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乌金岭的惊天大案

乌金岭的惊天大案 太行子 1175 2009-01-23 12:49:19

  找到副村长姚中常时,他正在自家的猪圈里侍候那一群仔猪。姚中常系着围裙,“勒——勒——勒——”的叫着,这群调皮得像小孩子们的仔猪,围着他撒着欢。

姚中常长的身高马大,性格直爽,没有拐弯心,是村里上上下下最信服的村干部之一。他也是村里上届村委班子里唯一留任现任村委班子的村干部,在这任班子里,他分管治安调解民兵等工作。我看见如此粗犷的男人,又有如此细心的女人心肠去侍候这些猪仔,感觉很有意思,便上前招呼,姚叔,当起猪官了?

姚中常见是我,咧大嘴笑笑,说,没办法,家里需要钱。

我将村长叫他去的意思和他说了,他想想说,走,先办正事。说完系下围裙,洗了把手,同我朝煤场方向走去。

从村中通往煤矿,再从煤矿到出村的大路,总共也就五里山路。一路上混乱的情景,却使我触目惊心。大汽车、小四轮、拖拉机,停的歪歪扭扭。有的车辆已经烂的成了一堆烂铁。大煤场、小煤场,一个挨一个。啥挣钱都冲啥来,到最后只能是都想挣钱都挣不上钱!我愤愤地说。

姚中常一副见多不怪的神色,他淡淡的说,都挣不了他们就死心了。

我留心统计着沿路的车辆和煤场,俩人相跟着走到了上午吵架的那两家煤场前面。就这两家吵架的?姚中常问。

我说是。

他骂道,没一家好东西!谁家抢上就算谁家的了?有这么便宜的事,我早把煤矿抢我家了。

他这么一说,我才知道这两家都是没有办过手续的。既是这样,也就没有谁对谁不对了。上午差点中了那王二花的计。

煤矿正在重新改选和整顿阶段,因此,上面静的疹人。矿上的关键岗位已经换了新人,我和姚中常没有一个认识的。

老板在哪?我问一位年轻人。年轻人指指上面。我和姚中常就经直上到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就俩人。一个是新上任的老板,王小波;另一位就是多日不见的原来的老板老虎。我心里一颤,很为这一幕惊奇。几天前还是生意场的对头,现在竟平安地坐在了一条板凳上!若不是王老板肚量大,那就是老虎愚蠢了。办公室里旧貌依旧,只是墙上帖了张领导示意图,上面的名字由老虎换上了王小波。

这个又瘦又高的王小波在我心目中,一直是个神秘人物。他的来历,他与“狐狸”的关系等等都是个谜。前阵子,有的村民说他是“狐狸”的弟弟,有的说是把兄弟,说的都没有真凭实据。不过从表面看,他还是个通情理的人。若和“狐狸”比较,论能量和胆量,他和“狐狸”决不是一个档次上的;若论沉稳和诚府,“狐狸”又比不上了。

姚中常已经和王小波老板谈上了。王老板说,好事!整顿煤场,也是帮我的生意,我还有啥说的?这样吧,煤矿呢,让出点利来,让煤场多挣点,客商对煤场,煤场对我,我也落个方便。你们看?

我瞅见这王老板笑时,脸上细细的纹理一跳一跳的。老虎也在一旁帮着干笑。这没心机的东西!

副村长姚中常痛快地说,就这定了!说话就到过年了,这一段你在改造,矿上也不生产。村上哩,就先将煤场理一理。等明年开春,就都顺了。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