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别样柳色倾君心

第三十一章 孪生兄弟(一)

别样柳色倾君心 小汶0524 2079 2011-12-07 12:50:59

  话说顾同学自从烧了某人的膳房后,就被罚到永妍宫闭门思过了。她自己也觉得说不过去,不但什么都没学成,还烧了人家的膳房,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若吟进宫已有十来日了,可是沈云瑞却从未来过漪兰宫。宫人们都很着急。一方面,他们的沈淑妃是个平易近人的好主子,而且才貌双全,应该值得皇帝的宠爱。另一方面,他们也为自个儿的前途担忧。主子受宠,他们就跟着鸡犬升天,主子不受宠,谁都别想过上好日子。太皇太后那边也是天天打听沈云瑞有没有去过漪兰宫,但是每次的答案不是“皇上今晚宿在永妍宫”就是“皇上今晚不招任何妃嫔侍寝”。

若吟到是乐得清闲。沈天兆那边没有什么动静,她暂时可以放宽心了。至于皇帝,爱来不来。反正衣食无忧,人虽没来,但定期都会赏些东西。若吟把赏赐的东西分了一些给宫人,其余的当做私房钱攒起来。哪天老天爷给她开窗,让她有机会能脱离皇宫,做回寻常百姓,她还得生活呢。

只是宫里的日子实在是够无聊的。前阵子还有顾晓蓉来凑热闹,现在她闭门思过去了,她只能在寝宫里弹弹琴,做做女工,或是看看书。但这些东西根本满足不了她好动的性子。她真的好想出宫啊。这不,她已经无聊到和宫女们玩踢毽子了。

揽翠是踢毽子的高手。毽子在她脚上,不但不会掉,而且她还能变出很多花样来。

“揽翠,快要突破三百了,加油!”

“娘娘,加油是什么意思啊?”揽翠边踢边问。

“就是努力奋斗的意思!”若吟又失言了。古代又没汽车,怎么会知道加油。

揽翠一个飞脚,把毽子踢得老高,众人抬头往上看,却见毽子落到了梧桐树的枝丫上。

“糟了!毽子搁在树上了。”揽翠喊道。

哈哈,有事可做了。

“小桔子,快招集漪兰宫所有的人,我们叠罗汉叠上去把毽子取下来。”

“娘娘,真的要叠罗汉吗?很危险的。”小桔子回道。他是漪兰宫的太监,因为爱吃桔子,若吟就给他取了这个绰号。

“不碍事的,我们只叠几个人,我站最上面,然后再爬上去!”

众人愕然,娘娘要爬树?

“快点哦!不叠的话,以后我就不做点心给你们吃了。”

众人一听,赶紧过来排队,为了他们肚子里的馋虫,豁出去了。

最结实的一名太监蹲最底下打好基础,其余几名按重量一个个叠上去。小桔子最轻,站在最上面。等众太监摆好姿势后,若吟卷起裙角,挽起袖子,踩着太监们的肩膀爬了上去。爬到小桔子肩上后,离毽子所在的枝丫还有一段距离。接下来她要自力更生了。

“娘娘,小心啊!”揽翠在下面焦急地喊着,这万一要是出了什么岔子,他们可怎么担当得起。

“放心吧。没事的!”若吟努力向目标前进。我爬,我爬,我爬爬爬。哈,终于够到毽子了。

“揽翠,接着!”若吟把毽子抛给揽翠。

“娘娘,下来时小心啊!”揽翠接到毽子后又不忘提醒若吟。

“知道了!”若吟回了她一句,却根本没在意。小的时候,她就经常爬树,从来没摔过。却不知“年纪大了”手脚比不得从前了,就在她得意忘形之际,右脚一滑,紧接着她感觉脑子有零点几秒的时间是空白的。

揽翠一干宫女发挥她们无敌的吼功发出刺耳的尖叫。小桔子等太监则眼疾手快地扑到地上准备做人肉垫。

若吟已经做好摔成四分五裂的准备了,却意外地感觉到一双结实有力的双臂接住了她,然后稳稳地落地。若吟如梦初醒般地睁开双眼,正好对上一双熟悉的双眸。

“沈云轩?”她难以置信地吐出三个字。

“你认错人了!”抱她之人淡淡地说,唇角勾起一抹微笑,轻轻地将她放下。

“你少在这里装失忆拉。别以为你脱了马甲,哦不,脱了你那身白衣,我就不认识你了!”

“大胆沈淑妃,休得在皇上面前放肆!”一旁的太监突然厉喝一声。

“哎哎哎!你这太监讲话干嘛这么大声,我耳朵又没聋……你刚刚说什么?”

“皇上在此,还不快快行礼!”那太监又大声说了句。

“皇上?在哪?”若吟好奇地左看右看。

“就在您面前!”那太监又补充一句。

“他?”若吟以手指着面前的人“哈哈……开玩笑,你以为我眼瞎啦。这家伙明明就是大名鼎鼎的安亲王沈云轩嘛。你说是不是?”

眼前的人但笑不语。

“笑什么笑,你到是说句话啊?”若吟用手指戳他的胸膛。

“奴婢见过万岁爷!”杨嬷嬷听到了动静及时赶来,向面前的男人施了礼,顺道拿回若吟无礼的手,“娘娘,还不快行礼!”

若吟这才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妙。她仔细打量面前的男人。一身明黄色的龙袍,头上的发冠也盘着一条金龙。

“你……是皇帝?”若吟将信将疑地问。

“如假包换!”沈云瑞笑着说。

“可是……”

“朕和云轩是孪生兄弟。”

“哎?双胞胎?”若吟难以置信地大叫。

“双胞胎?”沈云瑞有些莫名其妙。

“你们真的是双……孪生兄弟?”

“不错!淑妃见过云轩?”沈云瑞问。

“呃,这个嘛……”若吟搔搔头,“哦对了,子……呃义兄大婚之时见过!”

“原来如此!”沈云瑞点点头,“淑妃喜欢爬树?”

“啊?这个嘛……那个毽子飞到树上去了,然后我就去捡了,嘿嘿……就是这样!”

“朕记得漪兰宫的储存室里有梯子,淑妃不该以身犯险!”

“哦!我知道了!”若吟低下头。

“淑妃为何不自称‘臣妾’,是在责怪朕这么晚才到漪兰宫来吗?”

若吟心中一颤,他真的不是那个嬉皮笑脸的沈云轩。他的言行气质,无形中带着威严。

“臣妾不敢!一时间改不了口,还望皇上恕罪!”若吟规矩地行礼。

“罢了,怪不得你。以后切莫再做如刚才那般危险之事。”

“臣妾谨记皇上教诲!”

“小安子,回宫!”

“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