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别样柳色倾君心

番外 有情人难成眷属

别样柳色倾君心 小汶0524 2242 2011-12-11 17:59:04

  我第一次见到她,她还是个十岁的孩子。虽然年龄较小,但我知道,她长大后必定是个美人。

姨父姨母走了,小静淑没人照料,母妃就把她接到王府里来了。反正这偌大的肃亲王府就我和母妃两个人。其余的都是下人。

她刚来肃亲王府的那段日子,总是郁郁寡欢,我知道,她心里一定十分难过。毕竟,她才刚刚失去了自己的双亲。

我想好好保护她。把她当自己的亲妹妹那般照料。

小静淑慢慢长大了,果然不出所料,变成了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我很喜欢这个小表妹,她与我的那些公主姐姐和妹妹不同。她一点儿也不娇气。很天真,很淳朴,也很懂事。她总喜欢缠着我,甜甜地叫我“表哥”。

静淑在音律上很有天赋,尤其擅长吹箫。在这之前,我一直认为只有男人才能吹出那么空灵飘逸的箫声。

为了讨她开心,我特意托朋友从南方带回来一支上等的玉箫。静淑很喜欢,天天在院子里吹箫。我没事的时候就坐在旁边,傻傻地听着。每次吹完,她都要问我吹得好不好,我总是拼命点头。其实我对萧压根儿一窍不通。然后她就会用萧打我的脑袋,说她是“对牛吹箫”,然后就笑着跑开了。

每次看到她那天真纯洁的笑容和纤尘不染的脱俗倩影,我就在心里暗暗发誓“今生今世,非她不娶”。

静淑十五岁生辰那天,我和母妃在府里给她操办了一次盛大的及笄礼。那天来了许多客人,王公大臣们都知道肃亲王府的表小姐成年了。

静淑也很开心,吹了她最拿手的《凤求凰》给众人听。

“《凤求凰》本是男子追求女子时所吹奏之曲,小姐这一吹,岂不是阴阳颠倒?”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众人一愣。接着我在一片惶恐的高呼万岁声中看到了身着常服的皇兄站在门口,眼睛定定地看向静淑。

我不知道,为何那日皇兄会出现在静淑的及笄礼上,我只知道,一道圣旨毁了我今生今世所有的幸福。

静淑被皇兄册封为刘妃,次日就被接进宫了。

静淑走的时候泪流满面,她说那曲《凤求凰》是吹给我听的,她想当着众人的面向我表明心迹。

我好恨!我恨沈天吉。他是九五之尊,后宫有多少粉黛佳丽?为何还要夺走我心爱的静淑?我也恨我自己,口口声声说要保护好她,没想到却让她变成了自己的嫂子,而我却无能为力。我为什么要大张旗鼓地把静淑介绍给别人?我应该将她好好地藏在王府里。可是,一切都晚了。

后宫,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那里的女人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即使静淑不去争宠,其他妃嫔也不见得会放过她。

我把杨蕊派到静淑身边做她的贴身婢女。杨蕊是个武艺高强的女子,原来在江湖上卖艺为生,是静淑把她接到王府里来的。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让静淑在宫里受到伤害。

静淑进宫没多久,另一道圣旨又下来了。沈天吉让我娶太傅的女儿李嫣为妻。他果然是我的“好”皇兄啊。先夺走了我今生的挚爱,接下来又给我安排婚事。哈哈……皇兄果然想得周到啊。

李嫣也是个美人,端庄贤惠。我不能忽视她。因为她父亲曾经是我的启蒙恩师。我给予了李嫣所有的一切,唯一不能给的就是我的这颗心。其实,我的心早在静淑离去的那一刻就被撕成两瓣了。

沈天吉三十五岁了,可是他膝下只有两个女儿。他想儿子快想疯了。如果再不诞下皇子,他的位置就要拱手让贤了。我是最合适的人选,可是我根本就不想当皇帝。如果他真的后继无人,我一定会争取到那个位置,不为别的,只为我心中的静淑。有了权势,就再也没有人可以把我们分开了。

没想到沈天吉会那么好运,静淑和林嫔还有赵婕妤先后有了身孕。沈天吉下旨,哪个人先诞下皇子,就立即册封为太子。看来,他真的是想儿子想疯了。

静淑有了他的孩子,我虽然心如刀绞,但还是暗暗期盼她能诞下皇子,这样,至少她的下半辈子就衣食无忧了。

静淑果然诞下了皇子,沈天吉二话不说就册立祥儿为太子。

我天真地以为,有了祥儿,静淑就有依靠了。

没想到,那日杨蕊托人将奄奄一息的祥儿抱到我手上,她在书信上说是林嫔下的毒。林嫔在静淑之后诞下了一对孪生男婴,这么好的机会她怎么可能放过。

我抱着祥儿去找顾神医。他是个脾气古怪的人。金山银山他不要,只要我从他的胯下钻过去,他就医治祥儿。那是件奇耻大辱的事,但为了静淑和祥儿,我忍了。当我正要往他胯下钻去时,他却一把扶起了我,笑着说:“肃亲王果然是个能屈能伸的大丈夫!”。然后他就把祥儿抱进屋里医治了。

祥儿总算捡回了一条小命。我不能再将他送进宫里去了。林嫔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我让人偷偷地找了个刚夭折不久的孩子,冒充祥儿送进宫去。没想到,杨蕊还来不及向静淑解释,她看见死去的孩子就大哭大闹起来。静淑还在坐月子,又受了那么大的打击,一下子就疯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整颗心都碎了。沈天吉把静淑关在了残月宫。他真的好狠心,之前对她宠爱有加,现在却这般对她。我不会放过林嫔和她的儿子。

嫣儿也快临盆了。为了能够好好照顾祥儿,我决定抛弃自己的亲生骨肉。我知道我这么做对不起嫣儿,但我也是被逼无奈。

嫣儿生了个女儿,我让人送到了王家村。而祥儿则名正言顺地成为了我肃亲王府的世子。我给他改名为云珏,表字子游。

我把静淑偷偷地从残月宫救出来了,将她安置在京郊的一处别院里。为了报复林嫔,我找了个女尸,把她易容成静淑的模样,假装上吊自尽。然后还在残月宫的墙上留下了恐吓林嫔的诗句。

半年后,林嫔被活活吓死了。但静淑却依然神志不清。我又去求顾神医,但他却说,静淑得的是心病,他也无能为力。

静淑,我那个天真纯洁的静淑就这样疯疯傻傻地抱着个枕头过日子了。

子游一天天长大了,模样和她母亲有五六分的相似。他还继承了他母亲音律上的天分。我把原来送给静淑的那支玉箫给了子游。他的萧比他母亲吹得还要好。

为了静淑,为了子游,我要不惜一切代价得到皇位。那张龙椅是子游的,我一定会帮他夺回属于他的一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