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血色爱恋

第七章 神州在哭泣

血色爱恋 东郭囧 2679 2010-08-29 21:36:44

  第七章神州在哭泣

 我们不能阻止悲伤的蔓延,我们还是不能看得开生离死别,我们在灾区看到的除了感动就是悲伤,更有一种叫做“悲伤的感动”的东西在我们眼前一一上演。如果人生就是一场悲剧,那我们还有什么样的勇气去面对生活?面对爱情?面对亲情、友情?我们该以什么样的身份去介入那一场场故事?或许我们本就是在各种各样的故事中串演着同一个悲伤的角色,无论是贫穷或者富有,最后的结局都是一样。

 夏雪没有时间没有心思去想这些,她现在脑子里一片空白。也难为她一个女孩在被人从废墟挖出来之后没有片刻的休息就投身到救援工作中去一直到现在。想她一个从前需要人照顾的人能坚持到现在没有倒下也算是一个奇迹了。不过,如果楚云寒在这里的话,她可能会毫不犹豫的扑进他的怀里用泪水将他淹没,将压在心里的憋屈全都向他诉说。

 只是楚云寒在哪里呢?他是不是已经回到了老家了呢?如果他安全的回到老家该有多好啊!可是,他会不会想我呢?他想我的时候怎么办呢?他会不会傻傻的跑来找我啊?他要是跑来找我那一路上不是很危险?帮一名伤员扎好伤口后的夏雪擦了把额头的汗,恰好看到了一对在地震中走散了的恋人重逢后的一幕不禁如此的想着。她很矛盾,她既希望楚云寒来找她,又怕他来找她。

 “夏雪,”后面出来的林燕拍了下夏雪,说:“看什么呢?”

 夏雪回头看了眼她,有转过来看着那对相拥而泣的恋人幽幽的说:“那是一对在地震中走散的恋人,他们在这里重逢了。”

 林燕看了那对恋人一眼,又回头对着夏雪说:“是不是想楚云寒了呀?”夏雪没有说话,轻轻地点了点头。

 林燕笑着安慰说:“没事的,你看你都被埋在下面了出来都好好的,更何况楚云寒那个机灵鬼啊!你放心吧,过不了多久他也会来找你的。”

 说这句话的时候林燕自己心里也没有底,只是她却不知道,此时的楚云寒正在赶来的路上。

 夏雪听了林燕的话后勉强的笑着说:“可能吧......”

 不是夏雪不想楚云寒,也不是夏雪不相信楚云寒会来找她,只是她现在连他的生死都不知道怎么敢奢望他来找她呢?她只希望楚云寒好好的,安全的就好,至于来不来找她都不是很重要了。

 就在两人说着话的时候,里边有个志愿者喊道:“夏医生、林医生,我们有个队员受伤了,请你们快给看看呀——”

 夏雪回身和林燕边往里边走边问:“在哪?”

 那志愿者说:“在这边!”

 夏雪看到了受伤者,提着医疗箱就赶了过去。

 伤者是一个二十三、四的小伙子,他左手抱着右臂,此刻正咬着牙坐在椅子上等候夏雪医治,苍白的脸上可见细密的汗珠,但是这之间硬是没哼一声!

 夏雪让林燕先剪开伤者伤臂的衣服,她自己带上一双手套,从医疗箱里拿出一些急救用的止血药物,等林燕剪开伤者的衣服后周围的人都不禁吸了口冷气,只见伤者的胳膊自肘处向下有一道两寸长的口子,伤可见骨。

 夏雪一边用酒精棉帮伤者止血一边询问其队友:“是怎么伤的?”

 她和其他队员说话的目的是为了转移伤者的注意力,这样有减轻心理作用的效果。旁边的一个女队员说:“我们在一幢残破的楼房里搜寻,突然一扇窗户上的破碎玻璃掉了下来,他眼尖,看着玻璃要砸到身边的队友了,赶紧伸手出去挡了一下,这才受的伤。”

 夏雪对这个勇敢的志愿者报以一个鼓励的微笑,然后准备为其缝合伤口......



 时间在楚云寒和队友们的工作中悄悄的溜走。默哀大会的时间快要到了,陆续有救援队和志愿者以及老百姓来到临时准备的会场。

 会场上最显眼的就是穿着整齐的解放军战士,只不过此刻的他们身上都是泥泞不堪,仔细看的话他们脸大多都是黑乎乎的,显然是刚从第一线上退下来的;专业救援队的队列紧挨着解放军,他们的衣服上都是脏巴巴的,脸上更是被灰尘淹没了本来面目,只能看到一双双疲倦的眼睛眨呀眨的;医疗队清一色的白色大褂,只是在那一缕洁白上是掩映不住的风尘;志愿者队伍和那些自由组织的志愿者队站在一起,同样的风尘遮盖了他们的青春,在这废墟上站立的同时在心底埋葬着哀伤。

 天空飘荡着哀伤。会场上虽然人多却没有杂乱的声响,所有人都被哀痛笼罩着,在心底为那些亡灵祈祷。

 公历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九日下午两点二十八分零四秒

 当主持人的话音落下的瞬间,防空警报的声音突然间响起,那急促的声音仿佛在诉说着那过去的灾难突然降临时的紧张场景,那低沉的嗡鸣仿佛是沉痛的低诉着悲伤,那最后时刻拉高的怒吼仿佛是在对着苍天呐喊,对着远去的灵魂吼着珍重!

 汽车的喇叭嘶哑着泪水,火车的汽笛呜咽着悲伤,轮船的笛声召唤着亡灵,十四亿同胞的眼泪记录着疼痛!

 这一刻,举国皆伤!

 这一刻,神州在哭泣!

 楚云寒无声的望着天空,有一阵风吹过,他仿佛看见了一个个逝去的灵魂在他们的头顶飘过,飘向那传说中的天堂。

 空气在一片肃穆和啜泣声中凝结,天空的云朵也仿佛在这一刻变成了灰暗。在这悲伤的氛围里,楚云寒似乎找到了那个传说中叫做“根”的东西。所有的中国人,就是这条根上生出的藤上开出的花结成的果,所以,当灾难来临的时候,我们的心才会连在一起,我们的血液才会交融。

 这是一种力量,一种团结的力量。只有在中国这片饱受苦难的土地上才能看到这种最淳朴的团结的力量。或许,多难兴邦,不仅是我们的自我安慰,更是我们奋进的动力和理由吧!

 楚云寒慢慢的闭上眼睛,既然眼泪要流出眼眶那么强行的关住它不让它淌出又有什么意义呢?那心底最深处的悲伤是无法被心锁住的,是关不住的。既然如此,那就让自己放任一回,一次哭个痛快吧!

 在什邡市某小镇的默哀会场,夏雪穿着白色的褂子在队列中显得那么的娇小,那么的瘦弱。颤抖着的肩膀让人看到后有种想要保护她的冲动。她不知道这种悲伤还要在她心底延续多久,她也不知道自己的祈祷到底能否感动上苍带着那些逝去的灵魂去往那没有痛苦的天堂,她只知道,这一刻,她管不住自己的眼泪流下来。

 鸣笛声渐渐的沉默,沉默中的人们久久的不愿离开,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和那些渐行渐远的灵魂还在周围似的。四周唯一的声音就是人们的啜泣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开的口,人群中开始喊出了一句句口号:“逝去的亲人们,一路走好!”

 “愿逝者安息,生者坚强!”

 “四川加油!四川雄起!”

 ......

 一句句都在天空盘旋,一句句都寄托着活着的人心里最深切的愿望,一句句都凝聚着中华民族这个苦难民族的希望。

 楚云寒没有不流泪的理由,夏雪也没有,每个中国人都没有,同一棵藤上结出来的果子都有同一样的殇。

 我们用我们自己的方式悼念着亡魂,我们用我们自己的方式向灾区祝福,向祖国祝福。在这坚苦的时刻,我们同舟共济。

 十四亿人的眼泪,写成了一座无声的悼念碑,静静的矗立在每个国人的胸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