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因为你爱我

第四章 落月7

因为你爱我 会说话的驴 2197 2012-06-10 15:27:13

  几天后,孟家来了位不速之客。

“你是?”孟妈妈不记得亲戚朋友中有这么一位。

“奥,您不认识我,我是杨云霄的姑姑。”来人自我介绍。

“杨云霄是谁?我不认识,你是不是走错了门了?”孟妈妈疑惑的说。

“孟婷没跟您说过吗?”杨云霄的姑姑好像并不介意,继续说道:“杨云霄是她的男朋友,处了半年的对象。”

孟妈妈努力想了想,好像是曾经有一个男的来找过孟婷,在大雨中淋了好几个小时,最后还是自己讲情,才让他进来的。

孟妈妈开始觉得这事不简单,内心有点不安的说:“你来是有什么事要说吧?”

杨云霄的姑姑清了清嗓子,说:“大姐,你也知道,现在的年轻人在一块,有些事情不好说,他俩在一块睡了好长时间了,小孟怀孕了,她不敢告诉你,我哥的意思呢,既然两个孩子都愿意,就赶快让他们结婚,你看呢?”

孟妈妈的脑袋“嗡”的一声,她有些吃力的看着眼前这个陌生女人,一字一顿的说:“不可能,我闺女不可能随便和别人睡觉,绝不可能,你撒谎。”

杨云霄的姑姑笑着说:“大姐,这么大的事我哪能开玩笑呢?你问问小孟就知道了,还有,小孟的脾气相信你比我了解,问她的时候千万要委婉一点,这种事情一个小姑娘家、、、反正你要是说多了,就怕她想不开、、、。”

连婷婷的秉性都了解的这么清楚,看来这事是真的了,但她还是不相信孟婷会做出这种事,那么多的好人家她不选,怎么可能、、、、

下午,杨主任说矿上接到孟婷家里来的电话,说家里有急事,要孟婷马上回家,孟婷吓坏了,能有什么事呢?仔细想想,自从遇事以后,再加上病了好久,已经快两个月没回家了。

‘兴许是妈妈想我了吧,’孟婷想。既然孩子弄不掉,自己也就只有几个月的活头,应该回家好好陪陪妈妈。

第二天一大早,孟婷就早早坐车回了家。

“妈,我回来了。”

妈妈早就在院子里等着。

一见着妈妈,孟婷的眼里立即储满了泪水,她没有像以前那样,小鸟一样的扑进妈妈怀里耍赖皮、腻歪着,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自己已经从一个冰清玉洁的女孩变成了一个女人,她嫌自己脏,她不敢抱着妈妈,只是隔着几步,却觉得自己和妈妈隔着好远好远。

“你、、、瘦多了。”妈妈看她的眼神怪怪的,好像很费力地说出这几个字。

妈妈看得她好心虚,她赶快进屋,四处找活干,努力地和妈妈说笑。

‘这样的机会不多了,或许下一次妈妈见着的就只能是我的尸体了。’孟婷的心里在哭泣。

她不会给妈妈丢脸的,自己早就想好了,再等一两个月,纸里就快包不住火的时候,自己就会意外的丧生在车轮下,家里盖房子还有外债没还完,自己死了应该能有一笔赔偿金,就算报答妈妈的养育之恩了。

午饭妈妈做了孟婷最爱吃的牛杂汤,孟婷不爱吃油,不爱吃肉,家里条件虽然不好,但是孟妈妈总是想方设法给她增加营养,偶尔有一次发现孟婷不讨厌牛杂,就经常给她做这牛杂汤。

汤里的肉味让孟婷恶心,她强忍着喝了几口,就放下了碗筷,故作轻松的笑着说:“妈,我吃饱了。”

‘真的是怀孕了’,从一进门妈妈就发现不对劲,现在就更证实了。

“你?真的有了?”孟妈妈很失望的说出了这几个字,她多么希望这时孟婷能摇摇头,说:没有。

妈妈的话如一声炸雷炸响在孟婷的耳边,她呆住了。她宁死也不愿意让妈妈知道的事情,妈妈竟然这么快就知道了。她不知道该怎么说,空气好像凝固住了、、、、

“昨天那个姓杨的姑姑来了,她来商量你们的婚事。”孟妈妈失望到了极点。

“我不结婚。”孟婷的嘴里很费力的蹦出这几个字,她在维护自己最后一点做人的尊严。

她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崩溃了,如果不是妈妈在眼前,她肯定会在自己脖子上来一刀。像自己这样的女人,活着只是孟家的耻辱。

“要是、、、、你不是自愿的,妈妈带你去流产。”妈妈还是不相信孟婷会做出这样的事,她在小心翼翼的试探着。

流产?孟婷的心在哭泣着,她多想说:‘妈,已经晚了,孩子已经长骨头了。’可是却没有说出口,这么恶心肮脏的事竟然发生在自己身上,她不能原谅自己。

孟婷没有说出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十三岁的时候,她偶然看见村里的一个奶奶在冰天雪地里自己拿着小水桶提水,就不顾家人的反对,天天给老人挑水,在农村,这是出力不讨好的活,孟婷这样照顾老人,会显着老人的子孙不孝顺,让人家说闲话。爸爸和哥哥没说什么,但是从此妈妈和姐姐就给她定了格,说她是个傻子。

没人会相信自己这次竟然会傻到怕一个素未谋面的老人感冒,而随男人深夜回家,毁了清白。

人说善良没有错,可老天没长眼,为什么自己却被害成这样?

孟婷强忍住眼泪,笑着对妈妈说:“不必了,我不会给你丢脸,你、、、信我。”说完这几个字,她甚至没敢看妈妈的脸,就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

孟婷无力的坐在了地上,任凭眼泪肆意流淌。

她以为自己已经看到了自己的死期,不会再流泪,哪知道在自己的亲人面前,自己却还是那么的脆弱。她真的感觉自己的心碎了,本想过些日子制造一起意外死亡,无声无息的消失,哪知老天爷连这个愿望也不让它实现,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事?上天要这么残忍的对待我。

孟妈妈的心在滴血,自己生的女儿,她知道孟婷最后几句话的意思。

孟婷从小乖巧,善解人意,从不做错事,就是性子太刚烈。上初中的时候,有一次孟妈妈因为一件事错怪了她,她竟然绝食抗议,一连三天滴水未进,妈妈吓坏了,怎么说她也不理,最后实在没办法,只能找她最要好的同学讲情。孟婷不愿意让自己的妈妈低三下四去求别人,最后才勉强同意吃饭。

这次的事情这么大,孟婷是断然不会原谅自己的。在名誉与女儿面前,当妈的当然选择女儿。

“哎”,孟妈妈叹了一口气,‘还是准备准备结婚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