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老婆,你别跑

真相

老婆,你别跑 kuaileruyi 1970 2012-06-16 23:50:47

  今年又是个暖冬,象征性的下了一场大雪后就再也没有看到雪花的影子,而本来很凛冽无比,习惯耀武扬威的西北风也拿幢幢的钢筋水泥没有办法。

早上不是很冷,太阳光从遥远的地方懒懒照在身上就像母亲的手一样温暖。

丁冬赶到医院时,只见水柏淼拥着刘倩在院中的长椅上坐着,水柏淼说着什么,面色温柔,刘倩乖乖的依偎在他的胸前,偶尔抬头看他精美的下颌,脸上净是笑容,然后只见她把自己脖子上的粉色围巾解开,硬要把水柏淼的脖子和她的围在一起,水柏淼执拗不过,只好任她围了解,解了围,无奈围巾长度太短,她怎么也围不好。

突然,眼前垂下一条长长的淡黄色围脖,好像比她的要长,刘倩先是高兴地抓住围巾,然后警觉的抬头一看,脸色一变,立刻甩开围脖缩进水柏淼宽阔的怀里。

“看来她很讨厌我。到底是什么病?”丁冬淡淡笑着。

“自从受了刺激醒来之后,她就一直这个样子,除了我之外几乎没人能近身。”水柏淼安慰着怀中瑟瑟发抖的刘倩,缓缓说道,“医生说是心理的自我封闭,除非她愿意走出来,否则很难恢复。”

丁冬忽然上前把刘倩的头扭向自己,她的动作太快太突然,以至于水柏淼也没有放备,然后只听她大声说,“刘倩你看我,我是丁冬,你还记得那两个歹徒吗?你……”

“你干什么!”怀中刘倩紧紧捂住耳朵,痛苦的摇头,水柏淼脸色一变,急忙把丁冬推开,只是他情急之下用力过猛,把丁冬推到了地上。

丁冬狼狈地站起拍拍身上的土,正要张嘴说话,手机突然响了,她急忙拿出手机,只见屏幕上显示着玄佑赫三个字。

玄佑赫的电话,难道有他们的消息了?丁冬紧张的摁下接听键,“喂,佑赫。”

“喂,丁冬,”电话中传来玄佑赫稳健却有些疲惫的声音,“我抓到那两个家伙了。”

“真的!你们现在在哪里?”丁冬两眼直放绿光。

“车上,快到市里了。把他们带到哪里?”

“带到袭人?不行,别脏了我纯洁的花朵们。”丁冬愤愤说着,“这两个王八蛋,一会儿我非灭了他们不可。”

“带到恒远。”一旁的水柏淼突然发话。

丁冬狠狠剜了他一眼,然后对着电话说,“带到恒远集团就行,我在那里等你们。”

挂了电话,丁冬对水柏淼说,“麻烦你把刘倩的父母到恒远,我要现场对峙。”

“我也去。”水柏淼看了看渐渐安静下来的刘倩,抬头对丁冬说。

丁冬错过他的双眼,看向远方说,“随你。”

大约一个小时后所有该到的人都集中在了恒远顶楼的会议厅内。

“你们这两个混蛋!”李莉先是神色慌张,然后猛的扑上前去厮打,一边打一边哭骂,“我女儿那么善良,你们把她害成了什么样?”

那两个人似乎极其疲惫,眼睛似闭非闭,似睁非睁,对她的打骂毫不理会。

“刘太太,你急什么?听他们说。”玄佑赫话语中充满了讽刺。

李莉恶狠狠地指着丁冬,“这还用说?肯定是她嫉妒柏淼深爱着倩倩才找他们这样做的!否则倩倩怎么总是喊着丁冬,别!”

“这半句话不算证据吧?”玄佑赫冷冷看向她,眼神犀利,她顿时觉得浑身一冷,禁了声。

“我都要和水柏淼举办婚礼了,怎么会嫉妒她?”丁冬突然坐下来懒懒说着,“恐怕嫉妒的另有他人吧?”

“你别狡辩,事实就摆在眼前!你们说是不是她指使你们干的?”李莉狠狠地掐了一把其中的一个人,这两个家伙自从进来就像霜打了的茄子一样蔫儿,“柏淼,你别听她的,问问他们两个人不就清楚了?”

水柏淼眸光一闪,没有做声。

那个被掐的人吸了一口气,勉强睁开眼说“刘太太,你别掐我了,我早就都招了。是你花了一万块雇我们吓吓你女儿并且嫁祸给一个叫丁冬的人。”说完哀求的看着玄佑赫,在得到他的同意后,闭上眼安心睡觉去了,他们已经被抓住四天了,这四天内,眼睛一会儿也没有闭上过,他都怀疑在坚持下去会不会死。

“你,你含血喷人!”李莉脸色变得苍白,她放开手,哆哆嗦嗦后退,并且一直低喃,“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怎么会害倩倩呢?”

“都是你!都是你害的!”她突然盯着丁冬,眼神狠戾,“如果不是你用了我为他们准备的酒杯,就不会发生所有的这一切!你才是罪魁祸首!”

“柏淼,自从你和这个女人结婚了之后,她经常整晚整晚的睡不着觉偷偷哭,第二天还要强装欢喜的去见你,尤其是绯闻事件,她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我作为一个母亲,眼睁睁的看着我女儿一天天消瘦下去,你说,我该怎么办?我这么做,只是想帮帮她呀!”说到最后,她跌坐在地上,泣不成声。

她此时心中充满浓浓的心疼,痛苦或者还有悔恨,如果当初不是为了让刘倩抓住这个金龟婿而下药,那么水柏淼和六倩或许已经成婚,刘倩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副摸样,可是如果也只能是如果而已,一切再也不能挽回!

真讽刺的真相!丁冬冷冷看着地上哭的死去活来的李莉,心里涌起一阵厌恶,顿时不想在这里多呆一秒,“佑赫,我们走!”她厌恶的说着,率先走了出去,玄佑赫也紧跟着她出了会议大厅的门。

会议大厅内,水柏淼盯着着丁冬逐渐消失的背影,他如海的眸子此刻波涛汹涌,一层层黑色的海浪急速涌起,又缓缓退下,最终消失,他艰难的收回视线,抬腿走向会议厅隔壁的休息室,那里,刘倩正在睡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