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乌金岭的惊天大案

乌金岭的惊天大案 太行子 1270 2009-02-12 19:15:24

  乌金岭煤矿是斜井,长长的巷道像一条黑色的巨蟒,伸进了乌金岭的肚子里。巷道两侧隔不多远一盏昏黄的电灯,恰似巨蟒身上的鳞片。

棱角分明的安全员小冬,穿上黑不流球的工作服戴上同样黑的安全帽,仍没有减去他秀气生动的面容。虽说下煤矿检查是他的工作,但今天的检查却非同一般。因为他私自决定要对9号煤的工作面进行检查。直到他穿好工作服下井时,他的意图,连老析板王小波和他的舅舅老虎一点也没有嗅出来。

小冬坐上煤罐车从井口向井底走,随着煤罐车的速度加快,煤罐车磨擦铁轨发出隆隆的巨响,搅动巷道的空气,产生了巨大的气流。小冬感到身体发颤,好像隆冬呼啸的西北风。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小冬听到一声咚的响声,煤罐车停了下来。他明白到达工作面了。他向四周看了看,四面黑得吓人,只有一条灯的长蛇折向底下。这个工作面早已废弃不用,只在应付上头检查时,才打开电灯,装模作样的向检查的人亮相。那折下的电灯长蛇才是他要去的地方,那就是偷采的9号工作面。他吸了口长气,口罩严严捂着的嘴还是吸到了浮尘,他将浮尘强咽下肚里,然后又坐上一个巨大的煤筐随卷扬机的钢丝绳下到了井底。

这个工作面比上面的却要狭小的多,从下到上不足两米的空间,使他这个个子本不算高的年轻人感到出气都不畅快。十几个民工正在紧张地劳动着,小冬看不到他们的面容,只能看到头上顶着的像野狼样的矿灯。小冬在工作面上转了一圈,仔细地检查着每一个环节,后又拿出小得只有过去“大哥大”大小的瓦斯探测仪打开了开关。

这个比警犬还灵敏的东西,一下便丝丝地叫起来,它头上红灯一闪一闪。小冬拿近一看,上面的数据表明,工作面上有轻微的瓦斯气。瓦斯的浓度虽达不到爆炸的程度,但是一旦有明火,它还是会自燃的。消除这一隐患的办法,只有再打一个通风口!

从井底上来,小冬没有急的去宿舍换工作服,而是转到岭后察看原来的通风口。这个通风口是为原来的工作面而修建的,现在即使再延伸下去,也不会达到现在的工作面上。可以说,这个通风口仍有用途,但用途不大。

有了这样的思路后,小冬才去宿舍换衣服,然后再到洗澡间,将全身清洗了一下,面目清新的去找他舅舅老虎。

小冬对他舅舅说,9号煤开采的工作面通风不畅,舅,不打通风口了也不得。

老虎吃惊地问,你,去了9号煤开采工作面?

小冬说,嗯。

老虎说,那,都看到了?

小冬说,嗯。

老虎又说,世上有些事,不该看的,看了会害了你。小冬呀,不是舅说你,你,也太那个了!

小冬没有吭气,老虎继续说,看就看了吧。出去谁也别说,只池你看到的烂在肚里了。别犟,舅是为你好。

小冬说,我是安全员,出了事,第一板就打在我头上!

老虎生气地说,安全员在煤矿算老几!出了事自然有老板顶着,你操啥子心!

小冬说,我得和王老板说去。

老虎拦住他说,你敢!认我这个舅,就听我的!

小冬当时给了老虎面子,没有去找王小波。不过,过了几天,趁老虎不在时,他还是对王小波说了自己的看法。

王小波问他,你说怎么改?

小冬说,重新打眼通风井。

王小波说,怎么,你当我的钱是拾的?原来的通风井凑合着用吧!该你管的你管,不该你管的别瞎操心!

小冬还想对王小波解释几句,但被老板的话堵得一句也没说上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