出房间,就让在场的男士们挪不开眼,为了搭配婚纱的特点她的妆并不浓烈而是非常清新自然,吊在耳垂上的两颗水滴状耳坠则配合了婚纱的流动元素,她走动时耳坠轻摆,别人看来就像水波一层一层波动,而她就像一颗流动的夜明珠一样明亮璀璨,所到之处四周都鲜亮了起来。

丁夏的双眼也被照亮,他感慨地说,“冬冬,你肯定是世界上最美的新娘!”

“怎么样?我的手艺不错吧?”Robert托腮问丁冬。

“相当不错!”站在一边的两个助手齐声答道,好像训练有素。

丁冬忍不住偷笑,“你是怕没人捧你场吧!”

“刚开始还以为你好人呢,没想到跟那家伙一个德行。”Robert气的哇哇直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话是真的。”

“你还懂得这些?”丁冬和丁夏由吃惊的看着这位金发碧眼的英国帅男,只见他高傲的甩了甩头发,慢悠悠的说,“我可是汉语通呢。”

时间就在他们你一言我一语中流淌,转眼半个小时又过去了,Robert看看表,接新娘的时间已经到了,水柏淼也该到了。他又把丁冬仔细打量一番,确定不需要补妆后说,“一会儿柏淼会挪不开眼睛的。”

丁冬现在没心情斗嘴,她心中莫名的不安感越来越严重,只好悄悄深呼吸。

9点半,距接丁冬的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小时,可是还不见婚车的身影,丁夏和Robert频频看表却不敢当着丁冬面说什么,而丁冬也只是默默笑着,她仿佛跌入某个深不见底的深渊般疼痛无力,却又十分矛盾的坚信水柏淼不会在今天抽身而退。

时间艰难的在沉闷的空气中行走了10分钟,突然Robert的电话响起。

“是柏焱。”他看着丁冬松了口气,一定是刚才有些小意外,“喂!”

“喂!”水柏焱的声音不像以往的欢快,而且听起来有些懊恼,“柏淼回国了!”

“什么?!”Robert从沙发上跳起来,双眼紧盯着神情紧张的丁冬问,“到底怎么回事?”

“把电话给我!”丁冬脸色苍白,语气却十分冷静坚定。

Robert被丁冬眼中幽幽森冷的光震撼住了,他不由把手机递给丁冬。

“说吧!”丁冬接过电话语气也骤然变冷,那个人终究是耍了她。

对方水柏焱似乎叹了一口气,“我们出发时一切正常,在路上柏淼突然接了一个简短的电话后就神色匆忙的让我和司机下车,然后他自己飞快地开着车走了。我赶紧坐另一辆车跟着,但是他的车速实在太快所以没跟上,”水柏焱顿了一下问,“丁冬你没事吧!”

“好的很!”丁冬竟然还能笑出来,她接着水柏焱的话淡淡说道,“别管你怎样发觉他的行踪,总之你确定他离开英国了。”

水柏焱沉默了一下说,“是的。我查了今天出边境的名单。”

“爷爷知道吗?”丁冬怕老爷子吃惊。

“还没告诉他,怕他受不了。”水柏焱皱着眉说。

“好,我知道了。”丁冬淡然说着,把手机还给Robert,一直难安的心神突然神奇的安定下来,原来自己早有预感,只是看不开而已。

她默然走到窗前静静看着院中的许愿池里微笑的少女,水柏淼的急忙离去肯定和刘倩有关,虽然她知道他纵然对她有情却依然会选择刘倩,可是看到她许久的等待不及刘倩一个电话时,心中还是涌上一种从所未有的苍凉。

丁冬的沉默让丁夏无比担心,他气呼呼地说,“冬冬走,哥带你回国找他去。”

丁冬转头对丁夏安慰一笑,“哥,我没事。你在这里等我,我先去趟爷爷那里。”她又转向Robert说,“麻烦你把我送过去。”

这个时候她还挂记着水家老爷子,真是难得,Robert望着丁冬强扯出来的笑容有些欣赏又有些难过,水柏淼错过她肯定是个损失。“好,走。”

回水泽明家的路上桑榆给丁冬打了电话,原来刘倩从水柏淼公寓出来后遇到两个流氓险些遭到***,她受了很大刺激后住进医院但是一直昏迷不醒,所以李莉直接给水柏淼打了电话把他召回去。

“还真是天意!”丁冬搁下电话冷冷说着。

Robert奇怪的看她一眼,不知她口中的天意指的是什么,却也没有多问,只是默默的把沉默的她送到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