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别样柳色倾君心

第三十五章 迷雾重重(二)

别样柳色倾君心 小汶0524 2574 2011-12-08 15:53:33

  一连几天都在下雪,整座皇宫都白茫茫一片,想要出门也很困难。若吟心事重重,干脆窝在被子里睡大觉,一睡消百愁。

“娘娘,天放晴了。您要不要下床出去走走?”揽翠过来问她。

“天晴了?出去走走也好,这几天睡得我腰酸背痛腿抽筋。”

若吟套上棉衣棉裤,选了一套粉色的绣花袄子穿上。揽翠这丫头很有心,给她挽了头发,发上用毛茸茸的粉球装饰,耳坠也是粉色的毛球。

“这些东西哪来的?”若吟问。她看看镜中的自己,很满意。

“奴婢见娘娘这套袄子甚是好看,就做了这些饰物,希望娘娘不要嫌丑。”

“怎么会丑呢?我喜欢得紧,你这丫头手可真巧!”

“多谢娘娘夸赞。奴婢笨拙的手怎敢与娘娘相提并论。”

“好了,别谦虚了,陪我去御花园走走吧!”

“是!”

若吟和揽翠二人在御花园里闲逛,雪后初霁的御花园显得格外美丽。园子里的各种梅花迎寒怒放,煞是好看。

秋岩亭前面的几株绿萼梅尤其漂亮,花有单瓣、复瓣和重瓣的,白色或初开时为淡绿色,萼为绿色,小枝青绿而无紫晕。

“娘娘,皇上和顾贤妃在那!”揽翠突然指着秋岩亭内的两人说道。

若吟望过去,果然见到沈云瑞在亭子里的石桌上作画,而顾晓蓉则趴在一旁聚精会神地观看。

“我们过去打招呼!”

若吟上前行礼道:“臣妾见过皇上,贤妃姐姐。”

沈云瑞闻声抬头:“爱妃来了?不必多礼。”

顾晓蓉见到她则是一脸的兴奋:“我好久没见到你了,你好像变得更漂亮了!”

“姐姐谬赞了!”若吟打量她,只见顾晓蓉今天一袭青绿色的长袄,头上插了翠绿的玉簪,还有绿色的丝带点缀。

她从头绿到尾,难不成想送顶绿帽子给皇帝戴戴?若吟在心中暗暗想着,觉得有趣。

她见沈云瑞又低头作画,便饶有兴趣地上前观看。

只见画纸上呈现的正是眼前的绿萼梅。有盛开的,有含苞待放的,有迎风摇曳的,朵朵清净自然,空灵淡雅,姿态婀娜。不论是造型、用笔还是运墨都摆脱了形似的束缚,以率真的笔意,深深浅浅的墨色达到了形象之外的清奇脱俗的意境。

“皇上的丹青功底真令臣妾佩服!”若吟由衷地赞叹,为什么她就画不出来呢?

“能得到爱妃的赞许,真乃朕的荣幸!”沈云瑞微笑着说。

“皇上抬举臣妾了,臣妾对画一窍不通,怎敢妄自评论?”

“朕看园中的梅花开得甚好,爱妃以‘梅’为题作首诗可好?”

作诗?对不起,作诗也是她的弱处。

若吟微微思索了一番,吟出了某毛的《卜算子.咏梅》:“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好词!”沈云瑞赞叹道。俊眸闪闪发光。

“皇上谬赞了,这首词不是臣妾作的。”她可不敢盗用毛主席的词。

“哦?莫非又是出自某位高人之手?”沈云瑞笑问。

这都被他知道了?“是啊,的确出自一位高人之手。”

“爱妃遇到的高人可真多啊!”

“是啊!臣妾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遇到一些奇奇怪怪的高人,嘿嘿……”

沈云瑞又提起笔,在自己的画上题上了那首词。

若吟上前一看,心中无比震撼。只见字迹龙飞凤舞,有叱咤风云,气吞山河的气势。字与画是那么的截然不同,但看起来却又那么协调。他,真的不是普通的人。

“臣妾想跟皇上讨个赏!”若吟突然说道。

“爱妃缺什么,尽管与朕说!”

“臣妾想要皇上的这幅画!”

“原来是这画,只不过是朕的随笔涂鸦之作而已,爱妃若不嫌弃,就拿去吧!”

若吟小心翼翼地接过画,心中感慨:他这叫涂鸦,那画家都别出来混了。

沈云瑞端起一旁的茶杯,打开盖子呡了一口。

一股熟悉的淡雅清香溢了出来。

“这茶……”

“这茶怎么了?”沈云瑞问。

“没什么,臣妾只是觉得它的香味很特别。”

“不错。这茶名唤‘蝶韵’,产自南国,香味奇特,入口甘醇,每年的产量只有一到两斤。爱妃若是喜欢,可以拿些去泡泡。”

“既然这‘蝶韵’如此珍贵,臣妾岂敢与皇上夺爱?皇上一定离不开这茶吧?”

“是啊!有一天没喝,就觉得难受。”

果然如此!

这“蝶韵”的香味和上次她进宫前的那晚,沈云轩吻她时口中散发的味道一模一样。

若吟可以肯定,沈云瑞就是沈云轩,沈云轩就是沈云瑞。这大宁王朝的皇帝和安亲王根本就是同一个人。只是,究竟从什么时候起,双胞胎变成了同一人呢?他是沈云轩,因为杨嬷嬷说过皇帝不会武。那真正的皇帝又去哪了呢?

若吟正在思索时,忽闻小安子来报:“皇上,李将军来了!”

“李飒来了?”顾晓蓉的语气显得异常兴奋。

若吟转身看去,只见一名气宇轩昂,英气逼人的青年男子朝这边走来。

“微臣叩见皇上,贤妃娘娘!”

“免了。这是新来的沈淑妃,你还不曾见过吧?”沈云瑞向李飒介绍若吟。

“微臣见过淑妃娘娘!”李飒又恭敬地朝若吟施礼。

“李将军有礼了!”若吟微微欠身。

“皇上,您托微臣打造的‘飞行棋’已经完成了,请皇上过目!”李飒呈上一个锦盒。

“嘎嘎……”若吟感觉头上有无数乌鸦飞过。他还真让人打造飞行棋去了。

“爱妃看看,是否符合要求?”沈云瑞将锦盒递到她手中。

若吟打开一瞧,做得还真是有模有样的。

“恩恩,不错!不错!”若吟频频点头。

“既然如此,爱妃就同我们讲讲这棋的下法吧。我们这正好有四个人。”

“哦!”若吟应了声。完蛋了,不知道她把这种幼稚的走法讲出来,会不会被打死?

“过程就是这样!”若吟偷瞄沈云瑞的表情,只见他但笑不语。再看看李飒,一脸想笑又不敢笑的痛苦表情。而我们的顾同学则异常兴奋:“听起来好好玩的样子,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赶快行动啊!”

在顾晓蓉的强烈要求下,若吟摊开棋纸,把棋子摆好。其他人各自落座。

一局下完了,没想到居然让顾晓蓉给赢去了。这丫头对其他的一窍不通,这种小孩子的玩意儿到是挺在行的。

“太好玩了!我们再来!”她兴奋地嚷着。

两个男人面面相觑。

“姐姐若是想玩,若吟以后陪你玩。至于现在,呃……我想皇上和李将军应该对这个不感兴趣。”若吟尴尬地说。

“这样啊!好吧。那个,你们不是要下棋吗?快点开始吧,照例我给你们数棋子。”顾晓蓉看向李飒说。

接下来,才是高手与高手之间的对弈。

沈云瑞和李飒两个人聚精会神地下着棋,若吟虽然看不懂,但她能感觉得出来,这两个人应该都是下棋的高手,而且棋艺平分秋色,只在伯仲之间。

渐渐地,若吟看得有些无聊了,就抬头看顾晓蓉,没想到她居然以手托腮定定地看着李飒,一双大眼睛里泛着点点光彩,一脸的痴迷。

瞧她那花痴的样子,很明显爱慕着对方。难道她真要给皇帝戴绿帽子?

若吟又想起顾晓蓉上次找她学做甜点,问她怎么样才能抓住男人的心。难不成这“男人”是李飒?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沈云瑞和李飒一连下了好几盘,几乎不分胜负。

若吟看得肚子饿了,就先告退回漪兰宫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